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6 08:00:00  2423430

冠病康复者张慧云的告白.昏迷17天住院5周 “我的命,捡回来了”

砂特稿

“我的命,是捡回来了,我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

冠病夺走胞妹

她,一名冠病康复者的告白。她,曾经在死亡幽谷徘徊,在与冠病病毒搏斗期间,妹妹却不幸被冠病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她在加护病房昏迷了整整17天,并在医院住了5个星期。尽管,战胜了病毒,人生却仿佛从零开始,甚至得重新学习如何站起来、如何走路,如何吃饭。

如今,尽管痊愈超过8个月,身体状况却已大不如前,特别容易累,甚至说话都受到影响。

张慧云,冠病康复者,受邀坐客《星洲会客室》,想用她的亲身经历提醒人们,别小看病毒,爱惜生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病毒会在那个转角处肆虐,甚至为你身边所爱的人带来危害。


身心重创一度失忆.重新学站走吃

张慧云是晋汉连省华总妇女组主任张慧娇的姐姐。去年,她与妹妹张慧仙因确诊冠病被送院治疗,妹妹慧仙却不敌病魔病逝。

一开始以为小病

张慧云是在去年4月初染疫,当时,砂拉越因冠病疫情进入行管令,因过去曾有胃酸倒流病史,她一直以为旧患复发,从未想过自己是冠病的受害者。她前往家庭医生处看诊、取药,不过病情一直不见好转,也前往药剂行买药。

直到有一天,病倒在家,整个人陷入迷糊状态被家人送入医院,检测后才发现确诊。

她说,那时砂拉越刚开始有冠病确诊病例,大部分人对冠病病毒都不了解。再加上本身平时少外出,主要往返工作地及家里,根本不知道自己从哪及何时被感染。

病情恶化 方知不对劲

张慧云表示,在病情较严重及家人开始觉得不对劲后,她被送入医院。但是,那一段的记忆,像“断片”般。

“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几乎失忆了,我不知道怎样被送入医院、不懂我当时是躺着还是坐着,甚至我是否有进食等完全没有印象。病毒似乎让我没有了记忆。”

根据家人转述,她在前往医院后,因病情严重而立即被送入加护病房,并在加护病房治疗长达3个星期,其中17天更陷入昏迷状态。

靠仪器呼吸 进食

当张慧云在加护病房醒来,她只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双手被绑着完全动弹不得,整身插满管。当时,医生不断重复问她,知道自己在哪里吗?知道自己发生什么事吗?她都回答不知道。直到医生告诉她,身在砂中央医院,并指着床前冠病病毒图案并重复告诉她,她才开始有一点点印象。

那17天,她需靠呼吸器及胃食管,身边没有家人的陪伴,只能靠执勤医生和护士照顾她。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张慧仙因冠病病毒走了。

张慧云在加护病房治疗3个星期,直到病情好转后,才被送入普通病房。由于长期卧床,她双脚无力不会走路,并且需依靠胃食管进食。医生告诉她说,必须学会走路才允许她出院。她一心想要回家,拼了命的支撑身体,努力从病床上学习站起来,靠坚强的意志力,慢慢的从一步、从小距离到更远距离,不断的练习,就是为了能尽快回家。

在普通病房的时候,她连基本的吃东西也不会,甚至喝水喉咙也觉得“卡卡”的。可能是因为昏迷期间插管等,导致喉咙受伤,她必须从喝水、吃流质食物开始,学习吞咽。

“医生告诉我说,就当作一切从新生儿阶段开始,并勉励我说,是我的新的人生的开始。”


头发卷曲严重脱落.体力差易累 坐着洗澡

冠病也带给她后遗症,痊愈后,必须努力学习日常生活,甚至洗澡因不耐久站,须坐在椅子上洗。

最让张慧云无法接受的是,生病前拥有一头漂亮的头发,痊愈后,不仅严重脱发,甚至发质也变成一头超级卷发。严重的程度到了头发脱了一地,自己却未觉察,洗澡时更是大量脱落。

