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1-25 00:00:00  2416953

【棋道人生/01】黑白博弈──大马围棋如何开枝散叶?

周刊专题

围棋的雅称是“手谈”,两人对弈时,无需说话,看着落子位置即可猜到对方心思,究竟想功或守。
围棋的雅称是“手谈”,两人对弈时,无需说话,看着落子位置即可猜到对方心思,究竟想功或守。

2020年,一部改编自日本著名动漫《棋灵王》的中国网剧《棋魂》,迅速风靡中国的年轻社群,倏地激起了围棋世界旺盛的生命力。殊不知早在2001年,充满热血励志元素的《棋灵王》同样在日本围棋界引起震动。

这部作品讲述围棋少年冲段的青春修炼生活,刻画出追求棋道的精神,用轻松易懂的画面将古老的围棋呈现出来,激发人们对围棋文化的兴趣。当时,《棋灵王》无意间亦推动了全球围棋运动发展,改变围棋产业格局。

原先面临断层的围棋界拥入大批生力军,把围棋推至前所未有的热度。在赤道的国度,马来西亚围棋协会借此契机在那股围棋浪潮中诞生,深耕贫瘠土壤,肩负起推广围棋运动的责任。不料多年以后,一位旅日大马年轻棋手成功定段,让大马围棋史上出现首位职业棋手。

食指在下,中指在上,两指夹住棋子,“啪”一声,优雅地落在古朴的棋枰上,每子落下的声音非常清脆响亮。世事如棋,乾坤莫测,棋枰上纵横交错的19道平行线上,莹润如玉的黑白棋子仿佛让人洞悉万般变化,参透人生哲理。豁然大度,泰然处之,正是棋手最佳写照。

初见马来西亚围棋协会会长张枝顺时,办公室内正好摆放了一个棋枰,两碗黑白棋子。他坐在一旁的沙发,气定神闲地呷一口清茶,娓娓道来在这片土地上的围棋故事。

早在七八十年代,民间已有人下围棋,但不成规模,人数终究不比象棋或国际象棋来得多。少年时期的他透过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认识围棋,大概也唤醒了他心中的棋魂,苦寻机会学习围棋。

1987年,他在拉曼学院(现为拉曼大学学院)求学时,终于一偿所愿,然而参与人数依旧很少,直至《棋灵王》面世,改变了整个局面。

“(那部动漫)真的很轰动。”多少人看了萌生学棋热忱,作品的影响力形成一道力量,将他们一班棋手推到前线。好不容易凑齐了7个州属的代表,并在2003年成功注册马来西亚围棋协会。张枝顺当选首届会长,并延续至今。


张枝顺说,每位棋手都是设计师,没人能限制走法,每一步棋都是自己创造。输棋了不能埋怨,必须为自己下的每盘棋负责任。
张枝顺说,每位棋手都是设计师,没人能限制走法,每一步棋都是自己创造。输棋了不能埋怨,必须为自己下的每盘棋负责任。


网络对弈,发现天资聪颖小棋手

即使动漫感染,围棋运动仍处于瘠薄状态,难以扎根成长。早期缺乏曝光率,推动围棋运动时常碰到无人问津。一直不遗余力推广围棋的张枝顺明白,若没人教导围棋,民众难以入其门。加上早年网络不发达,只能靠传统媒体报道和宣传。如今时代运转,社交媒体顺势成为主要宣传管道,线上对弈、交流和比赛亦突破空间限制,号召更多年轻人加入围棋。

围棋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功夫,可别以为年幼小棋手没有宏观视野,往往有出乎意料之举,心思缜密且判断周全。张枝顺口中的小棋手,正是在2019年成功定段成为职业棋手的曾富康。对方童年时期在中国上海度过,他自然没有机会接触过这个小孩。

“我们根本不认识他,当时Wynes(马来西亚围棋棋院长梁致荣)在弈城围棋网对弈就碰到他。Wynes的等级是5段,曾富康8岁已经3段,还打败Wynes。”两人稍后聊天才得知对方是大马人。张枝顺得知后仿佛找到珍稀瑰宝,心情非常雀跃,并取得曾富康父亲的联系,一直保持联络至今。

尔后,曾富康有了明确目标,想要迈向职业棋手。张枝顺助他一臂之力,引荐到日本棋院当院生,自此开拓了全新的人生旅途。“他10岁已经拿到中国围棋协会的5段了,你知道吗,如果在大马就是第一高手了。”

【角落围地最划算】围棋讲求效率,围得越多越好,以最少的棋子围最大的地为目标。每个交叉点是1分,如果要拿到4分,该怎么围比较好?举例(A)要围角落的4个格子(田字),只需5颗棋子就够了;(B)是边上围地,要用8颗棋子才能拿到4分;(C)是中腹围地,需12颗棋子才能取4分。总结来说,要从角落开始,之后是旁边,再到中央,用最少的棋去完成目标。围棋有一句俗语,“金角银边草肚皮”也就是这个道理。
【角落围地最划算】围棋讲求效率,围得越多越好,以最少的棋子围最大的地为目标。每个交叉点是1分,如果要拿到4分,该怎么围比较好?举例(A)要围角落的4个格子(田字),只需5颗棋子就够了;(B)是边上围地,要用8颗棋子才能拿到4分;(C)是中腹围地,需12颗棋子才能取4分。总结来说,要从角落开始,之后是旁边,再到中央,用最少的棋去完成目标。围棋有一句俗语,“金角银边草肚皮”也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离职业棋手究竟有多远?

