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5 11:40:00  2380304

你没听错,朽木也可以雕制成优质木制品

东西

环保木工匠薛应杰成立Arkitsan的初心纯粹少年时对木就特有情感却不以为然,直到太太告知他做木工时眼睛在发亮,他才发现自己很喜欢木,并在太太的鼓励下成立Arkitsan。人家说,朽木不可雕,说的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人,可弃枝朽木在薛应杰眼前,却是一件又一件等待着心灵感应后被雕塑的作品。

3854KLL20201110197276027504.jpg



喜欢木的薛应杰以“贯彻到底”的精神做环保木工。
喜欢木的薛应杰以“贯彻到底”的精神做环保木工。




薛应杰曾在有机公司上班,除了负责将老板的设计图定制出来,也在果园工作。

他是那时候受到启发,明白到一个人的生活态度会直接影响到环境,而公司经营有机商品是基于环保的理念,且要做就贯彻到底,因而店内的装潢用的都是环保木。

太太与他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看着眼前的男人愿意为木投入心思,于是鼓励他开木工工作室,“生活总让人免不了现实的忧虑,我会做,但市场销售是我不擅长的活儿。”即使不晓得如何将作品卖到市场上去,这事他也放到心里酝酿了3年。直到即将迎来知天命之年,他心想再不实现理想就要等退休了,于是,在环境幽静的煤炭山找了个地方成立工作室。


用心聆听,打造有温度的木制家具

此前,他已开始用树枝作汤匙、勾子、小摆件等小物件。他参加一台湾老师的汤匙木工坊时,老师展示的勾子吸引了他的目光,让他发现原来树枝也大有作为,“我在果园时修剪了番石榴、龙眼、红毛丹的许多树枝,过后都丢到垃圾桶里,可原来树枝天然的造型可以做成勾子。”于是,他开始特别留意有潜能做成勾子的树枝。

煤炭山有很多果树,村民修剪后一样将树枝丢到垃圾桶,他去捡,人们带着好奇心问捡来有什么用。有时候,他也到“垃圾堆”中寻宝,村子里的人,家中不要的东西,不管大小都丢在路边行成“乱葬岗”,他将还能使用的家具捡回来修复,“这张桌子的桌脚还好好,我换了桌面就能用了。”他指着侧边的桌子说。

3854KLL20201110197366027525.jpg



不起眼的树枝在薛应杰的Arkitsan工作室皆是等待变身成实用性高的宝。
不起眼的树枝在薛应杰的Arkitsan工作室皆是等待变身成实用性高的宝。



捡回来的树枝,像龙眼树和红毛丹树因有树皮,树枝在开始变干时,皮就开始剥落,此时,树皮与树干之间有空隙,虫子就开始往里头蛀,进而慢慢形成沟,所以,在树皮开始浮起来时就要先把它剥掉,剥皮后,就开始做自己想要的东西。

树枝天然的形状可作成各式各样的勾子。
树枝天然的形状可作成各式各样的勾子。


行管令期间,他安安静静地做了数十支汤匙,“哗啦哗啦”的从盒子里倒出来散落一桌,每支都独树一帜,还有装在米白色小布袋里的,“这些都是我孩子和太太要的,说怎样也不能卖。”

独一无二的汤匙是匠人遵循树枝天然的形状雕塑而成。
独一无二的汤匙是匠人遵循树枝天然的形状雕塑而成。


汤匙之所以独一无二,因为他遵循树枝天然的形状来雕塑。那一次上汤匙木工坊,老师递给他一块四方木,说用两分钟的时间跟木沟通,“我那时很懊恼,木头是死物,怎么沟通……”如今他才明白,当手中捧起任何一块木,都需要把心静下来与它同在,心里才会知道木头想要变成什么样子,或,自己想把它变成什么样子。

薛应杰不刻意修饰或雕塑树枝作品的形状,“取舍是很难的,每一块木皆独一无二,端详一块木的时候,直觉想要留下哪一部分的就切割下来,无论切割下来的是哪一部分,最终出来的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过程犹如疏离欲望,很多时候,人想要留着的东西太多,但真正使用到的,其实不多。”

一些附着在作品上的树皮,他看着感觉良好也就保留下来。所以,做出来的木汤匙形状古灵精怪,也许把柄稍有弯曲,但不影响其功能性 。“这是朽枝雕出来的”,他拿起一轻巧的长柄汤匙,“油对木是很好的保护层,一直都有使用的话,就是在保养木汤匙。清洗时尽量不要浸泡,清洗后抹干水分就好。”他解说。

形状不规则的碗像跳脱规范的艺术品。
形状不规则的碗像跳脱规范的艺术品。


左为番石榴树枝和芒果树枝雕刻出的汤匙。保留部分的树皮也是木汤匙上最自然的设计。
左为番石榴树枝和芒果树枝雕刻出的汤匙。保留部分的树皮也是木汤匙上最自然的设计。



做好的成品要抹一层食用油或上保护漆,前者比较自然,木纹更鲜明。汤匙、叉子、牛油刀、碗这类会接触到食物的作品,他选择抹食用油,油会被木吸收,所以,每6个月或1年可自行刷一层油。基于保护漆并非食用级的,所以,唯大型的家具或不放进嘴巴的小物件才会用保护漆,使之看起来光亮。

牛油刀(左)与小木汤匙为小日子增添格调。
牛油刀(左)与小木汤匙为小日子增添格调。


戒指
戒指




环保家具成本比较高

除了小物件,薛应杰也做客制化的环保家具,但他认为家具不是木工,家具是家具工,家具有设计图,而木工没有,木工当中有雕刻,成品由木说了算。家具需要的木板,他从拆除旧房子的回收商或二手木商那里购买,当中也有朋友舍弃的,或路边捡的,“煤炭山这小地方很多东西捡。”他笑说。

刷在环保家具身上的保护漆,“试想想,餐桌表层刷的是化学物,而我们每天就坐在那儿吃饭。”此外,还有其他我们日常接触的家具呢!他找了许久才在本地找到环保类别的,成本高好几倍,很少家具商会使用,所以供应商很少,因此,他认为自己更需要支持愿意生产环保保护漆的厂家。

3854KLL20201110197306027512.jpg



3854KLL20201110197306027510.jpg



3854KLL20201110197316027513.jpg



3854KLL20201110197326027517.jpg


3854KLL20201110197376027528.jpg


客制化的环保家具除了应个人需求而设计,同时也打造一个无毒污染的环境。
客制化的环保家具除了应个人需求而设计,同时也打造一个无毒污染的环境。


Arkitsan一开始透过市集摆卖作推广,大大小小的勾子、木凳子、小摆件……人们对它的喜好反应很极端,但其实市集不容易售卖商品,而是让人们知道Arkitsan的存在。

薛应杰也办亲子小木凳工作坊,“小时候,几乎每个人家里都有一张小木凳是长辈亲手做的,无论是爸爸做给孩子,还是祖辈做给孙子,只要凳子不腐朽就可以传承一代又一代。”但其实,透过木凳子传承下来的是家庭温度,然而,小木凳在现今的家庭早已缺席,仿佛,缺失的是温度。

3854KLL20201110197276027505.jpg




薛应杰在小木凳亲子工坊里让孩子决定木凳子该多高多长,大人则协助锯木、钉钉子的操作。
薛应杰在小木凳亲子工坊里让孩子决定木凳子该多高多长,大人则协助锯木、钉钉子的操作。


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独一无二的手作 餐桌上的木食器
风化木树根家具
树脂艺术 把蔚蓝大海搬到你眼前





作者 : 李秀华(报道/摄影)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