根据中医的说法,脱发是冠病后遗症之一,她之后接受近3个月的中医调理,虽脱发情况改善,但依然是一头卷发。

千万别小看冠病病毒

“千万别小看冠病病毒,别以为中了以后,只要治疗就能好起来。”

过去健康及活跃的张慧云,现在特别容易感觉累,只要稍微远路段,或是上下楼梯都让她感觉到累。张慧习惯独立不靠他人,每天花时间学习完成所有的事,只为了恢复过去的生活。


禁探病 家人不能陪伴.治疗道路很孤单

治疗的道路,是孤单的。谈起治疗过程,张慧云说,在医院的30多天,没有家人的陪伴,连探病都不被允许。她说,在加护病房醒来及转入普通病房前,她因需特别氧气而隔离在一个房间2天,当时感到特别无助。

拉医护员手不给离开

每次当有医生和护士进到病房,她都拉着他们的手不让他们离开。

“我真的很怕,我不敢一个人面对四面墙,护士说不能一直陪我,并安慰我说在外面等我;我说不要,我要她坐在我前面,有时候护士也只能无奈的笑。”

留院期间,张慧云也深刻感受到,前线人员的辛苦。

张慧云说,当时因个人防护装备(PPE)缺乏,为了节省,医生及护士进入病房,就会完成所有巡房及检查工作后才离开。

医护员还包办送饭 

“当时我还在学习走路,有时候医生护士单单陪我走路就花了半小时,而那一楼的病人又这么多,你可以想像他们需要多久的时间才把病人全部看完吗?这是非常幸苦的。”

“有时,他们不仅是医生,也是护士,甚至在接近中午送饭时间,为了节省个人防护装备,还负责送饭的工作。”

确诊医护员照料其他病人

张慧云说,还有一些不幸确诊及没有症状的医护人员,尽管与其他病人一样在病房修养治疗,仍要肩负照料其他病人的工作。由于医护人员人手不足,加上病患多,他们还需要帮助照顾其他病情较为严重的病患。

“我看到他们非常辛苦,也非常尽责,这份工作真的不容易。”


害怕走在人群中.张慧云恐惧感难消

回忆起与病毒搏斗的经历,张慧云仍充满恐惧感。

她说,即使已经过了很久,恐惧感是挥之不去,到现在仍害怕出外,尤其是害怕走在人群中。因为,她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再度被感染。

“我的命,是捡回来了,我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

如今,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完全不敢出外,尤其现在的疫情比去年还要严重。

劝告尽量不要外出

张慧云也经常与年轻的同事分享,劝告他们尽量不要外出、不要有社交活动及派对等。因为这些聚会是最容易,也可能是最快被感染。

“可能你觉得你年轻,感染了没事,因为没有症状,但请不要连累老人和小孩。”

年老病患忍不住哀嚎

张慧云在普通病房时,也和一些老人同病房治疗。想起他们在做冠病检测时痛苦的大喊大哭,也有一些病人,必须依靠氧气辅助器,甚至每到晚上因辛苦而喊叫,就觉得很心痛很心酸。

“我已经觉得自己很惨了,看到那些老人,就觉得,自己其实比他们好很多。”


张慧云(坐者后)住院35天后,由妹妹张慧娇载她离开医院。
张慧云(坐者后)住院35天后,由妹妹张慧娇载她离开医院。
确诊前,张慧云有一头漂亮的头发,确诊并痊愈后却变成卷发。
确诊前,张慧云有一头漂亮的头发,确诊并痊愈后却变成卷发。
张慧云(左)受邀接受《星洲会客室》访问,分享确诊冠病经历,以提醒人们谨慎;右为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何俐萍。
张慧云(左)受邀接受《星洲会客室》访问,分享确诊冠病经历,以提醒人们谨慎;右为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何俐萍。

过去好动的张慧云,经常与家人出游,如今却容易累,只要路程较远就感觉累。
过去好动的张慧云,经常与家人出游,如今却容易累,只要路程较远就感觉累。


作者 : 谢伟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