成为职业棋手毫不容易,必须历经无数对弈通过围棋定段赛。碍于资源匮乏和环境因素,我国不像国外具备高度成熟围棋产业链,可以不断孕育职业棋手。本地围棋选手依然是业余性质,要有一份正职,不能依靠围棋为生,但却有机会代表国家出战。

多年努力,吉隆坡的围棋风气渐盛,大马首家棋院新世界围棋棋院在2012年正式成立,张枝顺强调,当时的院长李文杰为了全力推动围棋,辞掉工作走进校园教导围棋。

“他可说是棋运的其中一个灵魂人物。”围棋协会与棋院双剑合璧后,围棋发展进程有了突破,形成大规模的学棋风潮。国内陆续出现多场大型赛事,如马来西亚全国围棋公开赛、全国中小学围棋校际联赛、全国混双赛及孔子杯围棋赛等等。他透露,截至今天,大马已有超过2万人的围棋人口。

现阶段,本地教棋的老师皆为业余棋手,棋院目标以围棋教育为主,培养孩子兴趣为优先,无法让学生踏上职业棋手之路。张枝顺感叹国内缺乏职业围棋老师的教导,本地围棋段位选手只能依靠网络自学,提升棋力。

所幸围棋AI开始普及,自从谷歌旗下DeepMind团队开发的围棋AI“AlphaGo”连续击败顶尖棋手后,AI科技进入围棋产业,职业棋手纷纷利用AI培训增强训练水平,未来全球职业棋手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他说,对业余棋手而言则是百利无一害,围棋AI的棋力已超越职业棋手最高水平,长期对弈必能大有裨益,突破棋力的瓶颈。

假设棋盘是一个岛屿,两名棋手是同时要占领这片土地。游戏规则是谁占得越多,谁是最后胜利者。因此,围棋讲求效率,以最少的棋子围最大的面积为目标,同时还要预防对手“偷袭”(吃子)。
假设棋盘是一个岛屿,两名棋手是同时要占领这片土地。游戏规则是谁占得越多,谁是最后胜利者。因此,围棋讲求效率,以最少的棋子围最大的面积为目标,同时还要预防对手“偷袭”(吃子)。
围棋棋盘上有19x19条直线,初学者是学习9x9的规格。张枝顺称,小棋盘可以迅速下完,又不会失去对弈的乐趣。
围棋棋盘上有19x19条直线,初学者是学习9x9的规格。张枝顺称,小棋盘可以迅速下完,又不会失去对弈的乐趣。


天才棋手/曾富康
职业棋手是一条独木桥

“早啊!富康!”早上准时9点,在日本棋院生活两年的曾富康已打开视讯镜头准备就绪。回想起2019年11月份,正值16岁的他还在冲段,最后在日本棋院职业围棋定段考试中排名第四,达到“外国籍特别采用棋士”的要求,并在2020年4月正式成为职业初段棋士。

曾富康出生在霹雳美罗,还在襁褓时,父母因工作缘故远赴上海,在当地度过整个童年。5岁时,幼儿园老师要求学生选择兴趣班,富康加入了围棋班。镜头前,一脸腼腆的他忘了是什么原因选择围棋,依稀记得是看见其他小孩下棋,觉得非常好玩,阴差阳错进入了弈棋世界。

由于年纪小小已崭露天赋,老师不愿错失好苗,便建议送入围棋道场学棋。他的父母当时未曾想过让孩子担任职业棋手,也没有仓促做决定。2015年初,他们举家返马后,曾富康才强烈意识到自己想当棋手的志向。

2014年8月份,曾富康率先在世界青少年围棋邀请赛大展棋艺,获得12岁以下组第四名。以往纪录都是中日韩台选手的囊中物,那年他打破了这个局面,顿时让外国选手刮目相看。

在金宝培元独中就读初中一时,他连续参加多项公开赛和国际赛事,尤其2015年代表大马参加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排名第11,是我国围棋史上最佳的成绩。在2018年韩国三星杯世界职业围棋大师赛中,以业余棋手的身分在强手如林的小组预选赛中,取得四连胜成功出线,首次进入世界顶级职业大赛本赛32强。

