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2 23:00:00  2380238

【体面地老去/03】老有所依──你的健康财力有存够吗?

周刊专题

马来西亚喜剧演员钱信伊(Ronny Chieng)在一场脱口秀中“吐槽”华人爱财,因为新年佳节逢人就说“恭喜发财”而并非“新年快乐”,连宗教信仰中都有个司钱财的财神爷,可见华人有多爱钱。

可只要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爱钱又何罪之有?尤其是到了晚年,它很大程度决定生活质量的好坏、舒适与否。

无论是我们所谈及的疗养院、老人社区抑或是后期改造装修,对老人友善的住宅都所耗不菲,并非人人都可负担。

贫困的“下流老人”又该怎么办?




“下流老人”是日本社会学者藤田孝典在2015年提出的概念,意即过着贫穷生活的高龄者,阐述近年来日本出现大量过着中下阶层生活的老人,年金制度即将崩坏、长期缺乏照护人力资源、高龄医疗服务缺乏品质、老人居住困难等等现象。

这些老人在年轻力壮时,也曾是月入近万令吉的工薪阶层,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如自己或亲人一场重病、子女啃老等等,耗尽储蓄或退休金而无法安享晚年。

其实这个现象即将或已经在世界各地上演,这是社会踏入老龄化难以避免的趋势。

根据调查指出,相较起1966年,大马的人均寿命已经延长,男性为72岁,女性为77岁,寿命延长亦是导致社会老龄化的原因之一。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仑披露,我国在2030年将会有15%人口是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届时我国将成为人口老化的国家。

而今,距离人口老化的危机仅剩下10年,你我都准备好了吗?除了金钱,我们还需要做好什么准备?

马来西亚健康老化学会主席黄德威医生认为,若长者想要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并且有幸福感,要满足数个基本条件,分别是健康、金钱、社交以及时间。

当然,还有少数人即便没有满足上述4个条件,但由于精神生活丰富亦能感受到幸福,一般来自参与宗教、义工等“大爱”的活动。

“健康”之所以排在首位,是因为它很大程度将会影响一个人甚至拖垮一家人。

“如果一个人身体康健,B40、M40群体的家庭收入仍可支撑。但是若你正好是‘三明治世代’,即上有父母下有孩子,父母亲一旦生病,整个家庭就完了。”

他无奈地说,然而调查显示有80%大马人无法承担父母的医药费,因此照顾自身健康尤为重要。

靠自己,千万别生病

在访问过程中,黄德威一直强调维护健康要“靠自己”,先从饮食、睡眠、运动等健康生活习惯开始,多摄取蔬菜,少吃加工品,培养个人兴趣喜好和精神寄托,学会疏解压力。

再者,从小灌输和培养“养老”的理财观念,包括储蓄、正确地投资、减少不必要的开销以及购买合适的医药保险,是另一层面的“靠自己”。

假设经济能力有限或者陷入贫困,那么就得确保身心健康或尽量减缓健康恶化。

“最重要的是,老人家千万不要生病。”

尽管政府医院对于长者额外优待,但毕竟僧多粥少,医疗资源已经难以负荷。他举例,有一些因车祸骨折的患者到规模较大的政府医院就诊,还需等4周才能做手术,无形中浪费更多时间和资源。

“患者不能回家只能住在医院等开刀,因为资源不足,20年来从未改善。心脏绕道如此紧急的手术,还要等6个月至1年,很多患者在等待手术期间就已经离世。”

他直白地指出,实际上我国政府拨给医疗方面的预算不足,甚至可以说是很低的水平,所以人民要“靠自己”。

于是,我不禁想起一个残忍又无奈的现实:当医疗资源有限时,最终将倾向于强者,弱者会被牺牲,这一幕就曾在意大利上演过。

“其实在世界各地都一样。意大利(疫情暴发时)也是放弃老人,转而救年轻人,医疗资源严重不足时,只能把机会留给生存几率最大的人。器官移植亦如是,因为‘不划算’,是医疗角度来说的‘不划算’,并非是年龄歧视(Ageism)。”

令人难过的是,老人们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也曾经为建设国家付出过努力和贡献,为何等他们年老后,便被全盘抹杀过去所有的付出?

“这是国家的问题,是我们无法解决。我们只能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

黄德威认为,若长者想要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并且有幸福感,要满足数个基本条件,分别是健康、金钱、社交以及时间。
黄德威认为,若长者想要高质量的晚年生活并且有幸福感,要满足数个基本条件,分别是健康、金钱、社交以及时间。


贫困老人就业机会在哪里?

