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2 23:00:00  2380236

【体面地老去/01】老有所居──宜居养老的家我们有吗?

周刊专题

不知道您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除了能感受到力不从心,还有因为身体机能渐渐衰退,动不动扭伤拉伤,又或者因为疾病和意外导致暂时或长期行动不便。然后才会意识到平时走几步就能到的厕所,如今仿佛远在天边;不能弯腰使用的洗脸盆像是万丈深渊,漱个口洗个脸的水如瀑布一般溅得一身湿。

要命的是,厕所前平日毫不起眼抬脚就能跨下的小小梯级,这时候轮椅进不去,拄拐又怕绊倒、滑倒。接着是洗澡、如厕结束后,想找个地方借力走出去也只能扶着平滑的墙壁,冒着随时摔倒的风险,战战兢兢地一寸一寸前进。

欸,怎么能形容得如此具体呢?嗯,这是我2019年以及2020年的惨痛经历。

正值壮年的躯体遭受各种突如其来的奇怪意外,暂时失去日常功能,提前进入老年的生活,开始惊觉住了许多年的房子实际上对长者以及OKU一点都不友善。

我的一时不便,却是长者和OKU人士的日常,每日仅仅上个洗手间就得跟翻山越岭执行不可能任务一般,难道就没有便于他们居住的房子吗?

倘若要将现有的住家改造成老人适宜居住的环境,可行吗?执行起来会有什么难度?

早前,建筑师郑宇能接到一项来自中学老师的咨询,想知道是否有发展商要出售别墅,因为他和几个老朋友打算合资购下这栋别墅,装修改造后成为他们老年的安身之 所,一起共度晚年。

随后,他也陆续接获类似的委托,远在国外的客户欲将一栋别墅改造成母亲与阿姨居住的养老院,这让他察觉到长者的需求随着时代变化而产生质变。

“以前的老人会想要跟孩子一起住,认为得到孩子的照顾。但现在老人的思想是想要自己住,想要生活自理,想要为自己安排活动,不愿意全天照顾孙子了。”

营营役役大半辈子,将时间和青春献给事业、孩子之后,学会不再将全数的情感寄托在子孙身上,终于能为自己而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人口慢慢地老化,我的父母亲跟爷爷辈的想法已经不同,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可是,在他看来我国在这方面的准备,无论是从思想还是硬体设备、产业发展项目还是很落后。

郑宇能表示,合格的老人社区,首先要便于老人的行动,因此大多数老人疗养院都是单层建筑,再来墙面需安装扶手,要有坡道。
郑宇能表示,合格的老人社区,首先要便于老人的行动,因此大多数老人疗养院都是单层建筑,再来墙面需安装扶手,要有坡道。


公寓厕所改造,世纪之难

在郑宇能眼中,一个合格的老人社区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我们要考虑到老人的行动。大多数老人疗养院都是单层的,包括西班牙、日本、法国等先进国的案例都是单层。倘若是双层以上的话,一定要设有电梯,否则只是做坡道的话,(坡道)太长了,很不方便。”

他指出,目前在八打灵一带就有许多独立式平房(Bungalow)改造成疗养院,可是一个月的住宿费约5000至8000令吉,并不是有那么多的老人可负担得起。

“先进国的养老金有这种配套,就是有一笔钱拨出来足以让人民退休后入住养老院的。但我国没有,很多老人因为各种原因,退休金在短短几年内就花完了,完全不能安排他们的晚年。”

那么改造现有的住所,是否有难度呢?他认为对于有地住宅来说,若非地势问题,一般来说并不难,可是公寓等高层建筑的难度系数要相对高得多。

倘若要将住宅修缮成适合老人居住的场所,厕所往往是最具备挑战的,它的初始设计就决定了能不能靠后期改造成无障碍的形态。

“OKU厕所是正方形的,一般公寓的厕所就这么大(狭长形),”他站起来边比划边解释道,“门一推进来,就是洗脸盆、马桶,然后是洗澡的区域。”

“到马桶这里,轮椅是进不去的,除非他们自己能站起来,不然坐不上去。你要设计OKU的厕所,就要双倍的空间。”

有地住宅无论怎么改,即便拆了重建也与别人无关,只是破费了点。但是公寓“牵一发而动全身”,公寓的厕所一旦要改造,势必影响楼下的住户,这也就是为什么改造公寓厕所是一件难度极高的挑战。

“公寓的墙体不能随便敲,你一旦敲了,楼下也会被影响。你要怎么改造?所以会希望政府立法,要求发展商提供公寓的5%单位是OKU友善的住宅。”

听到这里,原本有计划改造公寓厕所便于老人家使用的我,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美好的愿望和计划瞬间被浇灭了。

