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28 00:00:00  2399728

【年终专题/04】2020年,我本来出国深造──疫情严重,我参与化验冠病检测样本

周刊专题

疫情爆发之初,温迦量本打算志愿协助卫生部化验筛检拭子。
疫情爆发之初,温迦量本打算志愿协助卫生部化验筛检拭子。



“我本来会出国做专业研究,而且已经申请到研究奖学金了。”国际医药大学(IMU)微生物学及病理学高级讲师温迦量本来打算透过东南亚健康一体大学联盟(SEAOHUN)计划,到印尼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Eijkman Institute for Molecular Biology)深造。

当然,他的2020年计划和其他人一样被瘟疫打断。不过,他也因此接下另一份“为国贡献”的重要工作——化验冠病检测的鼻咽拭子样本。

3月24日,温迦量接获副校长洛曼哈金医生交托任务,将校内实验室改造为检测冠病的化验室。第二波疫情暴发,卫生部寻求民间化验室合作处理大量检测样本。3天之内,他召集到14名微生物学相关研究人员志愿参与。27日投入运作,IMU成为第一个协助卫生部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RT-PCR)的学府。

温迦量坦言,当政府征召民间研究员加入化验行列时就打算志愿帮忙,恰好IMU也有机会,让他紧张又欢喜。他并不害怕冠病病毒,平日都在做实验,已知道如何避免感染。当然,一些经验稍为不足的研究员一开始难免犹豫。他把实验室的动线规划好,说明所有防护设备和穿着之后,大伙一起站上前线。

当时,国内病例主要来自大城堡传教士集会感染群,追踪检测,每天要处理的样本非常多。IMU团队分为两组,每组7人,一周7天无休。每天要处理150到200件样本,得在24小时内提交检测报告。

大约上午9时,一整包样本送到实验室,分别标有受测者名字编码。其中4人负责整理排列,就耗时2小时。这项工作琐碎却极为重要,因为样本随后得依序放入PCR试管,结果也要对应正确,否则登记错确诊者,会连带造成追踪错的可疑病例。

3月至4月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资源吃紧,温迦量和团队得向外募捐试剂、防护衣、N95口罩等。保险起见,研究人员套上实验白袍,再套一层防护衣和鞋套。这身装备在化验室待上1小时,就开始流汗了。每天忙到晚上八九时,输出报告,清理实验室后,工作才告一段落。

进入4月份,研究人员还要兼顾教职,工作时间更紧迫。后来疫情趋缓,这支临时成立的化验队伍服务到5月底功成身退。10月份又开始第三波疫情,所幸卫生部已提升化验量,足以应付更加严峻的疫情。

“回想起来,会笑啰。”忆起那段站在前线的日子,温迦量说,“虽然很压力,但我很开心能够帮助国家,觉得心安。”

IMU是第一个协助卫生部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RT-PCR)的学府,由温迦量领衔。
IMU是第一个协助卫生部进行聚合酶链反应检测(RT-PCR)的学府,由温迦量领衔。


虽深造计划被打断,但自豪能为国家贡献

各国病毒学家都发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传染力高,杀伤力较低,加上许多患者无症状,较难追踪。作为病毒专家,温迦量比一般人更早综合这些专业资讯,预见病毒会长期驻留人类生活,也更早做好心理准备接受生活巨变。他给予诚恳忠告,戴口罩、勤洗手,以及保持人身距离,这样的生活还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

“我还想以我的研究继续为抗疫贡献。”温迦量提到自己的研究专长,蝙蝠病毒。目前研究显示,蝙蝠病毒和人类冠病病毒相似度达96%。而他曾于2019年随野生动物保护局到森林里采集各类蝙蝠的直肠拭子、口腔拭子和尿液等研究材料。目前,他正在申请准证,从这些样本检测本地蝙蝠是否带有类似病毒。

至于很多人心目中乱糟糟的2020年,温迦量认为变化不大。“没得去印尼(研究),可惜就可惜吧。问题是我也不能做什么,不能改变的东西,就不要去伤心吧。”他豁达以待。

还能继续教书和研究,他已知足满意。虽然线上教学得花更多时间制作教材,要更苦口婆心提醒学生预习、复习,要设计互动环节吸引学生给予反应,加起来工作量大增。在6个月内“突变”教学方式,的确让他有点吃不消。

总结2020年,温迦量说是好,也是不好的一年。好,他有幸参与化验拭子样本,很自豪能为国家贡献;不好在于教学工作量和压力越来越多。“其实我觉得,现在做研究没那么压力,反而教书比较有压力,哈哈哈。”

温迦量在3天内召集好IMU团队,于3月27日开始化验冠病检测鼻咽拭子。(图:受访者提供)
温迦量在3天内召集好IMU团队,于3月27日开始化验冠病检测鼻咽拭子。(图:受访者提供)


【结语】2021年,我打算_____

“问题是我也不能做什么,不能改变的东西,就不要去伤心吧。”温迦量的话在脑子里萦绕了几圈。

填充“2020年,我本来_____”不为埋怨,而是记录你我在计划被迫扭转时,如何依旧努力保持美好的生活姿态。这几篇故事主角,谁不焦虑、迷茫?无妨,看清方向,冷静以待,沉着应对便可。

2020年再怎么不讨喜,终究也要过完了,是时候填充:2021年,我打算______


延伸阅读:

【年终专题/01】2020年,我本来要前进奥运──一场瘟疫,我的训练停顿

【年终专题/02】2020年,我本来要上考场──疫情反复,停课延考,学习进度被砸乱

【年终专题/04】2020年,我本来出国深造──疫情严重,我参与化验冠病检测样本


作者 : 本刊 白慧琪;摄影:本报 蔡添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2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