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4 19:00:00  2408772

【槟城渡轮】渡轮,航向记忆的彼岸/张光维(文良港)

星云

打从我19岁那年来到都门求学尔后工作至今,我似乎不曾回忆起在童年的岁月中,有过好几年向往乘搭渡轮到槟城浮罗山背外公家度假的流光片影。直到那载满回忆的“渡轮”两字近来出现在报章和电视新闻上,说是要暂停服务走入历史,方才由心底冒起许多不舍和惦念。怀想在北方岛屿的独特风景,终究敌不过时代的洪流而被淘汰,总不免嗟叹和惋惜。

犹记得某一年观赏了宫崎骏制作的动画电影《龙猫》之后,印象中的渡轮就一直是我梦想中的“猫巴士”,那只载着村民乘风穿行在乡野田陌的神奇动物。猫巴士伸缩自如载客的神奇功能,莫不就像渡轮的船身结构,敞开透风的船首,和两侧方椭型的几个并行小窗户,让乘客享受海风清凉的吹拂之余,又可观望槟城海峡两岸的绮丽风景。

当年我和家人坐在上层的甲板,母亲总不忘递几个铜钱给我和妹妹扔到海中,问道为何,母亲就回说平安过海就是。那时我握住栏杆遥望自1985年建竣的光大大厦高耸入云,仿佛一座巨型的灯塔,让我和家人回外公家的路上有了一个明确的指标。心想只要越靠近这座建筑物,离外公家的路就不远了,这也就无须老烦着爸妈絮叨什么时候才到达外公家,免了母亲一顿训斥矢言往后就不回了。父亲会走开上一趟厕所,然后倚在船栏抽根烟,回来时顺道买些零食给我们。当时,尚在垂髫之年的我和两个妹妹,始终看不清最急迫想回到家的人到底还是母亲。

母亲幼年丧母,维系着家中精神支柱的人剩下外公和二舅一家,即便周车劳顿左拎右提的母亲还是毅然每年回一趟浮罗山背探亲,略尽孝义。然而对我们这些嘴馋的小孩而言,尤其赶上榴梿盛产的季节,我们总能吃到二舅带来山上人家自制的榴梿糕,现在回想那股滋味还会禁不住咽口水呢!

于是渡轮就这样乘载着一家人的思念和期待渡往彼岸。

1988年我刚升上中一,任谁也不会预料到7月31日那天的北海码头候船平台会在一声“轰隆”巨响之下坍塌。那曾经是我们一家人等候渡轮靠岸的地方,是母亲纾解乡愁而开启的甬道,而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就像电源短路或电影定格一般,画面是静止而又沉寂得犹如废墟的夜幕。自此,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原因或者父母亲忙于开摊谋生,给我和妹妹们筹措未来的学费,因而宁可牺牲一点探亲的时间,挣多几个钱来换取儿女们安逸的未来。

尔后的某一年,我记得父母亲从外公的丧礼回来后,我们就没有一家人出游了。

我记忆中的渡轮在我应付高考的前后几年,仿佛越开越远……直到隐没在地平线上,就像海面上冒起的浮沫,在我还来不及一瞥的瞬间稍纵即逝。相信世上每个人的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值得缅怀而又难以舍弃的人事物,纵使百般不舍万般无奈,总会在记忆的海洋里随着年华老去而湮没在海雾中。即便能及时捕捉到一些吉光片羽,实质已然今非昔比。

我相信这艘乘载上百年历史的渡轮,在乘风破浪洗尽铅华之后,总会找到属于它停靠的港湾,这是船的一生,也是人的一生写照。


作者 : 张光维(文良港)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