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1 19:00:00  2378777

掏耳朵那回事/巫靖璇(吉隆坡)

星云

掏耳朵(俗称挖耳屎)是件耐人寻味的行为。

先不说它绝对是所有耳鼻喉专科医生所严禁的行为,它是那么亲昵那么隐私,又那么考验施与受两者间的信赖。那动作是我家中大大小小的至爱。

母亲在我还小的时候,遇上家务做完,心情又不错,就会“广施仁慈”,叫我们从大到小排排坐,给我们掏耳朵。那是我最期待的事情。我会把脸枕在母亲的大腿上,等候那根细细长长的掏耳棒探入我深不见底的耳道,探入我生命最深处的痒。感受棒头在耳壁来回轻轻地刮,那短暂的酥麻快感,又带着一种容易受伤的刺激——一点也不夸张,那是掏耳朵才能给予的。

每次为我掏耳的母亲总会嚷嚷,哎哟阿璇你的耳洞很小啦看都不到,耳道九曲十三弯,耳垢少之又少。由于我是众人当中“生产力”最低的那个,母亲后来就很少叫我排队了。一直到长大以后,脸皮渐薄,心里期待有人为我掏耳却不好意思开口。我的四妹知道我有这个癖好,有时兴起,会唤我过去为我服务。她大概不知道我是多么心存感恩。因为即使自己的夫君,都因为我耳道结构奇特而不愿效劳。

如今自己做了妈妈,孩子也渐渐长大了。我学着母亲,偶尔也为孩子掏耳。志不在掏干净,而是喜欢那种黏在一块建立信赖的亲昵感。老大刚满15岁,是个贴心的女孩儿,几年下来享受了妈妈给与的掏耳服务,昨天竟主动提出替我效劳。

枕在女儿的腿上,感受掏耳棒的挑逗和安抚,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和说不出口的欣慰。


作者 : 巫靖璇(吉隆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