郑宇能为疗养院设计的手稿。
郑宇能为疗养院设计的手稿。


未来愿景:每个家变成疗养院

郑宇能回想过去,赫然发现自己过去设计的10栋公寓中,竟没有一栋是适合老人居住的。问题到底体现在哪儿呢?答案正是厕所。

“现有的公寓(设计),发展商没有考虑到(便于长者),因为要把厕所做得比较宽大,单位面积也会相继增加。大门也要一米宽,主人房的门也得一米宽,是有它的挑战。”

“不过我觉得不难,这样做可以提供给不同的市场。”

在他最近接的公寓案子中,或能将其中5%至10%单位的厕所建成老人以及行动不便需坐轮椅的人士使用,让他们不只是洗手、刷牙,还能洗澡。

“在这方面,新加坡要比我们更先进。现在新加坡建屋局(HDB)推出的可负担房屋,主人房必须是按照OKU标准建设的。”

这意味着新加坡政府已经预见人口老化的问题,并积极应对。当居住在这些房子里的人们渐渐老去后,不需要因为房子不宜居住而搬迁,当地政府也无需再为此建设新的疗养院,一举两得。

“新加坡政府已经比我们快一步了。”

他指出,以前我国公寓的停车场不设OKU停车位,现在已经从0增至2%,但是却没有一个适合OKU居住的单位。

“其实真的可以考虑这么做。现在很多年轻人买的房子都是在公寓,因为一般公寓相比起有地住宅较为便宜。假设高层住宅能提供5%至10%的OKU单位,我相信会是一个卖点,可能会更加受欢迎。”

“因为很多购屋者的父母亲可能身体出状况,比如中风、糖尿病截肢等等,我们应该要正视这个问题。”

他说,最好的概念是“把每个家变成疗养院”(make every home a nursing home),每个家至少要有一间厕所是让OKU便利使用的。

郑宇能坦言近期接获不少将住家改造成老人适宜居住的案子,让他察觉到长者的需求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质变。
郑宇能坦言近期接获不少将住家改造成老人适宜居住的案子,让他察觉到长者的需求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质变。


老人该何去何从?

郑宇能指出,我国目前供老人居住的住宅,可分为老人院及疗养院,前者是开放给生活能自理的单身老人,后者是需要医疗照护服务的老人。

“疗养院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他们需要在走廊安装扶手的,但他们没有,设计方面也没经过卫生部的质量管理认证。有关当局还没有严厉执行,如果严厉执行的话,强行关闭这些不合格的疗养院,这些老人就没地方去了。”

厕所改造建议

A.生活可以自理的健康人士

(一)马桶前方的空间保留最少500mm以上,方便使用者如厕时穿脱衣物。全自动马桶可感应自动冲水,避免转身不便。

(二)消除厕所的高低差,避免长者不慎绊倒。

(三)厕所地板选择防滑、易泄水、易清洁的材质,减少滑倒的风险。

(四)淋浴空间保持宽800mm以上、长1200mm以上,让身体可自由转动。

(五)尽量做到干湿分离。

(六)要根据家庭成员的视力变化,安装合适的照明设施。

(七)马桶边的卫生纸架可选用具备载重平台的款式,以及安装扶手。

B.身体机能略退化,需要拄拐但生活仍能自理的亚健康人士

要先确保拄拐的活动范围,比如腋下拐杖使用者的行走幅度为900mm至1200mm;单手拄拐行走幅度为700mm至900mm等等。

在A的基础上,再添加以下设施:

(一)通往厕所的沿路设置扶手,包括厕所出入口。

(二)淋浴区放置或安装浴凳,让使用者可以坐着洗澡。

C.需要被照护和协助的轮椅使用者

在A和B的基础上,需要增删的部分:

(一)考虑到轮椅使用者和照护者的空间,要确保马桶前的空间保留600mm以上,马桶侧边的空间达500mm以上;而需要全程照护的情况下,前者需要850mm以上,后者则为900mm以上。

(二)让轮椅与马桶的座面高度相近,转移时容易又省力。

(三)改用可自动清洗肛门的便座,方便照护者清理。

(四)对于保持坐姿困难的人士,应该拆除马桶盖,转为安装靠背。

(五)安装深度120mm的扶手,让使用者可支撑身体,照护者可协助更换衣物。

(六)脸盆前空间要保持1050mm以上,确保使用者能坐在轮椅上洗脸更衣;脸盆离地面为700至750mm,以容纳使用者的膝盖,方便靠近使用。

资料来源:Toto台湾东陶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的《无障碍设施〔居家篇〕》


延伸阅读:


【体面地老去/02】居家安老──在自己的家住到老死有多难? 

【体面地老去/03】老有所依──你的健康财力有存够吗? 


作者 : 本刊 叶洢颖;摄影:本报 辛柄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