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02 20:00:00  2386696

谢敏洁/写给台语、树木和书本的情书

女人与书

敏洁按:扫描二維碼,可觀看大块出版社制作的影片。因为很用心,所以想特别介绍。
敏洁按:扫描二維碼,可觀看大块出版社制作的影片。因为很用心,所以想特别介绍。

本书通过一段长3分钟的影片进入我的世界——影片里,去年荣获金曲奖最佳台语专辑的廖士贤先生用台语缓缓朗读书中诗句,插画家阿尼默的绘图虽抽象,但情感饱满,台语撰写成的诗句自在徜徉于色彩斑斓的画作与旋律之间,有情有爱,似乎呼应着本书书名在台语意为“情书”的意思。

翻开本书,首先是“台语诗歌”这回事吸引了我的注意。阿尼默说:“台语是我的母语。对我而言,虽然中文能描述的东西更广,但要描述深刻的感情,台语还是更接近我灵魂的语言。”我对此百分百赞成。近年来,只要听到类似“方言在不久的未来会不会消失”这样的假设,我都要陷入莫名的焦虑;同时也更怀念起外婆、母亲和阿姨们用客语话家常的场景。那种自带故土情怀的语言实在难以与规范中文作比较。

阿尼默在书中画了各式各样抽象的树,它们被砍下、运送、制成纸、印上文字,行行重行行,终于来到读者面前。“我较早是一欉树仔/这马是一本册/予阮缀你去/予阮踮伫你的身躯边/蹛伫你的心内面”——你可以将书中这些诗句理解为纸本出版的初衷,亦可以想像成世间一份真挚的感情经过漫长努力终于来到你面前的瞬间。

电子数码进入盛世,出版社和阿尼默为了搜集资料而拜访退役造纸厂、印刷厂,甚至不惜重金到铸字行买铅字来复刻文字排版。这对高大上的科技控来说,或许是些“退时兴”的事。但,尚在出版路上挣扎的我却很乐意像作者那样当一位深情的愚者,日复一日做些老派却又浪漫的事。


作者 : 谢敏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0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