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7 10:30:00  2405212

【关心精神病患/01】精神病只是一种生理疾病 社会该如何给予支援?

焦点

“你会歧视精神疾病患者吗?”或者换个问法:“你会歧视病人吗?”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几乎所有人的自然反应都是:“当然不会”,但不妨抚心自问,我们真的没有带有色眼光看待精神疾病患者吗?社会真的有用一把公平的尺来对待精神疾病患者吗?

●报道:本刊 张露华
●图:受访者提供

21世纪的今天,精神疾病患者所要面对的疾病污名,仍然是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一项挑战,更别谈患者的就业机会。

精神健康治疗分为3个阶段,分别是预防、治疗及持续照护,但目前医院提供的标准疗法,还是处于治疗及预防阶段,缺乏后续支援,包括协助患者重回社会,为患者寻找合适工作。

精神疾病就如其他生理疾病,有很多面向,但往往人们对于生理病的病人会寄予同情、怜惜,但对精神病病人却有不同程度的歧视。

为此,卫生部在2010年推行了一项“MENTARI计划”,设立“精神健康社区中心”,以提升精神疾病服务,让病人除了在医院接受精神科治疗之外,也通过这个外展中心得到各种援助,当中包括协助病人寻找工作机会,为精神疾病除污名化。

MENTARI的官方名字的是“社区精神健康中心”(Community Mental Health Centre),尝试品牌形象化,即“mental”一词中的“MENTA”和“psikiatri”中的“ RI”结合在一起。

这项计划是一个以社区为基础的改善人民心理健康服务指南,以应付各种精神健康疾病挑战,如社会污名、医院人手不足、成效有限以及缺乏专业培训等。

在这项计划下,各州至少有一所社区精神健康中心,由邻近医院的精神病学和心理健康部门组成治疗团队,由一名精神科医生领导,成员包括医护人员、专业治疗师、护士和医疗社工以及义工提供非临床方面的协助。

第一所社区精神健康中心是于2011年在布城医院设立,2014年获得政府拨款,于是迅速扩展至全国,至今已经有28家医院参与,并设立了以雪兰莪士拉央医院为首的协调中心,该院诺哈雅蒂医生是全国MENTARI中心的总协调。

精神健康社区中心


柔佛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是最新加入MENTARI计划的医院,柔佛至今已经有6所医院参与这项计划。

精神健康社区中心提供了一个平台,让卫生部将精神健康治疗从治愈型转变为预防型和康复型,希望可以协助更多精神疾病患者重新回到社会。

该中心提供的服务包括:

●筛选与咨询──研究显示,每5名大马人当中,就有1人面对精神健康问题,因此这项计划其中一个角色就是帮助病人得到正确的资讯及需要的进一步治疗,如确诊之后把病人转介至专业的心理治疗。

●社区精神健康服务──确保病人得到持续治疗,以协助病人维持病情稳定。医护人员会上门会诊或通过电话咨询,追踪病人的情况。

●就业支援活动──设立“就业队伍”,帮助病人找工作及安排工作,包括在过渡期间,为病人提供在职培训,以便病人将来更容易找到工作。

●社会企业──MENTARI欢迎私人企业及非政府组织参与该计划下的所有活动,不仅为政府提供了与社区紧密相关的精神科专业知识,也减少了政府医院的拥挤情况。

●后援组织及健康教育──推行家庭连线计划,帮助病人及家属建立后援组织,让大家互相扶持。

为了统合全国中心的资料与数据,MENTARI协调中心在2016年至2018年设立了一个全国信息技术系统MENTARI IT系统(MITS),收集及监管全国病人的资料及成功个案,希望通过这个系统改善工作流程及促进更多研究。目前共有12个中心参与。

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MENTARI设立在一所宗教大厦里面,是医院为精神病患设立的外展中心。
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MENTARI设立在一所宗教大厦里面,是医院为精神病患设立的外展中心。





