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12 07:00:00  2392132

【手术刀06】髋骨手术的后遗症 / 冰谷(双溪大年)

星云

垫高皮鞋。图、文◆冰谷
垫高皮鞋。图、文◆冰谷

我的髋臼骨折后,经过骨科医生操刀剁肉,重新驳接。经医生几小时的关键手术,诊治结束之后,余下的挣扎日子由我自己去酝酿了。

平常人折腿断骨,已经很令人担忧了,虽不幸但仍康复有期。中风罹难者不慎折断大脚,需付出的代价可就复杂多了。除须兼顾伤脚,和要为中风的半身作物理治疗,康复旅程迢远而不知彼岸。即使勇于向复健挑战,也不知能恢复多少行走能力,心中不免充满郁闷迷惘。

老人提防摔跤跌倒,这话是警世谏言,常被人提起,我也用以警惕自己。尤其中风病后,我走路双眼专注前方,避开甚至小小的障碍物,让自己的步履安然踩踏。

髋骨罅裂对我无疑是沉重的打击,但我不曾放弃希望,我靠正常的左脚和步架(walker)暂时支撑我47公斤的躯体,蹭蹬下床方便。大腿经过4周的韬光养晦,终可轻微蹀步,又半年,可以拄着拐杖踏步、缓慢学习行走了。

这,原本值得庆幸的康复进度。但我命途多舛,却在这时发觉驳接的断腿比正常的左腿不相称;经过手术刀的愈合处缩短了,而且非一两吋之差,而是三吋有多。在人体结构而言,这是个大逆差。步行一蹭一拐,走在路上成为路客的风景。

绝非我爱美,而这样的走姿的确缓慢,无法与常人平步并肩。心生愧疚的是,出门要他人静候。

长短脚这个发现,令我非常沮丧。中风瘫痪我可以靠努力弥补,可以让时间证明我的勤奋。但是,长短脚这病态无法还原,我只能这样一直拐下去,直到终老。

我开始思索,怎样会出现这个差错呢?我查询几个相同手术的知交,他们双腿走路平稳无缺,这给了我答案,或许是医生手术矫正上的失误。我能追究吗?这个问题在我脑海中旋转,如果不是他驻守(on call),我可能延误倒置整只腿废掉。

因为根据医学常识,髋臼折骨若48小时内不动手术,成功和康复情况大幅度降低,甚至无法进行手术。从这个角度省思,我应该感恩手术医生,挽救了我的大腿,让我恢复行走功能,不揣拐杖可以自由出入,还恢复驾驶能力,掌握驾驶盘与老伴在高速公路风驰电掣,趁心快意地悠游。

即使他不慎失手,也属小瑕玷,瑕不掩瑜,我摒弃拐杖依然气宇轩昂、开步彳亍。而延迟手术的严重后果难以臆测,趟在病床上让褥疮啃蚀我的肌肉,医学报告罹患者一年内向死神报到。而如今髋骨内嵌入的钢钉骨片,小巧精致,以宏博的张力化解外来的压力,让我惬意地移步。

蹭足是稍有不雅,但生命却付予我弹性活力,与家人同在,朋友庆欢,与社区链接。对这三吋微差,不必太在意,可弥补则弥补,不然就让缺陷变成常态。还可自我调侃地说,这是我行走的标志,从远距离的背影就认出我的存在。

后来我想到弥补的办法,垫上一层鞋底。看似简单,做起来挻复杂,普通补鞋匠只会垫拖鞋,出门参加活动的皮鞋得体面点,朋友推荐大山脚家庭式手工制鞋,摸上门去,度量的结果若与左脚平行要垫高3吋半,比女人的高跟鞋还要翘,搞不好一蹶,第二次摔倒成千古恨。

辟除旁门左道

思考再三,决定只垫高吋半,稍为配合步行,减低行走的不雅状态。就这么决定,一双皮鞋叫价280令吉。虽然有点心痛,却要3个月才做好,足见生意滔滔。电话催促了几回,到拿鞋的时候,要收450令吉,理由垫底手工复杂难做。

就这样忍痛把鞋拿回来,可是却非我所要的货款。中风脚板翻斜,所以又称偏瘫,工匠把皮鞋随着我的脚板偏斜,违反我制鞋康复脚板的原意。

鞋子拿回来,试穿了几次,差点要蹶足,是向左倾斜,不得已再拿去修制,把斜度降低,工匠说很忙,且修制费时,叫我放着。一个月后去拿鞋,这次优待,不算工资,质料费50令吉。

这双皮鞋不计交通费,前后奔走6个月,共花去500令吉。这还不算最贵的,后来我想改善行走姿态,买了一双3000令吉的矫正脚踝皮鞋,鞋垫是高科技塑胶制作,有免费服务,可去公司专卖店测试改善进展。

可是,对中风的我,穿了一年多找不到丝毫进步,而皮鞋鞋底却腐蚀溃烂掉。那两片“最价钱”的高科技塑胶垫,被我珍藏聊作纪念品。

现在,我的偏瘫脚板可以平踏了,但并非从手制皮鞋或高科技鞋垫皮鞋获取的改善,而是自己长期复健的磨练效果。辟除道听途说的旁门左道,相信自己,你所作出的努力和流淌的血汗,才是最珍贵的康复资源。

作者 : 冰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