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6 19:00:00  2403526

现代鲁滨逊漂流/蔡兴隆(居銮)

星云

近日重读《鲁滨逊漂流记》,小时候看过卡通版童书版,就是没有认认真真读过原著,一直以为只是稀有的克难冒险故事,其实谈的是人生的孤单。这本出版刚好过了300年的小说,越读越是精彩,说的是安逸与探险的纠葛,谈的是文明如何在荒岛上重建,我决定当成睡前故事,说给两个孩子听看看。

我敬佩的台湾出版前辈詹宏志先生在导读的页面说,花甲之年重读这本小说,才惊觉原来,原来人类只要拥有文明的记忆,就有机会重建文明,而不只是你拥有多么稀有的物质,烟草、枪炮、肉类、小麦、木工器具,这些珍贵的材料,如果你没有文明记忆,就统统无用,等着在荒岛上饿死,或是被不知名的野兽吞噬吧。

我自己呢,在接近知天命之年,偶尔回想起荒唐的青春时,还是格外想念当初义无反顾的勇气与正直,即使傻乎乎,即使偶尔从少年愁慢慢过渡成真正的沧桑,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都是青春的代价。

我们在不同的城市走路、生活、适应环境、寻找各种喘气的空间,然后由一座城移居到另一座城,少年时完全没有预期会离家那么久,而且几乎不想家。

我很喜欢的韩国男星河正宇去年出版了一本叫《走路的人》的书,中文版是由我特别喜欢的新经典文化出版,最近读到一段摘录,很有暮鼓晨钟的意境,字字句句都敲在我心坎上了,他是这样写的:每个人都会遭遇意外、经历痛苦、受到伤害、悲伤,这些事比想像中更容易击溃我们,一旦停留在那样的状态太久,摧毁我们的往往是自己。人生的课题,是最终能多快逃出那潭深渊,能否复原?几时复原?无论置身什么处境,持续走路、做菜、画画……我做着这些事,一次次将自己救出那潭深渊。

对不起,我需要稍微喘个气,仅仅只是将这段文字敲打出来,就召唤出特别真切的感受,过往那些悲伤的爱别离的场景哗啦啦一幅一幅涌现,当初想不到如何安慰伤心友人的话语,原来,通通都在河正宇的文字中藏匿了珍贵的重量,深渊无所不在,不要待在里头太久。

从容面对人间烟火味


我有时会想起20岁出头那四五年,决定背弃家里的选科期待,进入大学狠狠自己选了文学院最冷门的科系就读,和同侪讨论万物起源的看法,谈论存在与虚无哪个比较快趋近我们,在希腊众多哲人的智慧中找寻永恒的答案,那些年过得很纯粹很不食人间烟火,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30岁之后,仿佛从灰烬中走出来新的人生,开始甘愿务实生活,计算早午晚餐何处用餐,和什么人用餐,又默默计算以后要在何处长久居住,仿佛是一刹那间从孤岛迁居到热闹的群落,从初时的木讷对应,到渐渐从容面对人间烟火味而不显生涩。也是在这个时段,悄悄开始建立自己的文明状态,如何吃饭、如何待人、如何在事业中树立威望与能耐、如何伸展触角、如何阅读与被阅读、如何和伴侣探索更好的人生,诸如此类,说起来不太困难,却颇费心思的人生修炼,就像每个人都有机遇成为某个时刻的鲁滨逊与世隔绝,有些人时刻短得像流星划过天际,有些人可以维持一个航行的长旅程,我自己呢,用了10年,在某个物种繁茂的孤岛生活,然后归来。

重读《鲁滨逊漂流记》,300年前小说,钜细靡遗的叙述如何靠着从沉船中取得的物质存活,如何在一个人困守的孤岛上捕猎为生,又是如何开始砍柴制作桌子与椅子,不然就连写日志的乐趣也丧失了,读来不只是趣味,而是活生生的感同身受了,如果我自己也被抛弃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孤岛,如何活下来呢,撑得到28年吗?

心境随着年纪流转,当初的沧桑累积成刻印在心底的记号,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刻,随着浮出水面的记忆,点点滴滴冒了出来,这时候已经也无风雨也无晴,听睡前故事的两个孩子啧啧称奇鲁滨逊的能耐,我们看着文明从一把铲子和一台手推车,到荒野之人如何驯养动物种植小麦,文明的火花灿亮亮的照耀在无人之地,但那里已经不寒冷了。


作者 : 蔡兴隆(居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