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1 10:15:34  2380312

​【风乡墨苑】永垂不朽的奇才——黄克昌

沙巴特写

文/薛君毅

大美无言大美哉 小中见大有余恢

身兼绝技谁堪比 放眼风乡独去来

早年参访本州书法名家,有4个地方是每次踏足亚庇而必须造访的书法圣地,那便是苏伯瑶老师的“百德参行”、陈湘荣老师的“三槟居”、陈凯辉老师的“艺林庄”,还有一处便是加雅街的“大美宝石首饰有限公司”。

“大美”语出《庄子》之知北游中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是的,该间宝石行不止经营宝石金器等首饰的买卖,还有玉石古玩、陶瓷佛像、还有号称五千万年的鱼化石,几乎与美沾上边的,都可以在这家店找到。

然而,吸引我的不是该店金光闪闪的金玉首饰,也不是他们家价值连城的古董化石,而是这家店的东主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书法家——黄克昌,别字黄开雷、黄波。


笔者薛君毅(左)1995年拜会黄克昌时摄。
笔者薛君毅(左)1995年拜会黄克昌时摄。


黄克昌是恩师陈湘荣老师的老朋友,也是马来西亚书艺协会亚庇联委会的顾问,只要是陈老师举办的书艺活动,必然少不了黄克昌的身影。

1995年,我在山打根中华商会礼堂主办了一项全国名家书法展,在陈老师的介绍下找到黄克昌,请他老人家提供墨宝展出。印象中老人家没有半点架子,为人非常亲和,除了借出几幅佳作供展出,还特别写了一幅草书“泉流不息”赠我,勉励我学习书法要如泉水般娟娟不息的毅力,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我很受感动。那一年,黄克昌已年过八十,满头银发,然而却精神矍铄,红光满面,这显然是他长年学习书法及养生有道的功效。

大美宝石行中挂满了许多黄克昌的书法佳作,楷行隶篆,应有尽有;中堂小品,琳琅满目,可见他涉猎之广,非常全面。我看过他的“瘦金体”,写得相当到位,而他的小字草书,柔和连绵,非常可观。每当听到别人对他的赞许,他总是摇摇头谦虚说道,他只是一名“小学生”,距离“书法家”的称号还很远,尚处在临摹阶段,其虚怀若谷,可亲可敬。

黄克昌的小字,应该是他下功夫最深的一门功课。不管什么时段到店中找他,都可以看见他戴上钟表维修目镜埋头在书案上练笔。他挑战的小字,小到一颗米粒之上几乎能写下三两个字,超乎常人所能。他悄悄告诉我,写小字的毛笔是他自己精心特制的,只要三根羊毫,便足以聚墨而书,然而能把这么小的字写得一丝不苟,那便是功夫了!


黄克昌书草书“孝当竭报”。
黄克昌书草书“孝当竭报”。


黄克昌不仅书法写得好,篆刻也非常了得。那个年代州内能篆刻的根本不多见,而能以刻章营业的黄克昌算是绝无仅有的。他的宝石行玻璃柜子就有许多刻章的石材供人选择,而石材当中,他认为内蒙古的巴林石最佳。巴林石的硬度为摩氏2-4度,不仅透明度较高,而且质地细腻,软硬适中,是他最喜欢用来刻章的原因。

我有三方印章,便是黄克昌所刻。一方是佛型肖像,另外两方是以大篆入印的白文“三宝弟子”和朱文“圣毅”。至于黄克昌刻的佛像没有脸部的五官,不是脸部样貌难刻,而是尊崇佛典《金刚经》中“无我相”的法义而为之。

事实上,黄克昌不只能用石章刻出人的面貌,而且公认是世界上这方面少有的专才之一,堪称一绝。我见过他刻的名人肖像,不仅刻谁像谁,其神韵更是惟妙惟肖。因此,他的肖像印章受到多国领袖的收藏,评价甚高。

除了书法、篆刻,黄克昌还是写作高手。他的散文内容多样,笔调幽默,不管抒怀还是状物,都能引人入胜。他曾经在本地报章辟有一散文专栏,名为《大哥大园地》。令人佩服的是,这是一个“长命”的专栏,每日一篇,风雨不改,长达数年之久而未曾断稿,这也是写作界罕见的。

总之,黄克昌可以说是沙巴书艺界的奇才,也是沙巴艺坛上永垂不朽的人物。


黄克昌作小草《石鼓歌》。
黄克昌作小草《石鼓歌》。




黄克昌瘦金体条幅-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黄克昌瘦金体条幅-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笔者收藏黄克昌的三方篆刻。
笔者收藏黄克昌的三方篆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