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1-27 17:19:46  2384060

黄泉安.YB以后还能站起来吗?

开门见山

上周,本专栏曾对国会下议院二读表决政策层次之供应法案(2021年财政预算案)定局做了逆向预测,让我重复一遍。

“反对党在国会里外的马后炮,全然尽是虚张声势,事到临头应该不敢违抗元首的劝勉……因此,反对党摆脱困境的方法,不外是投票时走出国会殿堂或任由党鞭呼喊集体弃权,在国会表决进行点名投票时,让执政党议员在有人弃权情况下以大多数票通过。说到最后,反对党必会造就预算案顺利通过,也让慕尤丁化险为夷。”

结果,投票时走出国会殿堂、党鞭发号施令以回避公然反对预算案的两类政治动作,皆依剧情需要而一一应验登场。最终议长宣布,财案二读,赞成声浪大过反对声音表决通过,震撼力既深且远。

据说,预算案二读通过后,希盟党魁级领袖召开紧急闭门会议,席间火药味浓厚,安华成为众矢之的,但一番发泄过后,希盟并无达致具体的后续战略。

另一方面,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在预算案二读表决通过后迅速表态,通过国家皇宫总管发文告,向“所有支持通过2021年财案的国会议员”表达感激。

印证一下,投票前走出国会殿堂的,包括巫统殿堂级11届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以及6届国会议员纳兹里。

原本根据国会规定,只要有15名国会议员起立要求记名投票,议长必须遵从。结果,现场只得13名国会议员起立要求记名投票,达不到最少15名国会议员的需求,最终赞成声浪大过反对声音,二读表决通过。

至于谁是起立争取记名投票的13名议员,短信群组众说纷纭。由于行管令期间媒体被禁现场采访,依据多张国会现场照片、视频以及记者访问,确认这13名国会议员身分,6名来自诚信党、4名来自国家斗士党;行动党、公正党、砂拉越联盟各1名。

无论如何,现场的聚焦镜头是: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沙巴民兴党四大反对党党魁都没起立要求记名投票,祭出的讯号,等同党魁一起领军指挥众议员,强制一致放弃记名投票权利。

当然,现场未达记名投票的人数需求,因而议员投票弃权的实例也未能成立;但人民解读方式将会记载,反对党议员是在群体默许下,让预算案顺利通关。

事实胜于雄辩,预算案于11月6日提呈国会后,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都积极参与辩论,气势激昂,同时提出许多抗议和恶评,甚至恫言财长若不妥协就不让预算案过关,给国民立下极高的寄望。

然而,表决时反对党竟然凑不足人数争取记名投票,随即触发排山倒海的批评,行动党二线领袖甚至公开逼促领袖交代原由,累得火箭与蓝眼必须赶紧灭火。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承认,身为行动党国会议员的党鞭,他在接获反对党领袖的讯息后,即刻指示行动党国会议员不要站起来要求记名投票,并愿意承负起全责,公开道歉。

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希盟主席安华也在预算案二读通过后证实,是他要求盟友行动党与诚信党别提记名投票,因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两人,皆无反对这个共同立场。

安华强调,财长东姑賽夫鲁仍未解答预算案不切实际的收入预估等核心问题,因而希盟仍然拒绝国盟政府的2021年预算案。但财长却在预算案二读表决前宣布为前线人员、农民、渔民提供更多的辅助及津贴的民粹忽悠奖励,虽然问题复杂,但这些措施毕竟都是较能为人民接受,希盟必须取巧应对才能避开人民误解和政敌的攻击。

陆兆福也为安华背书,希盟不能全盘否决财案,是不要让人错觉反对党是在拒绝财政部长所宣布的新措施。他承诺,反对党将在来临的财案委员会辩论阶段,要求每个部门预算逐一以记名投票的方式表决,反对特定部门的拨款分配。

就事论事,财长东姑赛夫鲁二读表决前的演词,并未针对反对党火力猛攻的议题提供具体及数据驱动的拨款政策修改,为何安华与希盟众党魁竟然高举免战牌,预先俯首称臣了?

民间的比喻是,整栋建筑物的架构图测和建造成本你既已让它全盘通过,过后才要事后孔明去辩论采购家私炊具摆设的琐碎问题,行动党和公正党如此这般的自圆其说,能赢回人民的公信吗?

《孙子兵法》有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预算案政策阶段就预早自我泄气、默许通关,留在委员会辩论阶段(部门拨款)才来后发制人,还有理论逻辑吗?

当前在野党的国会势力是大马建国以来最宏伟的记录,执政党不但失缺三分二国会控制权,朝野之间的势力悬峙也只在三数席之差,焉何反对党竟然使不出制衡的能力,让信投希盟的选民白忙一场?

针对这些关键点,舆论界流传几种臆测和解读。有人认为反对党阵营放弃争取记名投票,或是一种避免示弱的策略,面对当前的政治模糊局势,希盟像似设法保留未来可供操作的空间。这不外是自说自爽的阿Q精神。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行动党及公正党必须继续联线攻守,是因为安华事前取获部分巫统议员允诺倒戈,将跟随反对党阵营联手阻拦预算案,但却临阵退缩,使安华无法争取到足够的巫统议员来一同拒绝财案。这也见证当前大马朝野双方的政治困境。

安华数次声称手中掌握足够议员人数,并也觐见元首陈情能够另组政府的能耐,但这次阻拦预算案的预谋,若因部分巫统议员的临阵退缩而瓦解,显见安华的政治筹码已尽,当年踌躇满志,现是过了苏州无艇搭。

但对国会殿堂以外的群众来说,大家皆都胸有成竹,一致在问:椎骨膝盖都脆弱了,YB你们以后还能站起来吗?

作者 : 黄泉安(行動黨前國會議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