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18 10:00:00  2411245

淬炼后的孤傲灵魂 ——记走出《傅雷家书》后的一代宗师傅聪

人物

2020年圣诞节后,总盼望没剩下多少天的这一年尽快过去,毕竟在疫情笼罩下,这一年确实让人心狂躁不安,精神萎靡不振。或许是时代思维习惯的骤变,人际关系模式的重整,都在那些有名或无名、年轻或年迈、认识或不认识、有交集或无交集的人名,一个个陆续地刻在墓志铭的同时,让这原已绷紧的心,更担负着一次次沉甸甸的悲戚与无奈。都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曾几何时人们又真正在意过这时代的匍匐印记?

12月29日周二凌晨近两点多,突然在“爱乐人走四方”的群聊组里闪出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86岁的中国钢琴家傅聪,在英国因感染冠病不治逝世。没过多久波兰萧邦协会即在其官网上发布:“我们感到非常难过,随着傅聪的离世,标志着萧邦音乐传统中极为重要的一页合上了。”然后国际古典乐坛与各大小媒体官网就相继报导证实,这一生怀着赤子之心的伟大音乐家就此陨落,业界无不缅怀惋惜。

著名钢琴家傅聪因感染冠病于2020年12月28日在伦敦逝世,终年86岁。(波兰萧邦协会网站截图)
著名钢琴家傅聪因感染冠病于2020年12月28日在伦敦逝世,终年86岁。(波兰萧邦协会网站截图)



傅聪是新中国第一个扬名国际的钢琴家,学文的他知道,是因为他是五四时期文学翻译巨擘傅雷之子;学音乐的认识他,莫过于集结这对父子12年往来书信的《傅雷家书》。这本在上世纪80年代就盛行于华人世界的“家书”,至今一直深深影响着几代人。至少是在傅雷之前,对于学习西方音乐艺术意识形态的核心探索,还有面对中西传统文化差异下的品味认知与养成课题上,这领域的涉略在当时中国的环境里几乎是空白。而“家书”里温润缜密的文风和丰富多彩的深刻美学内容,何止沁染了少年傅聪的心智,更滋润了后来成千上万华人家庭求艺学子的“孤寂之路”。

傅聪(右)父亲是翻译文学家傅雷(左),曾出版《傅雷家书》,收录傅雷夫妇写给傅聪的家书。
傅聪(右)父亲是翻译文学家傅雷(左),曾出版《傅雷家书》,收录傅雷夫妇写给傅聪的家书。



傅聪之父,法国文学翻译巨擘傅雷(1908-1966)。
傅聪之父,法国文学翻译巨擘傅雷(1908-1966)。




以中国文化诠释西方乐曲

傅聪曾说,“家书”的意义是其父亲追求的一种精神价值,是对艺术的献身精神,其中包含了东西方博大的精神文化,人活着就是为了这个,绝不是物欲横流的功利世界,一切缘于功利的人是不可能读得懂“家书”的。学艺术一定要出于对精神境界的追求,要有一颗大爱之心,其父亲说过,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一种精神!从小培养了他实事求是的学习态度,对每一件事都必须保有深刻独立思考的能力,一辈子做人处事从不人云亦云,在音乐的诠释演奏更是如此。

身为一个中国音乐家,傅聪在西方古典音乐的建树与成就,不仅仅是他曾获得第五届华沙萧邦大赛第三名和“马祖卡”特别演奏奖,而是获奖后的65年里,持续带着这股坚毅的“献身精神”,以苦行僧的方式,一步一脚印地走进西方古典音乐的内核,用他沉浸多年的中国古典诗词歌赋的文化底蕴思维,重新解构西方经典乐曲的诠释方式,巧用“师古人、师造化、师法自然”的中国画创作原理于乐曲分析中,每每得出的弹奏效果却令人惊艳,不是因为它特立独行或标新立异,而是它更接近作曲家的真正创作意图。这是一套别于西方音乐的诠释体系下,达到聆赏感受正统乐曲韵味的一种手段与方式。

