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3 07:00:00  2415729

黄泉安.在线教学:学生与家长的苦恼

开门见山

教育部制定1月20日新学年开课的日期已如期实行,除了2020年度的政府考试考生,其他学生一律实行居家上课(PdPR)。但大马教育部是迟至1月16日才发布指示文告,短短的最后四天,希望全国学校已经做足准备工作。

我人在槟城,非常关注华小毕业生升入中学接受国语教学媒介,在线上课时如何渡过适应期,然后早日安稳上轨道的课题。出于好奇,我便取得数位家长的允许,借用他们孩子在线上课的登入户头,上网追踪槟城钟灵与恒毅中学两大名校,如何为华小来源的中一生准备迎新课程,以及居家上课的实践工作。

钟灵中学是槟州其中一间被列为“管制学校”(Sekolah Kawalan)的国民型中学,传统上是以华小学生成绩及其他特殊条件作为录取新生模式,给人留下精英学校的印象。因此,新生居家上课的准备工夫,应是其他学校效仿的楷模。

身为一名电脑科技业者,我会比较关心居家上网的整套基础设施、网络衔接与网速水平、在线上课的教与学流程与绩效衡量法,以及贫富悬殊的家庭如何调适,以免出现手指长短不齐的社会失衡。

上周六,钟灵为中一新生举办迎新课程,媒介是脸书直播,提供家长和学生一起在线听讲的平台,看来准备十足。据我观察,视讯虽是单机作业,但也巧妙引用视频制作的色调键功能,陪衬适度的演示电子幻灯片,音讯视讯清晰,更有漫射照明的技巧,使画面柔和不伤眼睛。更重要的是,网络传输点宽频稳定,是在线教学内涵的成败关键。

迎新课程过后,级任老师也立刻跟进,再次证实家长的电话号码,通过WhatsApp与脸书专页,输送校训与在线上课的要点,确保学校与家长皆有对等的共识。

在线上课正式开行第一天,发觉校方是万般依赖谷歌的各式视频软件。比如,在线教学是采用Google MEET视频会议软件,而功课讲解和作业平台是Google Classroom视讯课室,等到老师在线传送便携式文件格式(PDF)作业簿时,则采用Google Docs软件。

值得一提的是,这套谷歌方程式软件是由校方在源头设置,接收信息的学生这方无须负担额外费用,基本上只需在家装配适度的电脑与网络配备,就能突破在线教学障碍的第一环。

也许,家有刚上中学的家长,本身也应自我提升电脑与网络设施方面的应用知识。比如,孩子的功课是用Google Docs传送便携式文件格式传送作业簿,家长也得预先了解如何转移PDF为可以作答的活动文件格式,孩子做完功课后又要及时电邮或网传给老师批改。

这点,对科班生家长来说可能已是基本作业知识,但对部分传统作业式家长却可能是新挑战。或许,家长在线教学培训班会是新常态的一门新事业?

学生居家上课,训导主任如何监督学生上课的警觉度?有件莞尔的事,钟灵进行迎新课程事,校长曾展开突击行动,亲自督促学生在线上课时必须扭开视讯相机,和老师保持在线互动交流,确保居家上课不会有学生“偷鸡”的现象。因此,学生居家上课的功败,家长对孩子的贴身关怀和督促,也是非常紧要的家务。

这也让我回想去年沙巴和吉打州发生的热门课题,有大学生因家里网速龟慢,逼得爬树上网或将网络调制调节器高挂树上,才能进行在线上课。这个课题,政府长官和电信公司主管讲了一大堆,也赶忙进行扑火的门面功夫,但乡间野外的网速问题,也不可能一朝一日就能彻底解决。

在我国,一路来无线宽频(手机或移动仪使用)是比光纤固定宽频更普遍。碍于商业考量,乡间网络多由无线电信公司主导而光纤固定宽频则局限于各大城市和要镇,多年来已造成城乡数码划分的大鸿沟,至今换了多个通讯部长,内阁仍摸不到治标治本的脑际。

最近发表的Ookla网络速测全球指数显示,在176个国家进行的固定宽频网速检测中,环球网速最快国家的前三名榜首,都是亚洲国家,依序即为香港、新加坡与泰国。

这项网络速测的方式是依据世界各国网速数据做每月比较和统计,数据根基是取自各国每月数亿万真人使用的Ookla速测数据。该份报告的结论是:国家网速名列,是与当地业者大力推展电信基建计划、激发本土激烈竞争,大有关系。有竞争才有改进,就这么简单。

这又让我们联想到B40的低收入家庭,如何应对孩子居家上课基本条件的新常态、新挑战。

居家上课需要基本电脑(包括智能手机)和音视对讲配备、上网费等额外开销。家里若是落在TM-Unifi或TIME宽频区以外的范围,其次的考量才是无线宽频。但乡间的无线宽频多数只徘徊于3G或4G下端网速,预付户头的上网费则受上下载数据流量的预限,虽有政府辅助性津贴,但津贴期远比不上恒久的抗疫期,长期之下是沉重的经济负担。

我也看到家有数个孩子同步求学的家长,所谓的居家在线上课是依靠入门款式廉价安卓智能手机,孩子长期凝视微小的视屏,肯定会损伤视力。电脑知识较高的家长可能会选购手机投影智能电视的中介仪器,让孩子通过较宽大的电视视屏跟进在线上课,相应减低伤眼的风险。

自然的,我也查阅首相慕尤丁颁布的额外150亿令吉PERMAI扶助计划,发觉政府对B40家庭为孩子设置居家在线教学的实质扶持,除了添购电脑/手机器材可获事后扣税,但对眼前的燃眉之急开销并无立竿见影的实效,讲了不又望梅止渴?

长远算来,抗疫期孩子居家上课,会因贫富悬殊与数码划分所产生的持久性副作用,日后严重危害社会架构的均衡。但纵观高级部长(教育)上任以来的后知后觉表现,我不敢奢求他会理睬强制性居家教学所将引发的社会后遗症。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