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1 20:00:00  2408980

林瑞源.马来人政治酿成国家危机

风起波生

即将下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煽动支持者闯入国会、占领国会,是因为他不承认输给拜登,不择手段要取回权位。“不接受选民裁决”这一点和巫统相似。

巫统在2018年大选输掉政权后,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煽动情绪,让政局陷入不稳定状态中,伺机夺权。

马来民众相信巫统的论述,指希盟政府由“华人行动党”控制,威胁马来人权益。在这种情绪的助长下,巫统与伊党组成的“全民共识”在多场补选中狂胜,让希盟内的土团党领袖恐慌;这些政府成员最终联合巫统和伊党发动“喜来登行动”,推翻希盟政府,巫统也得偿所愿,成为执政党。

但巫统领袖没有感恩该党已经输掉大选,还能够进入内阁,却妄想更大的权力,以便解决他们所涉及的贪污案。

现在巫统用各种理由向首相慕尤丁施压,不理疫情要促成大选,包括巫统拥有最多议席却受到欺压和边缘化、土团偷窃巫统的党员、国盟政府治理不善。巫统似乎是在描绘一旦抢到首相位子,人民将有好日子过的美景。

但是,国阵、巫统和全民共识总秘书阿末马斯兰已经坦承,巫统对土团的不满与国盟续审巫统领袖案件有关,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倒台后,案件仍然没有被撤销?所以,巫统重返权力核心,会先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以人民为优先。

阿末扎希和“法庭感染群”在无法扫除巫统最高理事会的阻力后,就利用全国147个区部大会通过提案拒绝与土团合作的借口,意图在1月31日的代表大会上落实让慕尤丁政府垮台的议程。

随着巫统马樟国会议员阿末加兹兰宣布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老慕目前仅握有110名国会议员的支持,政权更显得摇摇欲坠。

根据报道,慕尤丁有意委任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利或外交部长希山慕丁担任副首相。虽然此举看来是要稳住巫统的支持,但也不能排除是要进一步分化巫统。如果慕尤丁最终委任希山慕丁为副首相,势必引起巫统内部的反弹。

国盟成员党就是这样尔虞我诈了10个月,无法专注于治理国家和对抗冠病疫情。现在疫情失控、经济每况愈下,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下调我国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国际投资商会和国际公司也不看好投资前景,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有何对策?

担任部长及政府相关公司主席的巫统领袖在这10个月来又做出了什么贡献?民众只是看到他们更热衷于推动民粹政治,特别是让民众提取公积金存款。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人面对的低收入困境,执政逾60年的巫统也脱不了干系,必须为捆绑国家的种族政策负起责任。

巫统在捍卫马来人权益的大旗帜下,多年来获得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该党也利用国家资源培植强大的基层组织,却忘记了对国家的责任。

巫统在失去政权后并没有改变,他们只是采用“马来人大团结”的幌子巩固支持,但进入政府后,又争权夺利,导致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沦为马来人大分裂政府。

马来同胞应该思考他们需要这样的政府或政治领袖吗?如果一味追求种族政治,政治人物就很容易混水摸鱼,使用“民族大业”遂其私利。

只有实现“好政府、廉洁领导和善治”的理念,老百姓的福祉才会受到维护,大马才能成为顶级国家。

从后门夺取政权是一个大错误,这改变了游戏规则,也摧毁了政治忠诚和道德,现在政客可以利用议席追求个人利益,造成国家长期陷入动荡和危机中。

如果马来人政治不突破框框,政客就可以继续利用马来人恐惧的心理,操弄权术。即使所有马来政党联合起来执政,也会因为缺乏共同的远大目标而同床异梦,最终拖累国家。

巫统先贤为建国做出奉献,可怜今天却沦为“勒索政党”。巫统的沉沦史就是马来人政治的缩影,只有变革才是出路。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1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