2740OCL20211121439466928487.jpg



1964年在录音棚排练的傅聪。
1964年在录音棚排练的傅聪。



艺术境界不分畛域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晚年的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1877-1962)在晚间广播电台音乐节目,听到傅聪演奏萧邦乐曲的现场直播音乐会后感动不已,写了一篇〈致一位音乐家〉的公开信,从字里行间都充满着热情洋溢:“从技法来看,傅聪的确表现得完美无瑕,较诸科尔托或鲁宾斯坦而毫不逊色。但是我所听到的不仅是完美的演奏,而是真正的萧邦。那是当年华沙及巴黎的萧邦,海涅及年轻的李斯特所处的巴黎。我可以感受到紫罗兰的清香,马略卡岛的甘霖,以及艺术沙龙的气息。乐声悠扬,高雅脱俗,音乐中韵律的微妙及活力的充盈,全都表现无遗。这是一个奇迹。”

一个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作家,能不吝赞美一个刚出道没多久的中国青年演奏家,可想而知,当时的黑塞被傅聪的音乐触动是如此的欣喜若狂,伯牙遇子期,一生中能有几回?虽素昧平生,却夫复何求。直到黑塞离世为止,傅聪都不曾知道他写过这一篇文章。多年以后,翻译黑塞这篇文章的金圣华在译文后记写道:“当年的黑塞,聆听傅聪而领悟萧邦的音乐,未晤傅聪而了解傅聪的情怀。艺术到了最高的境界,原是不分畛域、心神相融的。文学大家以笔写胸中逸气,音乐大师以琴抒发心中灵思;两人因而成为灵性上的同道中人,素未谋面的莫逆之交。”

聆赏一段钢琴演奏,跟翻阅一本诗集,或饮了一口甘露茶汤,本质上的感受是很难对外人解释的。音乐本身有它内在的一套语言逻辑和情绪文法表达,在搞懂这套音乐修辞前,它只是纯粹的乐音,没有任何意义。蓦地里一旦听懂了一小段,那些内在的触动与感受才逐渐形成。随着聆听经验的积累,一套作曲家呕心沥血的作品意境,才会清晰可见的幻现在眼前,跟着演奏家所感受的脉搏同呼同吸,同喜同悲。


傅聪有钢琴诗人美名,20世纪50年代后一直定居伦敦,驰骋于国际音乐舞台。
傅聪有钢琴诗人美名,20世纪50年代后一直定居伦敦,驰骋于国际音乐舞台。




跋涉在艺术荆棘之路

傅聪的演奏向来以营造意境韵味见长,琴音与同辈大家的相比,没有华丽的炫技和排山倒海的气势,哪怕是一丝讨好献媚的意思,都不可能在他的音乐里出现。要是说霍洛维兹的琴音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他的就像是久旱逢甘霖的雨水,滴在干涩的泥土里发出的滴答声响,还透露甘甜与芬芳的意蕴。他曾说过,当宇宙还没有出现物质的时候,已经有声音了,声音就是时间,就是根。他一生刻苦的通过长时间练琴手段,在乐声中去压缩感受时间的巨大张力,一遍遍地磨砺修身的同时探寻生命的本源。

有人曾问过傅聪一个问题,他那么刻苦的专研音乐,最终都为了谁?会不会知音少而产生孤独的感觉?而他沉思片刻后,语重心长的回答说:“那终归是这样的,作曲家本人就是孤独的,不孤独的话不可能成为真正伟大的音乐家,一定是孤独。因为这个世俗的社会的,是跟这个赤子之心,绝对是相反的两条路。现在的世界比任何时候都世俗,都商业化。”一生爱音乐爱得那么热烈,爱得那么深切,他要所有人都能够听到这么美这么深刻的音乐。他所理解的演奏家,绝不是以演奏本身为主,而是通过演奏传递着真善美的福音给心灵枯竭的人们,让人们重新燃起面对生命的热情与勇气。

4377TLK2021-01-1216104308576706927666.jpg




艺术家都有自己对作品完美境界的想像,傅聪也不例外。他用了整整65年的漫长时间独自探索父亲所描绘的“太虚幻境”,一直保有“赤子之心”,努力谦卑的朝“完美”的艺术荆棘之路跋涉,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步出了当时“家书”里求知若渴的学徒乐匠。而他的离世也正如他所说:“世上唯一的完美是死亡”,蓦然回首,一生仰望父亲在法文翻译界所达到的高度,自己也登上西方古典音乐群山万壑里的那座珠峰,淬炼出孤寂与傲骨的巨人灵魂!




相关文章:

非常人物/旅游业者林甘存 十八丁第一个有开船执照的人

非常人物/许国平 为弱势群体积极奔走奉献 从槟城消费人协会到第三世界网络


作者 : 陈颖豪 取自网络(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1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