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4 21:40:09  2407135

【俄罗斯】西伯利亚──一趟圆梦铁路征途

旅游

北海(贝加尔湖)世上最大淡水湖,在此寻找苏武当日之足迹。
北海(贝加尔湖)世上最大淡水湖,在此寻找苏武当日之足迹。

有梦,就去实现吧,不管路途有多遥远!

终于,排除万难,赌上性命,踏上了长征的铁路征途,只为了圆一个梦。

西伯利亚──不只是一趟圆梦之旅,更是一趟考验毅力的旅程,一次次克服难关,突破极限,超越自己,战胜自己的人生旅途。

西伯利亚,这是许多旅游爱好者终其一生想要征服之地,也是我心中一直向往之旅。当女儿得知我计划去西伯利亚时,曾极力反对。

她生气地问:“你知道吗?西伯利亚的环境多么险峻!你是否知道?苏联曾是经历战火连天的国家!告诉你,西伯利亚是个囚犯、政治犯流放的荒野,以你目前行动不便及缓慢的步伐,你可以跟得上整个团队吗?到时我可不想要飞到苏联去索人哦!”

就这样,我和女儿拉扯争吵了好几天,最后赌气地说:“好吧!就让我消失在西伯利亚吧!”其实我心里明白女儿对我的关爱。

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与拦阻下,我和老伴终于在2019年9月的秋季,踏上了横跨西伯利亚火车,从莫斯科东往西伯利亚直入蒙古大草原,几经辗转最后才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回国。如愿的展开一场迢迢千里,如梦幻一般的旅程,此生无憾矣!

莫斯科火车站,我们出发了。
莫斯科火车站,我们出发了。


4692SMF2021-01-0516098287054366818846.jpeg

火车上的饮食与设备,多样齐全。
火车上的饮食与设备,多样齐全。


8000公里漫漫长征路

此生有幸搭上举世闻名的西伯利亚火车,赴一场大漠探索之旅,既是经历,更是圆梦!长达8000公里,横跨8个时区的旅程,我感受到了俄罗斯人的热情、豪放、豁达和这民族的自信。

本以为西伯利亚是个荒凉、凄寂流放囚犯之地,然而旅途中游览了好几个城市,让我体验到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和城市的繁荣。尤其是大学的建设与科技的创新,以及具有浓厚东正教色彩、金色穹顶壮丽典雅的教堂,更令我改变了对俄罗斯的负面观点。

我更期待到北海去感受那“渴饮雪,饥吞毡”的沧凉凄景。到了贝加尔湖(以前的北海) ,本以为来到荒凉雪地的北海,可以尽情高唱〈苏武牧羊〉,以表达苏武当日对汉朝忠坚气节的敬意!

怎知来到了北海,才发现贝加尔湖已是著名的旅游胜地,是世界最深、最古老、最清澈、蓄水量最大的湖泊,它也是西伯利亚的蓝眼睛!冬天温度可低至摄氏零下六十多度,湖面泛着一层蓝色的冰,与周围的雪山相映成辉,可谓是人间一绝景!我们在湖上闲游一圈,傍晚在这美丽的湖边散步,吃烧烤肉,唱歌跳舞,喝喝俄罗斯出名的烈酒vodka,可真逍遥快活!

在火车上结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新朋友。
在火车上结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新朋友。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古老火车上的考验

对于经历了中风、行动极为不便的我,乘坐这趟火车可真是一大挑战!这是一列旧时的火车,西伯利亚火车路建于1805年,花了整整25年才大功告成。行程中,我每天要跨越7个车厢,32个铁门才能到达火车餐厅用餐,如今回想起来还真的心有余悸!

每次从一个车厢越过另一车厢时,在摇摆中我总担心鞋子会掉下去,当时脑海里早已做好准备,万一鞋子掉了下去,另一只也要马上扔下!幸好一切都顺顺利利,真是一趟惊险的考验!

虽然这是一列古老的火车,但经改装后基本设备还算齐全,车厢内有冲凉房、温水,随时可叫饮料及各种服务。在餐厅,每晚除了用餐,还有钢琴演奏,食物还算不错,种类也不少!

蒙古包,体验蒙古民族生活作息。
蒙古包,体验蒙古民族生活作息。
观赏传统蒙古草原文化表演。
观赏传统蒙古草原文化表演。


天地苍茫的蒙古大草原

旅途中我们每天都悠闲地坐在车厢内,观赏窗外飞扬而过的白桦树,偶尔穿过荒凉的村庄。早晨迎来的是曦光四射的旭阳,而大漠的晚霞更是灿灿多彩!一路上遥望魂牵梦萦的蒙古大草原,一片浩瀚无际,不禁想起了〈敕勒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草原中有不少奇形怪石,而圆圆的蒙古包其特征犹在,只可惜游牧民族的文化实质却荡然无存。为了逗乐游客,也安排些草原文化表演,如摔角、骑马比赛、射箭等项目。蒙古民族和爱斯基摩人有不少的基因相似处,他们都有圆圆的蛋脸、凸出的脸颊、坚韧的体格及褐黑色的皮肤,使人一看就觉得那是历尽沧桑的劳苦民族!

千里迢迢,几经艰难来到了梦幻之地,可是眼前所展现的一切竟与想像中是天壤之别,心里疑问牵绕心头。经过一番思考,我觉得这是一趟体验之旅,我来了,也感受到了时代的变迁与进步,也见证了人类的创新与坚韧。如此一来心里也渐渐舒畅释怀。也许这是人类为了追求进步发展所必需经历的路程与代价。


典雅壮丽的东正教教堂。
典雅壮丽的东正教教堂。


欧亚洲交界之处,一脚踏在亚洲,一脚踏在欧洲,只在一缐之差!
欧亚洲交界之处,一脚踏在亚洲,一脚踏在欧洲,只在一缐之差!


西伯利亚之风情人文。
西伯利亚之风情人文。

作者 : 吴慧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