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04 18:14:43  2388018

云天恩.社媒冲击独中的权威式教育

2020年华教节

董总于今年3月推出了《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课程总纲》(试行版)(下称《总纲》)。笔者以为《总纲》的拟定背景有一可圈可点之处,那就是独中该如何面对“阿法世代”(Generation Alpha)[1]的问题意识。

目前距离首批“阿法世代” 入读初一(2023年)还有3年之久,故当前独中仍是Z世代(00后)的天下。近年来,有不少独中教师为学生“越来越难教”的难题所苦。一来是因当今社会对教育素质的要求比前代高,二来则是独中的权威式教育开始受到社会民主化潮流的冲击。如果Z世代会挑战师长权威,那么,“阿法世代”所带来的冲击可能会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媒蓬勃发展的当下,许多独中生群体都发展出各自的匿名网络论坛,有者订阅人数甚至超过1万人。这些网络论坛成了独中异议者集结的言论阵地,其存在也反映了当代学生在校内的言论自由仍然受限于学校纪律的窘境。这类论坛对Z世代和“阿法世代”的影响力不容小觊,因为这类网络论坛打破了校方对学生言论自由的限制,也动摇了学校权威式教育的正当性。

虽然这些论坛偶尔会引发网络论战,但只是茶杯里的风暴。然而,有些与学校施政弊端有关的论战却成功激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给学校领导层造成了不小的舆论压力。

每当网络上出现与独中施政弊端有关的论战时,基于华人“家丑不可外扬”的本能,就会出现学校急于以“破坏校誉”为由压制异议,学生、校友急于护短的奇特景象。除了异议学生有可能被校方纪律对付外,任何只是单纯就事论事的普通学生、校友或公众人士,都被盲目维护校方的一方以华人该维护华教的大局论来合理化他们对异议欲盖弥彰的情绪化言论。如果华教工作者的终极关怀是成人成才,那么,这些不问是非、盲从权威、党同伐异的独中学生、校友是否就是他们所要的人才呢?

若根据常识,学校的任何施政弊端都会直接影响学生的切身利益,故学生理所当然有权利提出质疑和抗议,这与爱华教与否有何相干?如果我们期待学生能独立思考,那么,当他们讨论学校的施政弊端时,我们却要他们放弃思考,岂不自相矛盾吗?

江山代有人才出,从历次独中学生发动的网络舆论攻势来看,他们的民主意识、动员能力以及能就事论事的批判性思维让人对其刮目相看。据笔者了解,已有学生开始学会串联写公开信进行请愿,有者甚至提出筹组学运组织的构想,并得到部分社运人士的指点,这不也体现了《总纲》的自主学习、沟通协作和社会参与之理念吗?看到这些,加分都来不及了。幸得这些学生以社媒促使独中接受华社的问责,故我们反而该庆幸这一代年轻人为华教一雪“奴化教育”的耻辱。

笔者从不低估独中的办学能力与学生的学习能力,也从拜读《总纲》的过程中看到华教工作者用心良苦的心血结晶。但是,独中能否顺应教育民主化的潮流而改变其权威式教育模式,将是独中能否迈向素质教育的关键,故华教工作者在制定课纲时应当思考当代独中生对传统华教权威式教育的回应,以及学生自主的呼声,才能真正实现“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基本理念。

[1] 《总纲》引述学者McCrindle对“阿法世代”的定义,即“阿法世代”由生于2010年代的孩子组成,他们是由智能设备陪伴长大的世代,现实感弱,对体验感要求高,孤独感高而情感脆弱的世代。

(林连玉基金组稿,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作者 : 云天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0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