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12 19:00:00  2389659

美丽的刻记/阿树(榴梿洞葛)

星云

大马政府宣布封城并实行行动管制那一天,恰逢我到离家300公里的阿姨家小住几天,为的是多陪伴患失智症的外婆,却就这样阴阳差错地被封锁在外州进退不得。

本以为两个星期后就可以回家,哪知道这样一呆,就住了几个月。85岁失智多年的外婆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一夕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却因为看到全家人成天都呆在家,每天都陪她在家看电视剧,家里气氛总是闹哄哄的,让她高兴坏了。

以往的白天,家里只有女佣跟她在家,与家人的互动很有限,多数时候外婆坐在大门口一处,双眼望着大门,等着家人回来跟她说几句家常。这次,她却是不停地问:“今天是礼拜天吗?是休息日吗?怎么大家都在家呀!”

不论我们解释了几次,她都认为是休息日,后来就由得她了,反正老人家开心最重要。

居家抗疫的日子开始,我们才真正认识我们的邻居。每天一早,我就听见后面家的邻居热热闹闹地煮早餐,为一天掀开序幕。原来,屋内住着一群在学院执教的讲师,我每天早晨都会听见他们用视频授课的声音。到了午餐时间,外婆就会把她的外孙一个个喊下楼吃午餐,笑脸盈盈地和我们一起吃着笑着,谈着她老掉牙的话题。虽然这些话题在她失智后每天要跟我们聊几回,但难得她高兴,我们就陪她闲聊,假装自己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地新鲜有趣,这样和外婆“演着戏”,外婆谈话的兴致更高了。

午餐后,我们通常还会陪着外婆看一套午间剧,有时是很老的片子,外婆看过几十回了,但每次看她都很高兴,像看新的片子那样乐滋滋的,我们看着她乐呵呵的笑脸,心里也跟着快活起来。看完午间剧,老人家要睡一会儿午觉,大家就会各自回房忙自己的事,阿姨会做一些小点心,我就回房继续读书写字。

居家抗疫的日子无聊,却也足够我们做以前想做,但总是不记得做的闲事。比如,我开始注意到家外有一只流浪狗,总喜欢在阿姨家的大门徘徊,所以每天傍晚把一天下来收集到的骨头与剩饭给它定点喂食。我给那只流浪狗取名为Happy,每个行动管制的日子,只要站在大门喊Happy,Happy就会摇着尾巴出现。外婆患病后行为像个顽皮的小朋友,每个傍晚吵着要出去散步,不能出门的行动管制时期,她就跟着我站在门口Happy Happy地喊,虽然她并不知道Happy是什么意思,但我发现,患有轻微忧郁症的外婆,喊着喊着就高兴起来,坐在小凳子上笑眯眯地看Happy嘎巴嘎巴地咬碎猪大骨。

与外婆好好相处的机会


10年前,我在广州留学,曾经每天吃兰州拉面当餐点,已经成了习惯,回到马来西亚后,我养成久不久到兰州面馆报到,吃上一两回番茄鸡蛋盖浇面的小习惯。这样的习惯让我觉得自己和中国还保有一种看不见的情意联系。可惜行动管制时期没得上面馆,我吃了很多面食作为替代,但都找不到吃兰州拉面的感觉,每吃一回面食,骨子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有天下午我肚子的馋虫蛮横地打响了五脏庙的锣鼓,我终于忍不住跟阿姨透露想吃兰州拉面的意愿。

于是,我们上网找了很多教人做兰州面食的视频,并开始依照教导动手擀面。擀面时可能动静太大,吵醒了午睡的外婆,老人家于是乐滋滋地陪着我们忙东忙西,像只在草地忙碌啄虫子的小母鸡。这虽然打乱了我们擀面的节奏,做出来的成品也少了我怀念的面条筋道,但我们确确实实过了一个欢乐的下午。

在阿姨家“蛰伏”近3个月,我终于等到大马政府允许人民跨州,尚记得那天傍晚开车回家之前,外婆还像五六岁的小朋友那样嚷着要我陪她出门散步,却没想到再次见到她,她已是坐在老人椅上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上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内脏长了一个恶性囊肿,已进入末期。

获得消息后我带着妈妈驱车到阿姨家探望外婆,外婆不像往常那样跟我们叽叽喳喳地话家常,而是长时间虚弱地坐在老人椅上昏睡,到了饭点也没胃口进食。眼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一个月后就传来噩耗,让人不禁唏嘘人生的无常,但我们知道——这是我们必须学习接受的课题。

曾经,我在行动管制时期的无数夜里暗自后悔,谴责自己何不在行动管制前启程动身回家,以至意外滞留阿姨家住了几个月。但现在回想,我无比感谢这段滞留阿姨家的时光,至少,它给我一个与外婆好好相处的机会,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月,终究是我与外婆一同快乐相处过的证明,是一个美丽的刻记。


作者 : 阿树(榴梿洞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