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0 23:30:00  2380157

黄泉安.冠病肆虐,官病迭起

开门见山

3月18日全国实施各级行管令以来,冠病疫情继续蔓延未散。

举国面对万般压力下,先是国家安全理事会资讯传播系统出现虎头蛇尾、频频朝令夕改,全国紧急状态刍议改为国会选区局部紧急状态,缔造坦荡遐想。

跟着,卫生部前线行列被政客讥讽为贪生怕死,再有后生辈副部长倡议大印钞票直升机式撒进人民口袋,劳得在野党见缝插针马后炮。没有最乱,只有更乱。

行管令折腾民间近250天,抗疫措施未见起色,如今年关在即,2020年愿景看似要在阴霾密布氛围下报销,明天会更好吗?

政局动荡时刻,国家机制急需保全,官私两界须及时调整方位,固本强元,才能共度时艰。

此时,能够稳住局势的国家机制,应是国会民主制度下的立法、行政及司法三权鼎立机关,加上制度附属下的各类执法体系、国家银行及各类公积金当局的融资配合,一切方位整合之后,公私二界才能协力共度险关。

先谈行管令冲击下,国家银行与各类公积金机构务要体现稳健理财手法,为政府提供积极的融资配合,才不致造成市面现金流短缺,造成企业债及家债的攀升。

最新数据显示,第3季经济萎缩幅度显著收窄至2.7%,表现远胜市场预期萎缩4.6%;而整体出口表现强劲,间接带动经济走出第2季谷底。此外,第2季国内生产总值上修至萎缩17.1%,之前预测是萎缩17.7%。

然而,我国经济雨过而未天晴,经济学家接受《彭博社》查访时,预测第三季GDP仍将萎缩4.6%,意即第3季GDP仍处于衰退区,也意味着我国除了首季经济些微增长0.7%以外,整体经济已连续两季陷入萎缩,正式陷入技术性衰退。

此外,冠病肆虐下颁布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种种技术性假设备受专家质疑,疑点包括经济成长率预测、国家税收估计、财政赤字的举贷成本与管道、以及累积国债相对国家生产总值的比率扩大,可能种下国际评估机构负面评级的肇因,直接影响国内外直接投资的走势。

另外,一个更加切身的课题,是如何把有限的资源妥善分配予中低收入阶层。国民家庭收入等级虽以B40、M40、T20分类,但近年来,我国开始坠入中等收入陷阱,M40族群多已下坠B40等级,造成贫富鸿沟愈加扩大,但M40族群偏偏在政府奖励计划中沦为夹心人,很多现款援助计划皆擦身而过,使疫情中M40被迫下岗、被减薪或停薪留职的人士,备受煎熬。

相比之下,政府公务员收入分属铁饭碗,反而获得政府多方照顾,财政部长若无意交代疫情理财的基本哲理,唯一合理的解读,应是政府顾及160余万政府公务员的铁票,不得不使出手指有长短的招数。

再来,我们也要泛谈政府机制的存在感与合理性。

一、三权鼎立之立法机关(国会):此刻,国会下议院的燃眉之急,是11月26日必须三读投票表决政策层次之供应法案(2021年财政预算案)。

虽然,国家元首再三劝勉朝野议员共扶预算案顺利通过,但在野党却在利弊前提下带有保留,先有诚信党(11议员)及国家斗士党(5议员)表示反对,公正党(38议员)及行动党(42议员)则立场暧昧暗晦。此外,政府成员之一的巫统(39议员)则因派系利害纷争而步伐不一。

原本,朝野对峙是国盟113对反对党109,但双方各有一名议员中途逝世,席位暂被悬空,因而对峙势力虽减为112:108,但纤薄多数票比例仍然无变,若非最后关头双方达臻协议,慕尤丁看似难脱被投变相不信任票的窘境。

这里,笔者胆敢逆向预测,反对党在国会里外的马后炮,全然尽是虚张声势,事到临头应该不敢违抗元首的劝勉;尤以行动党为甚,若是张然反对通过预算案,就要备受马来政敌批判为国家叛徒,形象伤害多过好处。

因此,反对党摆脱困境的方法,不外是投票时走出国会殿堂或任由党鞭呼喊集体弃权,在国会表决进行点名投票时,让执政党议员在有人弃权情况下以大多数票通过。说到最后,反对党必会造就预算案顺利通过,也让慕尤丁化险为夷。

二、三权鼎立之行政机关(内阁):经过9个月考验的慕尤丁内阁,部长个人与群体表现乏善可陈,应从当时匮乏素质人资而种下恶因,内阁就任后各人囫囵吞枣,无能掌控各自部门权限和施政导向,乱象丛生。

这些都是慕尤丁咎由自取,让部长个人表现无能而拖累内阁整体绩效。屈指一算,绩效败坏的部门竟然包括国际贸易、教育部、高等教育部、卫生部、通讯及多媒体部、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旅游部、环境及水务部等。若再姑息此等部长霸占茅坑不拉屎,势将难以配合疫情重创下重振国家经济、培育未来人资的双重长短目标。

理性步骤应是一旦预算案僵局解决了,慕尤丁必须引进技术官僚、重组内阁,不然首相本人必会仕途潦倒,再被夜夜磨刀的政客乘虚而入。

三、三权鼎立之司法机关(各级法院与法庭):国阵、希盟与国盟当政时,出现一个司法破绽的共同点,就是总检察长、律政司及各级法官等同被行政机关施以傀儡操纵,因而频频出现污点政客受到权势一方的袒护,就算控状彰显却在审讯中途无罪释放。

慕尤丁掌权,现有数名政治人物涉及高调贪污案件,正被反贪委员会追缉及控上法庭,媒体将之概论为“法庭感染群”(Kluster Mahkamah)。隐忧是,在政治皮影戏周遭,当权者取消控状的“特权”,会否被巧用为换取政治平稳的筹码?我们对这可能性只能袖手旁观,让时间来做最好佐证。

一般相信,慕尤丁渡过预算案表决难关后,必会即刻另寻全民论述,转移人民对他政权负面评估的视线,同时聚焦抗疫工作。

至于怎样才是转移人民视线的新论述?反贪会一哥阿占巴基扬言,疫情结束后必会严厉打贪。法庭感染群里的朝野政客,请你要多保重了!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0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