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08 21:00:00  2407438

黄泉安.积极抗疫、提前大选,哪个优先

开门见山

2021开年以来,我国冠病疫情显然恶化,一周内全国确诊人数剧增15912人,平均每天逾2200人,比起去年实行全国行管令时期的数据更惊人。

卫生总监诺希山警示,本地冠病基本传染数目前已达1.1及1.2,若基本传染数保持居高不下,以此传染数推算,我国疫情将在4月第2周出现每日5000宗的确诊记录,在5月第4周则将剧增至每天8000宗。

这些数据,不啻也显露我国抗疫出现虎头蛇尾的颓势;此外,国库渐被抗疫和救济金开销日益掏空,国际财务评估向南坠跌,后援不甚乐观。此时又面对英国B117及南非501Y.V2两个变种病株蔓延肆虐的威胁,国民忧心过去10个月的抗疫奋斗,可能要全数付诸东流,翻身艰苦。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抑制疫情继续恶化,短期内政府必将采取更严厉的行动管制,但商家组织(包括大马厂商联合会及中小型企业公会)都基于经济考量,共指全国性行管令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因而坚决反对恢复推行MCO。

记得,抗疫期间,政商两界不能目标一致、琴瑟和鸣,恐怕难达抗疫事半功倍的功效。

正当国家安全理事会抗疫特工队与卫生局对跟进步骤显现举棋不定时,政局动荡继续延烧,执政联盟的成员党互撕脸皮,巫统以政治不稳难以搞好经济为题,疾呼与土团党决裂,催使4月前解散国会,提前大选。

另一方面,土团党则以静制动,对外扬言只会等到疫情结束后才来考量举行全国大选。与此同时,土团党一边化解巫统、伊斯兰党组成的全民共识凝聚点,一边单方续与伊党商议议席分配,同时也成立国盟各州联委会,13州属与联邦直辖区之中,土团党占10个州主席、伊党分得4个,巫统则完全被拒于门外,楚河汉界正式摆明。

大家都以为,土团党全国基层势力羸弱,面对巫统叫嚣喊战只能暂时摆出空城计;一旦国会优势崩垮而又不能取得元首首肯宣布全国紧急状态,逼虎跳墙之余必将孤注一掷,冒险举行大选。因此,朝野各党对大选议题乐此不疲,十分令人讨厌。

这时,国内46名医药专才和学术分子联署向首相慕尤丁发表公开信,该是黑夜间的一门冷枪,警告朝野两派别将疫情政治化,各路政客若贸然在疫期内举行全国大选,将使我国陷入一场万劫不复的灾难。

冠病肆虐逾年,虽有世界卫生组织从旁进行国际协调,但全球至今仍无一台冠病集中式档案库可做权威参考。

目前,最完善的在线档案库首推设于英国牛津大学的“数据世界”(https://ourworldindata.org/),它的资料来由源自世界各国政府的公报,资料每小时滚动更新,即时跟进各国的疫苗接种进展。只是,马来西亚的疫苗接种数据,至今仍未上挂数据世界的统计里,神秘异常。

依据数据世界的最新统计,以人口比例分类,以色列自12月20日即已进行137人疫苗接种,等于每100人有15.83接种人次;阿联酋排位第二,每百人有8.35接种人次、巴林排第三(3.75)、英国排第四(截至12月27日是1.39)。

当然,各国实施疫苗接种出现不同优势,是胥赖各国的总人口与有关国家卫生及医疗系统的稳健。以色列能名列榜首也是因为该国人口少(888.4万),医疗系统强的双重缘故。

反观印度人口稠密(13.53亿人),该国医药当局已用紧急理由火速批准两种冠病疫苗,即AstraZeneca-牛津大学及印度厂设于海德拉巴的巴辣生物科技(Bharat Biotech)。但早前消息传开,AstraZeneca-牛津的疫苗品种在印度被紧急批准是附带条件的,那就是,它在印度生产的疫苗首几个月内不得外销印度以外的国家,必须优先保留予高风险的印度国民。

虽然,印度当局已出面否认上述禁止出口的消息,同时证实印度代工制造的疫苗将于1月开始陆续输至东南亚各国,但印度也早已声明,今年7月之前需为3亿本土人口优先接种,而该国最大疫苗制造厂印度血清学院(Serum Institute of India)也预早允诺为世卫拖动的COVAX贫国疫苗计划优先提供2亿剂冠病疫苗。

因此,疫苗接种的推行出现新挑战:各国都要抢先为国民接种以便加码控制疫情,在这激烈竞争疫苗情况下,世界疫苗供应量是否充足?优先获得疫苗分配的制度,谁先谁后优势怎样定夺?疫苗采购与真实接种注射的实践工作出现落差,谁来负责?

1月6日,英国《经济人》引用数据报道,此时此刻,冠病疫苗虽是各国必争的求生法,但众多国家对疫苗接种的推展行动,仍未达标。

美国设下疫苗接种目标,要在今年第1季之前完成1亿剂接种人次;中国则要在农历新年返乡狂潮前为5000万前线员工进行疫苗接种;德国与法国则设下第1季前达臻总人口12%接受疫苗接种的目标,疫苗需求分别为1000万及800万剂。

反观英国现今沦陷第3度封国状态,每日确诊数据日增,因此立下2月中旬需为卫生前线人员、护理院住民及员工、年龄70岁以上及其他高风险公民接种注射,人数高达1340万,平均接种注射人次每周200万剂,并于12月8日开始进行接种工作,但截至1月5日,已经接种的人次只达130万剂疫苗,目标与实践出现重大落差。

因此,欧盟国家开始对疫苗接种的临床实践表现产生怨言和民间抨击。理由很简单,多数疫苗需要接受两轮接种注射,资源方面需要详细调配。英国就是为了要确保更多国民接受至少一剂注射,而将第二轮同人接种的间隔性延长,其他欧盟国家也跟着效仿。

疫苗接种的实际状况出现眼高手低,先进国不能免之,更何况是政局动荡、大选硝烟四起的马来西亚。敢问,现在的马来西亚还算强国富国吗?疫苗僧多粥少,短期在供不应求情况下,我们如何竞争这些迫急亟需的医疗资源?

欧盟先进国在走投无路之下,被逼设下“创意性”优先接种群的高低程序,马来西亚又怎样?提前大选就能一了百了吗?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