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3 19:00:00  2408769

没有毕业典礼的毕业生/吴诗玉(古晋)

星云

坐在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位子,有幸与一群又一群的学生风雨同步,见证小大人哭着也笑着领毕业证书。

唯独今年,因为失序的病毒,一切乱了秩序。

“啊……我们没有毕业典礼了吗?”(流泪表情)

“他们好可怜,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失望表情)

师生家长交流的社交群组一则则的信息浮现,我认真阅读细心思考后再一一回复,用最温柔的方式和最鼓舞人心的句式。关于没有毕业典礼,这是我唯一能给小大人和父母的安慰。作为班主任,即便自己也万分难过沮丧,我还是尽力照顾好他们的情绪。

记得停课前的10月中旬还兴致勃勃地跟小大人透露校方会给他们准备一个简单的毕业典礼。我们还讨论好要唱哪一首毕业歌曲,以视频播放形式展现大家的才华,连毕业茶点该如何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方式下让两百名左右的师生同参与都巨细靡遗地讨论好了,只是等待日子的到来。小大人笑意满满的眼里都闪着光。

10月28日晚上一觉醒来的29日,所有的计划都因为变化而夭折。病毒的再度卷席迫使全国停课至明年新学年。可能11月或12月会有转机吧!积极乐观等待到最后,学生终于被召唤回校领取文件了。但只允许父母或家长到校领取,学生不能到校。错愕、失望、不舍的情绪还没来得及处理,又投身处理指示家长回校的各样信息,忙着到校处理学生的文件。

所有的忙碌都尘埃落定后,今年这一群六年级的孩子就在没有庄严的典礼,没有毕业歌曲,没有毕业祝福更没有眼泪和拥抱的情况下毕业了。小大人的心里肯定空荡荡的难受,6年的学习与成长一直是备受呵护的,来到分离的一刻却被大人们遗忘了。虽然小学的页面有了缺憾,但通往梦与理想的路还是没有阻断的。小学毕业典礼的遗憾可否用老师们这6年的爱与关怀来填满?用6年的回忆代替毕业典礼的仪式感即便无法圆满,但心里缺失的一角终会因美好的记忆被细心修复。

没有机会在舞台合唱的毕业歌曲——〈是你想成为的大人吗〉,老师给你们送来了:

那个你啊/要做会发光的大人啊/别怕别怕别怕/勇敢的长大。

那个你啊/要做会发光的星星啊/别怕别怕别怕/你的不一样。

12岁的你们,毕业快乐,希望你们都能长成你们心目中想成为的大人。


作者 : 吴诗玉(古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