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9 09:00:00  2422476

陈伟哲/小品四则

文艺春秋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手信店的落地玻璃窗。(图/陈伟哲)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手信店的落地玻璃窗。(图/陈伟哲)

01  玻 璃

若心脏是玻璃造的,光发现后前来喝茶打消一日的长度。亮,似乎是个平易近人的形容词。人们喜欢在看得见的地方拍照打卡,或安排一场一生难忘的约会,因为点点滴滴都能清晰地记住。全身剔透,玻璃有时过度炽热使人烦躁,一如吃腻的香草雪糕恨不得将一大匙酸草莓舀进去拌匀再继续好好体验新的感官刺激。试想,地球不也是因文明发明了光明而找到蓬勃发展的劲头吗。我们天亮操劳过度,天黑休息就彻底想把全世界的灯关完,哪怕突然窜出一只生猛光害便轻易捣碎彼此的睡意。大热天玻璃不冒汗,从容吸收太阳的养分,把装在体内的家具色彩翻译得淋漓尽致,吸引路人经过时偷偷转头瞄一下。我们都爱美的东西,也希望他们继续为大地增添快乐,虽不长久但只求玻璃曾一瞥就能留下印象,不深不浅就足足值得了。


Akaslompolo小镇Kuerkievari宿舍食堂外覆雪的小红屋雕饰。(图/陈伟哲)
Akaslompolo小镇Kuerkievari宿舍食堂外覆雪的小红屋雕饰。(图/陈伟哲)

02  拾 荒

脱开毛手套捡起一些静谧,它又自然落下(都是地心引力的错)。他满脸白皙,从天降生,压低人间水银,也清理了繁荣的噪音。我走访雪地,走进落雪的声响,细致如一枚针掉入尚未凝固的积水,不闻不问。我周游宿舍,冷天气下反复学习星体运行,暗中体悟公转的慢速其实是要给自己机会好好体验墙外各个轴线投射的光景。此地几乎耳聋,听不见分贝叫嚣,它们的数额太微小,仿佛寒流单薄盖住眼前一切。长雪的地方一般透白,刺眼但也提供了一个空间调节心律和呼吸,重整生活快慢来挖掘大地安排种种的可能究竟有多发指。若雪是沙,愿这座沙漠长久下来以便我能继续试探枯竭的含义、死而复生的隐喻,像极了诗。或许我不是旅者,而是拾荒,在生物冬眠的非常时期不顾冷冽捡拾雪国的故事,哪怕它像雪糕,及时体会它的甜以前就不幸消逝,遗憾谱成了雪层下乌黑的脏土。


奥斯陆Aker Brygge天黑时亮起的太阳光。(图/陈伟哲)
奥斯陆Aker Brygge天黑时亮起的太阳光。(图/陈伟哲)

03  天 暗

当日子接近尾声,天暗像是自然天灾袭来,我们习惯用一都市的光去抵御并驯服它。暗角恶梦容易滋生,暗潮会海蚀安全感,人类持续发明光体想方设法把漆黑驱逐屋外。那天去了维京博物馆一趟,回市区找寻北欧的道地菜,却不知觉踏进一座光城。底层清一色高档餐厅,头顶着将近五六层的办公楼,而办公室的落地窗个个整齐地照出阳光般浓烈的澄黄。本来暂别三十多年赤道生活奔向北国是为了体会异乡的凉意,球泡的黄光猛力熏陶却仿佛与久违的太阳相逢,差点激起了日光浴的嗜好。我容易喜新厌旧,喜欢在国外的新发现中继续创造生命线,但老人家的一句:别以为外国的月亮特别圆,拍肩叫我回到现实原地。旅游后遗症复发的时候,我以重温旧照发挥镇定剂,挽回正常的自己。天暗时我会反复变成一个爱幻想的病人,因为想像力的细胞在缺光状态下格外活跃,像极了旅行回来时顺牵的细菌。


奥斯陆National Theatre地铁站附近的夜景。(图/陈伟哲)
奥斯陆National Theatre地铁站附近的夜景。(图/陈伟哲)

04  对 话

我早已习惯世界相撞粉碎以后幻想出来的独处。经过末日的伤口,点亮成千上万只灯泡如同艳阳造访地表,我和脚边的身影对话起来。没有答案的疑问,我姑且想出100万种可能的解答方式来自我满足。寂寞过久很容易开启一方倾诉,一股脑儿将头内的愤懑洪流般地倒向地面使得背影不得不膨胀了些姿态,丰腴着它。当初搬进单身公寓是为了逃避人群,我喜欢在自家阳台好好晒一春天的暖意,淋一雨季的湿气,即使晾衣台上的衣物无法干透,自足依旧信心满满。我却不知觉穿梭若干阴晴不定的气候中衰老,关节偶尔故障不听使唤地发炎,彻夜持续发炎促使睡眠恶化成干燥无味的死物。屡次辗转,结果我还是败给了失眠症。我开灯,摊开随身黑影,不是玩起皮影戏便是拿出良心攀谈一阵子:今天碰到的那人真不错。明天早餐要如何解决?老板交代的工作好像快半途而废了,明天要赶完。那些不出游的日子,对话可以理清脑海突然浮现成群的船,而我只身一个码头,一时段唯能应酬一艘,周间我是这样跟船长聊天度过的。


作者 : 陈伟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