Every Little Helps


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精神病科主任阿末扎比丁顾问医生表示,设立精神健康社区中心是该院一大迈进,让精神疾病治疗涵盖诊断、治疗到复健,社区精神病患获得持续治疗,以推广精神健康及减少污名化歧视为目标。

他表示,该中心的口号“Every Little Helps”,寓意每一个小小的帮助,无论是临床治疗或社会支援,对精神病患康复都是很有意义的,也能形成智能共享的基础。

在设立该中心后,峇株巴辖精神健康俱乐部也提供各种设施及帮助,为病人提供个人职业安排与就业支援(IPS-SE)以及积极的社区治疗,参与者包括病人后援组织及照顾者,是该中心的首要任务,也是该院第一次推动这样的服务。

病人要勇于接受治疗,回归社会几率大


或许很多人对精神病的第一印象,就是幸福精神病院(Hospital Bahagia Ulu Kinta,或旧称Hospital Tanjung Rambutan),污名化精神病患,这种既定印象至今有改善吗?

阿末扎比丁通过电邮回复时坦承,这个污名确实需要纠正。当人们认为精神疾病与精神病院划上等号时,可能就会认为这似乎是一家令人感到恐惧的医院。这种想法会抑制他们前来接受治疗,即使只是轻度问题,如焦虑或抑郁症,担心一旦被诊断为精神病患者,就需要送到精神病院,被人称为“Gila”,因而不愿寻求治疗。

他强调,对精神病的负面看法,社会误解及有色眼光看待,都会使病人裹足不前,把自己孤立起来,不接受外界的帮助,但这对病情是没有帮助的。反而会恶化了病人的精神健康状态。

但他认为,要消除这些污名化,不但是民众观念要改变,病人或家属也要改变心态。

“首先就是要面对及接受治疗。你可能因为害怕被贴上精神病患标签而不愿接受治疗,或成为寻求帮助的障碍,但你必须知道,只有接受治疗才可以减轻症状。

“同时,也不要因耻辱感而自我怀疑。你需要做的是寻求咨询,教育自己接受自己的状况,并与其他精神疾病患者建立联系,这样可以有助建立自信心及克服负面的自我判断。”

因此,他劝告病人不要孤立自己,勇于接受治疗,加入支援小组,才能有机会重新回到社会。

面对社会的污名化,他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角色,如公开表达对精神疾病污名化持反对意见,都有助于他人面对类似挑战,同时也教育公众对精神疾病的认知。

“而媒体在提高人们对精神疾病的醒觉意识、传递心理健康方面的正确资讯发挥着重要与积极的影响作用,因为现在的人把大部分休闲时间都花在浏览媒体上。”

大马人对精神疾病缺乏正确认知


询及MENTARI计划面临的挑战时,阿末扎比丁认为,雇主因素与对精神疾病的误解,是当前两大障碍。

他表示,一旦被冠上精神疾病的人,就会被污名化,各种负面信念与假设问题都会套在病人身上,加上缺乏认知而引起的歧视,令雇主对患者缺乏同情与谅解,而不愿给病人机会。

“其次是,大马人对精神疾病的态度与认知范围缺乏正确认知,当亲人患上精神病时,不愿让亲人接受正确的治疗。”

针对这一点,该院精神科顾问医生陈淑贞补充说,从临床经验发现,家属发现亲人患上精神疾病时,就以各种偏方、各社区、种族的超自然现象民间信仰治疗,包括喝符水、找巫师驱邪、古方草药等,最后无法之下才寻求精神科治疗。

●数据看精神疾病

根据2015年全国精神健康发病率调查指出,每3名成人当中,就有一人患有精神疾病,乡村的发病率竟然比城市更高,分别是30.3%与28.8%。以下是摘录有关报告的部分数据:

同样的,卫生部在2011年进行了一项抑郁症全国健康发病率调查,我国的发病率是1.8%,乡村的发病率比城市高。

这些数据与转变的趋势,都是值得令人探讨的精神健康发展问题,城市居民面对生活水平偏高的压力,同样的乡村居民也面对教育、收入及健康问题,以致患上各种面向的精神疾病。

●发达国家,精神病病发率高?

