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2 08:00:00  2380658

刘惟诚.财政预算案过不了怎么办

纯粹诚见

2021年财政预算案即将在下周四(26日)二读表决,朝野政党开始就此向首相慕尤丁提出、施加各种不同的条件、压力,以换取他们在表决时支持慕尤丁政府。当然,撇除国家元首的加持,慕尤丁的预算案在国会里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其能否顺利通过还未可知,而这个结果除了影响慕尤丁的政权,政局也将更为混乱。

预算案能顺利通过自然是好,不过当前的政局好像预示了其所将面对的各种阻碍,包括无法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最糟糕结果。如果这种最糟糕的情况真的出现,慕尤丁是否真的要辞职?国会是否真的要解散?首先,我国确实不曾出现预算案被议会驳回的案例,但在继续讨论慕尤丁的去留问题时,我想先讲一讲2000年预算案。

这是1999年10月29日。时任首相马哈迪在烈火莫熄和替阵成立的炽热氛围下,在国会下议院提呈了2000年预算案。因为在野阵营前所未有的团结,以及马来社会前所未有的反政府声浪,让马哈迪面对预算案被议会推翻的严重后果。这场预算案的辩论异常激烈,这时马哈迪在政府内所陷入的困境,并没有比现在的慕尤丁好多少。

当时舆论也开始在讨论马哈迪在预算被否决后将何去何从。不过,时任国会议长查希尔在11月10日,即2000年预算案表决前夕,突然收到国家元首御准马哈迪要求解散国会的通知,而马哈迪也在隔日的记者会上宣布举行闪电大选。被媒体问及没有预算案政府该如何运作时,马哈迪当时回应,若其再度中选就会再提呈新的预算案。

这场因为预算案触动的第10届大选,是大马最惊心动魄的其中一场选举,而结果大家都清楚,就是马哈迪凭借大量的非马来选票继续执政,并在12月召开的首次下议院会议中提呈2000年首个季度的预算案,优先解决国家首3个月的行政拨款,并在首季预算案结束前才提呈正式的全年预算案。

尽管这已是陈年往事,但这个案例带出了两道讯息。首先,就算预算案在下周不获通过并不会立即影响政府运转,因为希盟政府去年提呈并获得通过的2020年预算案依然有效,而之后所颁布的一系列疫情特别拨款在今年也依旧有效,所以说2021年预算案一被否决政府就必须立即停摆,而公务员将立刻停止发薪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尽管其对公务员的影响不是即时的,但它仍会影响各部门明年资源部署、债务周转,若在今年结束前预算案无法出台,政府在明年确实将被迫停摆。至于这案例带出来的第二点,就是舆论一直在关注的慕尤丁去留问题。马哈迪1999年在面对预算案可能被驳时选择了解散国会,这意味着预算案通过与否确实与政府信任划成等号。

相对于马哈迪,慕尤丁未必会在表决前作出解散国会的选择,反之会周旋到最后一分钟,所以如果其预算案被驳,他所将面临的另一个选择,就是与一众内阁成员总辞,而走到这里结果也只有两项,要么解散国会重选,要么由国家元首再挑选一位议员成为首相。

当然,你可能会问,难道慕尤丁没有其他选择?就慕尤丁而言,他当然有第三个选择,就是在表决之前透过重组国盟政府的信任供应(confidence supply),尽可能确保自己不需要依赖立场最难抓摸的巫统,即可短暂性地化解危机。退一步来说,如果慕尤丁真的辞职,而首相人选陷入胶着、又无法大选,那有怎么办呢?

有舆论认为,国会可以在此刻通过临时预算案,就好像美国众议院9月通过避免政府停摆的临时预算案般,以解燃眉之急。但其实这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因为根据联邦宪法第67(1)条款,与联邦税务、债权、国统基金(consolidated fund)直接或间接有关的法案和修订,都必须由财政部长在下议院提呈。没首相意即没内阁,所以你从哪里找来一个财政部长提呈临时预算案呢?

那2020年预算案能否延长到明年?1999年的案例表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修订依然会影响债权税务和国统基金的分配。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还能怎么解决?说实话,若真的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懂,而且我相信国家元首也很头疼。所以你们应该知道,何以马来统治者会倾向“维持现状”了吧?

作者 : 刘惟诚(私立大學講師)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