两年后,曾富康已立志想成为职业棋手,在马来西亚围棋协会会长张枝顺协助下,进入了北京葛玉宏围棋道场学棋。不料,中国围棋条例并没开放给外国人参与定段,2019年,张枝顺陪他飞往日本东京洪清泉道场参与面试,之后顺利成为日本棋院院生。

曾富康(右)在2019年底的日本棋院职业围棋定段考试中排名第四,达到“外国籍特别采用棋士”的要求,在2020年4月正式成为职业初段棋士。(图:受访者提供)
曾富康(右)在2019年底的日本棋院职业围棋定段考试中排名第四,达到“外国籍特别采用棋士”的要求,在2020年4月正式成为职业初段棋士。(图:受访者提供)


职业棋手的生活模式

曾富康的职业棋手生活有一个规律节奏,早上8点起床,吃了早餐到外头散步和锻炼身体。10点正式开启训练模式,勤做死活题。2个小时后吃午餐,下午1点进入围棋训练,与其他棋手对弈,一直持续到傍晚6点。他给自己1小时的休息时间,用过晚饭,7点又再开始练棋,9点正式下课,剩下的夜晚是自由时间。通常他会去跑步,放空脑袋,只不过日本政府近期因疫情实行宵禁令,令他必须待在室内。

“说实在,除了比赛和研讨会,平常日都在下棋。”周一至四有研讨会,十几位职业棋手一起研究棋局。每周有一次比赛,定在周一或周四。死活题可说是他的基本功,不断训练逻辑思维和计算棋路能力。

“以前要靠‘量’,现在要靠‘悟’。”要是将下围棋比喻成修炼绝世武功,领悟能力是最为关键的因素,去突破各种智力瓶颈。“(因此)每一年的每一盘棋都非常重要。”

曾富康不想虚度光阴,眼神中对围棋有执着的信念。12岁那年,他立志想成为世界第一,至今始终如一,永远不变。究竟要如何验收自己的实力?实战是最好的方案,每一次累积的经验收获,最容易察觉是否有更上一层楼,抑或停滞不前。

当然,输棋也是每天要面对的人生功课,再觉得惋惜亦要放下,继续往前走。职业棋手是经过成千上万盘实战棋局磨练出来,抗压力远比一般人高很多。

“我以前心态很弱,这盘棋若下得不好或没有发挥应有的水准,自己会调整不过来,最近却稍好一些。”曾富康深谙职业棋手是在走着一条独木桥,不能有太久的消沉时间,想坚强依旧需要靠自己。

在北京葛玉宏道场培训期间,曾富康(左)的其中一项基础训练就是做死活题。(图:受访者提供)
在北京葛玉宏道场培训期间,曾富康(左)的其中一项基础训练就是做死活题。(图:受访者提供)


比赛有收入,又能迅速升段

日本棋院每个月会给予基本津贴,棋手要依靠比赛收入应付各种生活开销。作为职业棋手,每下一盘棋能获得比赛赞助方基本的对局费,大约3万日元(约1170令吉)。随着往上晋级,对局费可以达到每局100万日元(约3万9000令吉)。

曾富康指出,若每次在第一轮比赛止步,收入会捉襟见肘。然而单靠对局费也不行,棋手还得从事其他工作,比如教导小学生下棋、与其他棋手下指导棋、帮老师记谱等等。

比赛除了提供收入,还能让棋手迅速升段。日本围棋界最高的段位是九段,很多低段位的职业棋手都会积极参与比赛。棋手必须参加规定的棋局数量,同时在所有棋局胜败的平均数,必须达到规定的点数才能升段。

他举例棋圣战赛事,日本国内所有棋院在籍棋手可以参加预选赛,分别有A、B和C组三轮。胜出后可以进入循环圈。“进到循环圈意味你已经赢了十几盘棋,验证了一位棋手的实力。此外,还能直接升至七段。”进入棋圣战循环圈的6位棋手,将采取单循环模式决出一名挑战者,然后再和去年的冠军,即拥有棋圣的头衔者,采取七局四胜制决胜负。由于棋圣战是日本国内最高规模的比赛,很多棋手更想参与这些赛事,进入循环圈既能直接升段,又是展现棋力的好时机。

他笑说,如今已离不开围棋,与生活息息相关了。“围棋对我的意义是好玩,我才会继续走下去。如今又赋予另一个意义,围棋既是我的爱好,也是一份职业。”


在日本东京洪清泉道场,曾富康正与棋手研究棋局。(图:受访者提供)
在日本东京洪清泉道场,曾富康正与棋手研究棋局。(图:受访者提供)


延伸阅读:

【棋道人生/01】黑白博弈──大马围棋如何开枝散叶?

【棋道人生/02】棋坛父子兵──以棋为乐,养成顶尖棋手

【棋道人生/03】布一盘好棋──大马象棋高手路在哪里?

作者 : 本刊 林德成;摄影:本报 辛柄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1-2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