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18 19:05:07  2395692

童年穷苦却很快乐

有故事的人

随著割胶渐渐成为夕阳行业,王天良转行当驾驶教练,一做就是30年。
随著割胶渐渐成为夕阳行业,王天良转行当驾驶教练,一做就是30年。



王天良·63岁·森州芙蓉人·驾驶教练


我来自芙蓉班底(Pantai),在9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双亲以割胶维生。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家十一口住在父母雇主安排的宿舍里。


宿舍由一排又一排的板屋组成,左邻右舍住了各族同胞。屋后有空地可种菜和养鸡,自给自足。那时候各族打成一片,相处得很融洽,我们也学会以彼此的语言沟通。


每天凌晨,爸妈会烧柴煮一大锅粥,然后出门割胶。孩子们起床后自行吃早餐,通常是以酱油拌粥吃,有时候会到鸡寮看看有无鸡蛋,幸运的话就可“加菜”。


念下午班时,我们早上先到胶园帮忙,之后再去上学。以前住的亚答屋没有电供,大家用“大光灯”(煤油灯)照明。由于家境清寒,孩子们的衣服一人传一人,过年过节才有肉吃。


那个年代,雇主发工资的时候,还有mata(警察)护送,每个月最期待就是这天。当时的一块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父母领了薪水,会给我们几毛钱买汽水和零食。

尽管相隔数十年,王天良依然不时到访童年时期住处附近的印度庙。
尽管相隔数十年,王天良依然不时到访童年时期住处附近的印度庙。


宿舍一带只有一间印度庙,我们常在那里观看庆典,如今我还会不时前往该庙。


回想起来,小时候虽然家境贫苦,但生活周遭充满人情味,那些年其实过得很快乐。因为自己体会过挨穷的滋味,长大后也懂得同情那些需要帮助的辛苦人家。


18岁毕业后,我开始工作,在胶园当“财富”,基本上什么都得做。割胶有一定的规则,我的工作包括每天巡视胶园检查橡胶树,一旦发现犯规,就在树身点上漆料。


到了90年代,很多园主纷纷把胶园变卖了,眼看割胶慢慢成为夕阳行业,我只好另谋出路,转行到哥哥经营的公司当驾驶教练,也就是所谓的“教车佬”,就这样做到现在。


对我来说,驾驶教练跟学校老师一样,属于一份良心职业;若我们教得不好,不但误人子弟,甚至随时对交通安全构成威胁。

王天良·63岁·森州芙蓉人·驾驶教练
王天良·63岁·森州芙蓉人·驾驶教练


小时候,一家11口住在父母雇主安排的胶工宿舍,那段时光也是王天良最怀念的。
小时候,一家11口住在父母雇主安排的胶工宿舍,那段时光也是王天良最怀念的。



闲暇时间,唱卡拉OK是王天良唯一的娱乐消遣。
闲暇时间,唱卡拉OK是王天良唯一的娱乐消遣。


作者 : 许镁琪(部分照片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1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