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16 09:00:00  2423000

辛金顺/马华饮食诗志

文艺春秋


/ 肉骨茶
往南而下,南洋骨肉
分离了
一种想像,跋涉在
拓荒的
热带,历史的中间

赤脚走过的码头,一艘船
又一艘船
远航成
怀乡病的伤,只能以药材
熬骨,成汤
让肉离散,在遥远的
山水之外
治疗巨大的疲劳

没有梦可以回去了,就让
肉骨
开枝散叶,在这片天空

让鸟交换飞翔
让故事
在这里,重新的诞生

/ 海南鸡饭
离散后的荒芜,饱满
喂养了一枚月亮

蒸过鸡汤的饭,却读尽
异乡的思念
像那年,说过的再见和
不见

有蒜蓉滚过的滋味
像悼词
祭着空洞的胃,隐隐
有祖母
在远方,岸上的呼喊

酱油和汤
漂洋过海后,越走
越远,走成了
一种
方言的遗忘

直到
有人问起:吃饱了吗?
你想起了家
父母
和一只燕子南飞后
遥远的梦

/ 滑蛋河
加入了一点点黄昏的烧焦味
广粤的想像
把一条流走的河水,召唤
回来

只取月亮一枚,打碎
搅成一朵流云
兑换了你一生一世的爱

心要软滑,酒要
温润
那些翻炒过的世事就搁在一边吧
点着一两烟雨
细数
三四斤沧桑
醉了顺便把世界一起带走

而雨落着,静静就好
吃完后
抹嘴,夜的深黑尽头依旧

依旧会遇到
一路阴晴不定的未来
吞噬
爱和爱的滋味

/ 广府炒鸳鸯
一种缠绵,有黯然消魂
的煎熬
炸过的米粉,炒过的粿条
裸露了爱
在腾腾的烟火中,静静
敞开

而欲望如云,如雨
在暗夜醒来
淋上一勺鲜美的蛋花
芡汁,蒸气
如雾
就把能柔肠
卷成了万缕的相思

交缠,灵魂与灵魂
擦拭出
春光一瞬,不分彼此的
交命鸳鸯

/ 福建面
把童年的宵夜,用猪油渣
卡滋卡滋
炒成
营养过剩而肥大的

那些酱油和面条,都讲
福建话
在唇角,喧闹的围成一桌
团圆

时间走过,转身
看锅底
爆开的星火,在金莲记

中年的岁月
却裸露出一角沧桑,沉浸
在左口鱼汤里
茨厂街上最短的记忆

猪油渣依旧卡滋卡滋
润化了
一路凹凸不平的命运

/ 咖哩鸡
锅底要热到好处 (梦刚好翻过了身)
切过的鸡肉 (还留有昨夜,星子落水的声音)
葱、蒜、姜和咖哩叶 (猫走过,躲进诗里去了)
桂皮、丁香,小茴一点 (影子却被岁月抹掉)

加入咖哩粉和椰浆,删掉语言
炒到最热,炒成一锅空虚
加入asam jawa水,覆盖了中年,加入
适量的盐和糖,并退后,让命运走过

等待一种等待,如谜
如一场浪漫交缠的风和雨,如前世的记忆
如所有灯火的亮起与熄去

只能用手,捻起饭团 (像拈起思念)
感受滋润和香 (一种味的存在)
静谧的唤起,我们曾经
和谐的相爱

/ 瓦煲老鼠粉
在炭烧里寻找老鼠的叫声
热气
顶住了瓦煲盖住的不平
宵小却四处横行

这世间,烧过的金睛火眼
看不透
明暗里的各种鬼脸

那就打一粒蛋吧,伴上肉末
焖出一肚暗黑的
不合时宜,沉默的把光
一吋一吋
吃掉

而捞一捞,烟下的银针粉
像老鼠的尾巴
等待,垂钓着腹中潜伏的
一只巨鳄

/ 猪肠粉
圆柱或扁平,都纯净如诗
嫩滑多汁
抒情而感性的包容了

香脆的虾米和
肉碎冬菇

在安顺啊,你记起了光阴
一闪
一闪的把流水掐断了

那些消失的雨声,让你
回头
搜索,记忆里已经放逐了的
形容词

“好吃”
像酱料浇过芝麻,炸葱
爆开的香气

让梦,在不断消失的
生活里,可以勇敢的往前
继续

作者 : 辛金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