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19 19:00:00  2377416

冬菜瓮的稀粥情/李榕榕(浮罗山背)

星云

小时候,父母亲忙碌于工作,看顾幼儿的工作就落在祖母手中了。祖母是个传统、朴实、细心的妇女,头上永远梳了个髻子,穿着有娘惹风味的上衣与纱笼,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一手包办照顾孙儿的工作,孙儿们都在充满祖母的爱的环境中长大。

祖母在幼儿开始断人奶后就会喂粥,一直到孩儿可以咀嚼硬体食物为止。她有一套很另类的烹煮方式,那就是用盛装冬菜的空瓮熬粥喂食,其实那个方法算是隔水炖粥,或是利用水蒸气把米粒焖熟。做法很简单,首先,她抓一小撮白米洗干净后倒入瓮口小小的冬菜瓮里,加入少许水,放进锅里用清水蒸上一段时间,待米粒有点稀烂后加一小茶匙的猪油轻轻搅拌。最后一个步骤就是打一个自家养的山鸡蛋在稀粥里,没有放任何的调味料,等粥稍凉,倒入小碗,就开始喂孙儿们吃,一小瓮的粥只足够一个孩儿的分量。

因此,祖母每天的工作是蹲坐在灶炉旁的矮凳上看顾柴火蒸煮粥,手中握着一把扇子,默默不出声在等待,等待粥煮熟,等待孙儿们快点长大,等呀等的每天都会在灶炉旁打瞌睡。热了就用扇子散一散热气,柴火差不多要熄灭了,赶快的拿起竹制的“吹风筒”吹旺快要烧尽的木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天过着同样的日子,直到孙儿们快高长大。现今,几十年过去了,依然记得祖母慈祥的脸孔,她摇着扇子的模样,依然记得她催促的声音,好像还在耳际响起:“快点吞,快点吞,不要含在嘴巴里,冷了,冷了……”祖母煮的粥,滑滑的、软软的、入口即溶,从喉咙滑进了肚子,暖暖的,把孙儿们喂得白白胖胖,健健康康。

感激祖母的付出


有时候,孙儿闹别扭不吃粥时,不小心打翻盛在碗里的粥,生病了把吞进去的粥全呕吐出来或者弄破了碗,粥水溅至她的身上,弄脏了她的纱笼,祖母虽然很可惜那碗粥,但是依然不生气有耐心的安抚小孩的情绪:“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站起来,粥滑,会跌倒,坐着不要动……”接着就收拾孙儿制造出来的残局了。

我不明白祖母会为什么用这个方法煮稀粥。可能怕浪费食物吧?每天煮一大锅粥,剩余的拿来倒掉很可惜,所以才想到的这个妙计。

渐渐的,孙儿们都成长了,年迈的祖母已经很少步入厨房。妈妈掌厨后,熬的大锅粥就没有祖母的味道了,妈妈不放猪油不加蛋,淡淡无味的稀粥,只配着罐头菜心享用,健康又排毒。但是,祖母不是很爱吃粥,妈妈要另外准备她的饭菜,她喜欢吃白饭配三层肉。

以前的冬菜瓮属小型的陶瓮,古朴又简单,深褐色的外表,瓮上下身较窄,瓮口小,中间有个圆鼓鼓的肚子,不起眼,但是很实用。后来,当我们都长大至不需要用它来熬粥时,那些冬菜瓮就搁置在一旁,斑驳毕露,有岁月的痕迹了,我们就用它来收藏硬币,一小瓮一小瓮的排列在一起。

现在我在超市或杂货店看到冬菜瓮时,总有一股喜爱之情,但不敢收藏,怕制造垃圾。又加上不是很喜欢吃冬菜,只是喜欢那个瓮而已,所以往往只看不采购。现今的冬菜瓮都非常精美,漆上了釉,也印上了文字,跟以往传统式的不大一样,看了都会有一股想买下来收藏的冲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粥好像变成身体不舒服时才会想到要吃的食物,煮粥时已经没有儿时的猪油和山鸡蛋了,纯碎只用米粒熬粥,加一点盐、酱油或罐头佐料来提高食欲。若要吃得有营养和丰富一点会加点肉片,但已经没有童年的味道了。但往往看见小朋友们吃粥时,脑海里还是会浮现自己儿时的情景,嘴角还是会浮起笑意,心中还有一股暖流在流动,也会好奇粥里面加了什么配料。

当夜深人静,忆起祖母时,总会想起祖母的稀粥——一碗充满祖母味道的冬菜瓮稀粥。对于祖母的恩情与付出,我一辈子感激她这么有爱心,无微不至,嘘寒问暖的养育与照顾。


作者 : 李榕榕(浮罗山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1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