精神疾病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原因,有人说在发达国家,精神疾病的发病率更高,病情也因人而异。

阿末扎比丁认同这个说法,每个国家的精神疾病发病率都不一样。他引述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1990年至2007年的《全球疾病负担》报告,以北美与南亚大陆相比,可能由于文化差异、技术及医疗进步,精神疾病的发病率而有所不同。

针对大马是否有精神疾病高风险行业的分析报告,阿末扎比丁表示没有,目前我国尚未有这方面的具体分析报告,这也是他们希望能够研究的事项。在国外有针对不同职业自杀风险分析的研究。

无论是病人、家属,大众都会有一个疑问,精神疾病可以完全康复吗?

阿末扎比丁的回答是:“当然,为什么不可以?”

他解释,在心理健康定义中,康复可能并不总是指从心理健康问题中完全康复,就像我们从生理疾病康复一样。

他强调,心理健康的恢复取决于多种因素,过程中的重要因素包括良好的人际关系、满意的工作、个人成长,适当的生活环境等等。

“倒过来说,精神疾病的症状可能会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疾病、病人情况和其他因素,才决定是否需要接受精神治疗。”


阿末扎比丁指出,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MENTARI的口号"Every Little Helps“,寓意每一个小小的帮助对精神病患康复都是很有意义的。
阿末扎比丁指出,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MENTARI的口号"Every Little Helps“,寓意每一个小小的帮助对精神病患康复都是很有意义的。





临床经验显示,精神疾病的症状会影响情绪、思想和行为,当出现这些症状时,就意味着必须让病人接受治疗。当中的症状和体征包括:

.感到悲伤或沮丧

.思维混乱或专心致志

.过度的恐惧或担忧,或极端的罪恶感

.情绪高低变化剧烈

.退出朋友圈和活动

.明显的疲倦,精力不足或睡眠困难

.脱离现实(妄想),妄想症或幻觉

.无法应付日常问题或压力

.无法理解情况或人际关系

.酗酒或吸毒问题

.饮食习惯发生重大变化

.性欲改变

.过于愤怒,敌对或暴力

.自杀思维

●治疗的最终目标是……

尽管对症下药是治疗的最终目标,但在过程中,照顾者也是需要被关注、被看到的一群,因此在MENTARI计划下,除了治疗病人,也有一项“照顾者计划”,让照顾者与病人一起“打仗”。

家庭照顾者需要照顾患者的日常需求、监测患者精神状态、识别疾病、复发和恶化的早期迹象,协助患者获得治疗,同时提供患者精神支持,因此照顾者扮演着非常重要角色。

不过由于缺乏社会资源或支援资源相对不足,包括没有给照顾者提供照顾严重患者培训,令照顾者面临相当大的困难。

在MENTARI照顾者计划下,中心将为照顾者提供各种援助,如心理教育,让照顾者拥有对精神疾病的知识,有助于抵消患者对照顾者的依赖。其他援助包括家庭后援组织、就业帮助、就业过渡计划,联络非政府组织提供援助等,以帮助减轻照顾者的压力。

●MENTARI总协调中心(电话:03-6127 0946;电邮:[email protected];FB:mentari selayang)

●柔佛峇株巴辖苏丹后诺拉依斯迈医院MENTARI中心(电话:018-3780466;电邮:[email protected];FB:Mentari Batu Pahat)



延伸阅读:

【关心精神病患/02】聆听精神病患照护者的心声

【关心精神病患/03】患上忧郁症,是“真病了”……



相关稿件:

2020年马来西亚10大年度代表物

【青少年性SM事件簿/03】游走边缘的成长线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