犹记得入住北海道的酒店,在通往客房的走廊,有许多头发花白的老奶奶穿着一身客房部清洁人员的制服,在各个客房穿梭,利落地打扫房间、铺床,对着迎面走来的我们礼貌地打招呼。

而温泉旅馆的自助餐厅里,收拾碗盘、清理桌面的服务人员,则是年岁已高的老爷爷。

这些在我们华人眼中早就该退休,在家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老人,还在服务业的前线战斗。

这意味着他们仍有收入来源,基本的生活开销有所保障,可缓解老人在退休后可能会面对三餐不继的贫困窘境,又能填补劳动力的空缺,一举两得。

在我国,许多老人同样面对贫困的问题,比如子女遗弃不奉养;子女避债远走,父母不仅背债还得照顾孙儿;子女肢体或精神残疾,父母养家的同时也要给予照护等等,令人感到心酸无奈。

他们需要工作养家糊口,可是现实的残酷是连40岁以后的群体,失业再就业的可能性非常低,更勿论年近6旬、7旬的长者。

打工机会不多,自主创业做小买卖呢?遗憾的是,有的巴刹档位申请资格止步于65岁,那么65岁以上,需要自力更生的贫困长者又该何去何从?

“如果不是积极的老人,只能在家里忧虑。”黄德威叹道,“如果有工作机会,你认为我国的老人不会做吗?”

“孤独”杀伤力堪比抽烟

此外,随着单身主义抬头,加上丁克、失婚、丧偶等等因素,独居人士人数日渐增加的现象似乎无可避免,那将衍生出另一种问题:“孤独”以及“孤独死”。

“孤独死”意即独居人士在家中死亡而无人知晓,这是由于多半鲜少与亲友、邻居联系,因此死于家中一段时间后才被发现。

日本每年有超过2万8000宗“孤独死”的案件发生,于是催生出专门处理遗物、清理“孤独死”住宅的特殊清理公司。

黄德威指出,“孤独”对长者的杀伤力堪比吸烟,会缩短老人的寿命,与“孤独死”实际上是有必然联系的。

“如果长者平时有社交活动,当他生病初期,会有人知道他生病了,继而带他去看病,就能避免他的病情恶化。又或者定期参与活动结交朋友,倘若哪天因病缺席,确保还有人会察觉并上门查看探视,及早发现救治。”

这也就是为什么“孤独”变成独居长者的催命符。

“具体操作方式可以将所有的独身老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马来西亚做不到,但新加坡可以,他们安排独居老人入住老人公寓,会有医护人员上门探访、定期体检。”

虽然我国无法跟上国外应对老龄化问题的节奏,不过妇女部建议在全国各地设立更多乐龄活动中心,希望2030年可达到每个国会选区设有一家乐龄活动中心的目标,这也许是一个好开始。


黄德威指出,“孤独”对长者的杀伤力堪比吸烟,将会缩短他们的寿命。
黄德威指出,“孤独”对长者的杀伤力堪比吸烟,将会缩短他们的寿命。



后记:长寿是福还是悲?

黄德威曾在讲座现场做过一个非正式调研,询问在场的出席者是否愿意活到120岁?

当中只有一位家境富裕的出席者表明愿意活到120岁,其余家境中等者则认为活到70岁便足矣。

当他提及此事时,我脑海中闪过跟好友一次关于理财的对话。好友善于理财,总是为退休做准备,可我笑说意外难料,也许我没那么长寿,不如活在当下。

然后,好友回道:“如果有钱,年轻力壮的时候死去固然是好事,最糟糕的情况是你生活困苦可是长寿,一身病痛又求死不能。”这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重新审视“长寿是福”的观念。

后来现实亲眼所见的种种,让我意识到“长命百岁”对于富裕健康者而言是祝福,对于贫病交缠的人来说却是一种诅咒,而它的另一个名字叫“不得往生”。

预防胜于治疗,行动从来不嫌晚,现在就开始为自己的晚年生活做准备吧。


延伸阅读:


【体面地老去/01】老有所居──宜居养老的家我们有吗? 

【体面地老去/02】居家安老──在自己的家住到老死有多难? 


作者 : 本刊 叶洢颖;摄影:本报 黄志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