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5 07:00:00  2403010

东西/醉心陶艺之美

东西

槟城老舍茶馆茶艺中心负责人黄纬良精通茶道,对陶艺也颇有研究,他的个人脸书专页是这么形容自己:A potter who love tea,仿佛正在告知世界,他大半生的生命律动,是由茶艺与陶艺交织而成。

黄纬良爱品茶,也爱制陶。
黄纬良爱品茶,也爱制陶。


黄纬良先是接触茶艺,过后才投入陶艺的世界。他先于1999年开设老舍茶馆,在2007年,因缘际会下,跟起日本陶艺家冈本保雄夫妇学习陶艺。

当时这对夫妻正在打理一间由另一名日本陶艺家长江辉武在2006年创立的槟城陶艺教室(Penang Pottery Club),黄纬良没有想到的是,陶艺仿佛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坑,他一头栽入后,再也无法脱离。


黄纬良正在拉坯,塑造出陶土的形状。
黄纬良正在拉坯,塑造出陶土的形状。



黄纬良自2014年起,在冈本保雄夫妻回去日本后,便接管下打理陶艺教室的任务,如今他负责调釉和配土等后勤工作,与该教室的同好一同推动槟城陶艺发展。

品茶之人,为何会爱上陶艺?黄纬良笑说,他对陶艺其实早有兴趣,在未向日本老师学艺前,他已经参加过台湾的陶艺体验班。

“我想或许是陶艺的工序太复杂,引起我的好奇心,所以才会沉迷至无法自拔。”

黄纬良说,制陶需要高度的专注力,这无形中让他在制陶过程中释放了压力,放松情绪。

拉坯是陶器制作的最初阶段。
拉坯是陶器制作的最初阶段。


把陶土放在坯车上,用双手缓缓赋予陶土形状,是许多人认为可让内心平静的一个过程。
把陶土放在坯车上,用双手缓缓赋予陶土形状,是许多人认为可让内心平静的一个过程。



把素坯染上釉料后再放入窑内烧制,釉料便能与坯体结合一体,不会脱落。
把素坯染上釉料后再放入窑内烧制,釉料便能与坯体结合一体,不会脱落。



陶艺制作过程冗长  工序复杂

“做陶就像是在进行一场实验,你永远不会知道,最后的成品是否符合预期,在制作与改良的这个过程当中,你专注当下,时间很快就会过去。”

陶艺制作是一项耗费时间的技艺,制作一件陶器,需要经过搓土、塑形、素烧、上釉、釉烧等复杂过程,并且这些环节都无法在一天之内悉数完成,而是需要在10天至2个星期来分开处理这些步骤,长时间的投入,也造就了一般人无法轻易热衷其中。

沈宏晶正在搓土,之后便是为陶土塑形。
沈宏晶正在搓土,之后便是为陶土塑形。


本身经营茶馆的黄纬良,同时认为茶道与陶艺是互补作用,因为用陶器盛茶,有助于提升茶香,他的茶馆自2015年起,也开始售卖陶具。

陶艺制作过程冗长,记者午后到访槟城陶艺教室时,黄纬良正坐在拉坯机前,为陶土塑形。

“我们需要先搓土,才能塑形,陶土塑形有2种方式,即拉坯或者以手工捏陶的方式来成形。”

他说,陶土成形后,先放在阴凉透气处阴干2日,之后才能进行坯体修饰,完成修饰后,必须再阴干1个星期,之后才把素坯放进烧窑内,用800摄氏度高温进行约9个小时的素烧。

黄纬良解释,把陶土阴干一个星期后才拿去素烧,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是要慢慢将素坯内的水分蒸发掉,如果素坯水分很高,那么在烧制过程中,坯体就会因为窑中升温过快而开裂。


他说,经过800摄氏度高温素烧后,坯体毛细孔会张大,变得容易吸收水分,这有利于之后的上釉。

为陶器上釉也是一门讲究的学问,槟城陶艺教室的釉料,都是黄纬良亲自研究及调配。

“市面上现成的釉料价格昂贵,也未必符合我们的陶土及所使用的烧窑类型,所以我都自己调配。”

他说,为坯体上釉后,就可以将坯体放进烧窑内,以1300度的高温来进行约11小时的釉烧,目的是将釉料及胚体结合在一起,而釉料在高温烧制后,也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在完成釉烧后,陶器制作也宣告完成。

黄纬良说,完成上述制作过程所需的天数长短,有时还需视乎天气而定,如果每天都在下雨,那么素坯就算放足一个星期,也未必能完全阴干;若天天都是烈阳,那么放个四五天,素坯就能迅速阴干,可更快放进窑内烧制。

黄纬良(右)从窑内取出烧制好的陶器。
黄纬良(右)从窑内取出烧制好的陶器。


黄纬良手拿著的是刚出炉的陶器。
黄纬良手拿著的是刚出炉的陶器。



黄纬良制作的陶器朴素文雅。
黄纬良制作的陶器朴素文雅。


黄纬良制作的陶器低调朴素。
黄纬良制作的陶器低调朴素。


插着花的陶器,散发出朴实之美。
插着花的陶器,散发出朴实之美。




陶艺可塑性高  可制成各种容器

陶艺非常具多样性,不仅可制成各种容器,也可捏造成各种天马行空的造型,兼具可塑性及趣味性,然而其繁琐的制作过程及耗费时间的特性,也把许多人拒于门外。

用陶器来吃饭或喝茶,会有一种生活的仪式感。
用陶器来吃饭或喝茶,会有一种生活的仪式感。


黄纬良制作陶器,讲究简朴之余,也讲究实用。
黄纬良制作陶器,讲究简朴之余,也讲究实用。



黄纬良如今是通过槟城陶艺教室来推广陶艺,该教室如今有推出陶艺工作坊。黄纬良说,陶艺在这些年渐渐获得槟城人的注意,不过大家一般都是去上上陶艺课,体验制作陶土的乐趣,发展成专业的则少见。


“陶艺除了花时间,不确定性也很大,有时你在整个制作过程中,都没有发生问题,但偏偏烧制出来的成品却失败,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是阻挡人们爱上陶艺的问题之一。”


陶器上釉后,焕发出一种光彩。
陶器上釉后,焕发出一种光彩。


每件手作陶器都独一无二。
每件手作陶器都独一无二。


黄纬良制作的茶碗,用来盛茶,有助于提升茶的口感。
黄纬良制作的茶碗,用来盛茶,有助于提升茶的口感。


有陶器相伴的岁月静美。
有陶器相伴的岁月静美。


黄纬良的陶器作品。
黄纬良的陶器作品。



从新加坡回流大马的槟城人沈宏晶,接触陶艺已经有十余年时间,她当年在新加坡工作时,便利用周末时间来制陶,回到槟城后,依旧没有放弃这项爱好,跟随黄纬良学习陶艺。

沈宏晶喜欢创造摆设性强的陶瓷艺术品,近期也有为咖啡馆制作陶杯。

“我以前从事的工作是室内设计,偏艺术性质,所以对于陶艺不会陌生,而且制陶可以让我休闲解压,同时创造自己想要的东西。”


沈宏晶喜爱陶艺,目前也有为咖啡馆制作陶杯。
沈宏晶喜爱陶艺,目前也有为咖啡馆制作陶杯。




相关文章:

你没听错,朽木也可以雕制成优质木制品

东西/记录和规划生活的文具巧思


作者 : 胡喜明(记者) 郑振辉(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