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2 00:00:00  2380768

陈绍安 - COVID搞到大家都泡泡了!

天马行空

COVID-19催生很多新常态,包括“旅游泡泡”这个玩意儿。

第一次听说“旅游泡泡”这词,还真丈八金金刚摸不著头脑;为何要在泡泡里旅游?如何去展开一场“泡泡式”的旅游计划?

搜谷哥说,旅行泡泡又称“旅行走廊”或“旅行经济圈”,是在关系紧密且互信度较高的一些经济体内形成的往来机制。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旅行泡泡真正指的是在病毒相对受控、彼此检疫措施互相信任的地方实现往来。

嗯,这肯定是给不出游生不如死的人们,比方说一年至少必须出国一次才算活得精采的新生代,以及没了旅游业生不如死的旅游特区,如浮罗交怡这样一座完全依赖旅旅游业生存的岛屿定制的方案;在这冠病疫情冲击全球的非常时期,“旅游泡泡”可让他们找个相对安全的机制,先用“泡泡”包住自己和相对安全的绿区,实现延搁已久的出游计划。

在北马,比较依赖旅游业维持经济活力的,应该是槟岛和浮罗交怡。但是,一场疫情,数度行管下来,凡假期大塞车,酒店业都忙不过来的场景,都已不再了。

槟岛旅游业受重挫,都还有很多工业厂房在,还可依赖很多制造业硬撑,至少不会因此死到贴地。

浮罗交怡就没有这样幸运了!浮罗交怡岛上完全没有工业,没有制造业可以填补旅游业冲击的经济大漏洞,即连岛上所有商业活动,都要依赖旅游业带动,过去忙于接待国际游客的岛屿,今日落得冷冷清清,岛民在社交媒体张贴的照片,直接突出岛上空空如也,街上无车也无人的凄凉场景,真令望者心酸。

浮罗交怡旅游相关业者本月18日,就已召开联合记者会诉苦,声称这一回面对的,是该岛自1987年成为免税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92%或12万名与旅游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从业员顿失收入,当中很多都是持续几个月“零收入”了,因此要求政府设法解封该岛之余,也要帮忙引入游客,好让他们勉强糊口饭吃,勉强生存下去。

“旅游泡泡”就是其中一个可助浮罗交怡度难关的方案。

这“旅游泡泡”其实始于不出游生不如死的欧洲人,他们在第一波疫情暴发,第一次被行管时,几乎要跟他们的政府闹翻了,他们仍坚持要出门,即使无法出到远方去,也得要在邻近国家,或遴近社区走走看看,他们觉得可以出门才算得上生活。

所以,他们就率先用“泡泡”包裹住绿区,在“泡泡”包裹住的绿区内肆意走动。

但是,一开始就讲到明是“泡泡”,“泡泡”本来就很薄,一点就破洞,病毒很快就从洞口钻入绿区,结果一个个绿区都转红了,又结果迎来更可怕的第二波、第三波疫情。

所以说,“泡泡旅游”是迫不得已情况下,相对安全的出游方式,但也一如它的特属名堂,讲到明是用“泡泡”包裹的安全,非绝对安全。

因此,当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宣布,22日开始允许国内绿区“旅游泡泡”计划开跑时,也必须附加很多条件,已决定放宽的4个领域,包括在绿区州属的跨县旅游、绿区州属的跨州旅游、经过红区的绿区跨州旅游,以及从绿区州跨县或跨州到红区州的绿区旅游,都是有基本条件的,至少都必须加强监管复原期的SOP。

这跨县、跨州因此也都附加了一层心理防线;你真要跨,就得要自己做好防范,SOP不能不跟紧。换句话说,就是给你跨,跨了之后,你就“自己顾自己”吧!

疫情严守至今,真的让国人体会何谓面面思考,顾安全还是顾经济?这样的“两难困境”,早已从宏观走到微观境界,早已经是社区、家庭、个人都不得不深思的课题,真要兼顾安全和经济,唯有从严守SOP做起。

必须提醒的是,为免特定区域经济溃败,也为免国人丧失出游权利,“泡泡旅游”不得不采行,但是“泡泡旅游”一开始,风险也相应提高了。

所以,要守SOP,一定要守SOP啊!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