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12-31 00:00:00  2401925

陈嘉盈 - 记者的压力,可能超出我们想像!

大新闻笔

那是个令人绝望的梦。

我被派到一个神秘的部落采访,当地人,包括他们的首领说话十分粗鄙,行为野蛮、狂暴。

在各报联访该部落首领的时候,突然一男子紧抓着我的手臂狂舔,我吓得尖叫起来,大喊非礼。该首领仅以眼神示意让男子安分些,并无苛责,这让我十分不满,准备要求在场记者“杯葛” 联访会,却发现只剩下我一个外人。

我当时心里害怕极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去停车场准备驾车逃离该处,没想到越是慌张越找不到我的车,只能徒步逃跑。

在公路上,我遇到了不放心前来寻找我的老公和孩子,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然而却被告知另一个更坏的消息。老公说,全城的人像中了病毒那样,疯狂撕咬弱者,煮食死人。我才惊觉那男子不是非礼我,是想吃掉我。

我们小心翼翼地穿过变异人群,一路见证人吃人的可怕景象。我们在逃跑的时候十分匆忙,忘了带钱出门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为继续生存,老公竟然跑到肉摊卖自己身上的肉。

我亲眼目睹着摊主将他手臂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切割下来,让一名有钱人现场食用新鲜肉片,顿时情绪崩溃、绝望地喊着“不要啊~”

无数个夜晚,我都是被类似的噩梦惊醒。这些梦境正好呈现我的心理状态。

在谈论新闻业和媒体时,我们很少讨论记者的心理压力。

社媒进步,加上政府对媒体报道政策也逐渐放宽,媒体扮演的监督功能越来越强。新闻工作对记者的综合素质,特别是心理素质要求较高。

为保证新闻客观性,记者在采访和下笔时,必须克制情绪。到过意外现场的记者有时候会莫名的情绪低落或失眠,不是劳累,是心理的负面情绪无法得到排解。

当事人痛苦,现场目击的记者也会难过。记者为了解事实真相,有时逼不得已要揭人伤疤,为此要承受社会压力,被谴责不人道,缺乏人性。

很多人并不知道,记者在面对受害者时,心里也会难受和自我谴责,但我们必须理性,若我们不去问,真相不会曝光。

有时候,也面对官方阻挠或不配合。甚至犯下的一个错误,即便立即修改并道歉,也会被人无限放大,屡次受挫下,让一些记者感觉力不从心,给自己带来持续的压力和焦虑感。

记者面临的心理压力问题一直未能得到社会足够重视。我不苛求社会理解和尊重记者,但至少笑对记者,让我们有足够的动力,继续为大家挖掘更多好的新闻和事实真相。

作者 : 陈嘉盈(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3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