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02 07:30:00  2386204

张恒学.不能只问华社问题

2020年华教节

有人问,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里,华社得到的拨款是多少?

这个问题,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来提出,可谓提升到了国家层次的讨论。对于林冠英的言论,本地华文媒体多有转述报道(英文、马来文报则少见)。他严正指出,现任政府的财政预算案比起他任职财政部长时的政府,给华社的拨款从4亿450万令吉减至1亿7700万令吉,锐减77%。针对此说,现任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回应指,华社拨款与去年大致相同!

当年希望联盟赢得大选组织政府,林冠英获委财政部长,他在回应记者提问时的一句“I don't consider myself a Chinese, I am a Malaysian”,赢得满堂喝彩,我们以为大马终将摆脱种族政治。

殊不知英语“Chinese”一词有多种含义,可以指大马的“华人族群”也可以指中国国籍和汉族的“身分认同”,而林这句话是回应中国的凤凰卫视记者提问时讲的。现在回顾,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指的是后者。 “大马华人”当然不是“中国人”,有什么好说的?当年为这句话喝彩的人是会错意了!

上述现象带出的一个含义是:草根层次的人民希望摆脱种族政治,而国家层次的政治人物耍耍嘴皮,实施的政策却仍是以种族为导向。

要留意的是,这个所谓“国家层次的政治人物”,也是以族群和语文来划分的。就以林冠英对2021年财案对华社拨款的质疑,就是以华文来书写,并且只刊登在其个人脸书。显然,那篇文告的目标受众是华人,不是广义的“马来西亚人”。

而其他族群的“国家层次的政治人物”(尤其是马来人),稍微有点良知的,会真心希望大马摆脱种族政治。但是,碍于政治现状和避免敏感问题的一般倾向,由一个族群来提出削减另一个族群的政策福利,非常“政治不正确”。由族群内部的人来提出变革,处理问题起来就不会太过“敏感”。

问题来了,身为华社的一分子,我们是不是真心希望大马结束种族政治呢?这个所谓“真心”,指的就是我们是否愿意放弃我们在种族政治下得到的利益,来换取一个真正无分种族的政治环境呢?

更具体一点说,如若我们真心,针对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我们就不应该问文首那个问题,而应该问无分种族的国家发展问题:这个预算案,对国家的发展帮助有多少、哪里应该减税或加税、哪个开支项目不符成本效益、什么开支项目才是当务之急……

有人说,政治是众人之事。但我们不要让这句话流于口号。

政治是众人之事,但“众人“起码可以分为草根阶层的人民,和在政治圈打滚的政治人物(又称人民代议士)。当更多的草根人民参与政治讨论的时候,常年参与政治的人民代议士的议程,又和草根人民产生多少差距?身为人民我们又要警惕,政治人物是否有办法炒弄某些议题,让我们在参与议题讨论的时候产生某种偏见?

总结而言,不管针对什么议题,华社要问的问题,不应该是“华社的问题”,而是“众人的问题”。这个众人的意义广泛,小则牵涉到身边的朋友和左邻右里,大可牵涉到全球各国(比如气候变迁这种议题)。

我建议从自身做起:先反省自己固有的想法和举动,是为私利还是为公利。然后,和身边的人多做理性讨论,进而尝试去影响他们,让他们也多做一些思考。再然后,我们就要去检视代表我们在国家层次发言的政治人物的言论和举动。最后,如果你有兴趣和抱负,就参与到政治里去吧!

(林连玉基金组稿,作者是东京大学博士生)

作者 : 张恒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