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5 21:00:00  2423621

黄泉安.“同一屋檐下的亲人”的逻辑思维

开门见山

这次过年的心情可谓五味杂陈,冷暖自知。人民很苦,楼上好像听不到。

冠病病毒感染率仍高,疫苗接种行动还在规划中,紧急法令下政治阴影犹存,偏偏抗疫标准作业程序序中有乱,百业萧条但民间小行业囧境续被边缘化,政府扶持经济方针看似只将跨国与本土企业利益为依归,针对制造业、建筑业与服务业病源泛滥的严管条件,大有网开一面的嫌隙。

因为这样,今年过年让人不期想起中国的古老传说,过年是要避开一种叫“年”的怪兽。相传,年兽头长触角,尖牙利齿,目露凶光,凶猛异常。幸亏,年兽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才爬上岸,吞噬牲畜伤害人命。因此,每到年除夕,村村寨寨的人们扶老携幼逃往深山,以躲避“年”的伤害。

如果传说属真,当时的生灵感受,会是谁能过年劫后余生,才能充分体会平安过年的庆幸感。回归今世今时,新纪元的年兽肆虐多属人为,大数据时代却斗不倒人类文明的残缺,人祸竟比天灾更猖獗,真是天大的讽刺。

日前,国家安全理事会宣布行管令2.0将从2月4日延至2月18日(年初七),除了跨越农历新年,同时将要实行更严谨的SOP,违规者将面对更高的现金罚款或徒刑。

表面看来,当局是把病毒盘踞不散的罪名,全赖在不遵守行管条令的违规者,一概无关政治领导的庸才无能,也无需责问卫生局与执法机构在接触者追踪(Contact Tracing)工作方面的严重失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的道理,楼上不懂也不要懂。

冠病是时代病毒,抗疫方策皆以医学理论与临床数据为经纬,先进国家与专研学府及医药权威皆以超速网络系统分享抗疫临床实践与数据,落后国家能用作免费借镜。整个抗疫思维全无唯心唯神论说,皆以唯物论做依归,解读数据,对症下药,不使生灵涂炭,才算尽责。

我们若借数据开解以制订抗疫方策的思维套用于马来西亚,它却足以证明我国政府的抗疫绩效是每下愈况,越做越糟。要问:我们几时才能把冠病者“时代年兽”击败斗倒?

去年3月中旬以来,全国辗转早已经历各类型行管令,但疫情曲线却从最初确诊117宗(3月18日)翻倍飙至最高4284宗(2月3日),增率近36倍。这不是天方夜谭,因为肇因可从数据学分析获得佐证。

去年11月17日,英国柳叶刀医学专刊刊登6名医药专才联署的“马来西亚应对冠病的临床特征及风险因素”(请点击:https://bit.ly/2MZ7hCd)报告,其中提及国内感染群的族群区分是:国民感染群76%(即马来族58%、华裔7%、印裔2%、其他种族9%)、非国民感染群24%。

归根究底,我国疫情恶化,可与社会制度的贫富不均、文化异同直接挂钩,有时也与政治生态不能摆脱关系。可惜,过去11个月的抗疫防针,似乎未从数据开解寻得任何良药,白白耗尽国家资源仍未平复过来。

去年7月30日,沙巴民兴党首长沙菲益为求政治生存铤而走险,在疫情炙热时段仓促解散州议会并于9月26日举行州选举,联邦政府也在抗疫行管令期间,为政治人物大开畅行东西马的方便之门。过后,全国确诊人数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国际边境早被关闭多时,国内确诊人数竟然标高不散,冠病毒株更如火焚城般从东马蔓延至西马各州,全是政府决策自作孽不可活的因果。这笔乱帐,来届大选选民可要好好地清算一番。

回到国安会刚发布的农历新年SOP,严正列明在2月12日(年初一)至13日(年初二),只允许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亲人在家里共庆新年,禁止互相拜年,更禁止跨州跨县。此外,团圆饭最多只限20人。

传统上,华人农历新年喜庆活动,是从大年除夕的团圆饭延至元宵节,前后共达16天。若根据国安会SOP,大年除夕(2月11日)不列行动禁期,华人是否不受“只允许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亲人共庆新年”的限制,可以返家吃团圆饭?

这个疑问,依斯迈部长宣布新年SOP当晚,即在社交媒体发酵。依斯迈部长宣布“只限同一屋檐下的亲人”才可共庆新年(包括吃团圆饭),不少网民追问:一间屋子可住20人吗?

当天晚上9时30分,国防部媒体群组发布文告紧急澄清,农历新年的SOP生效日期,已从原本宣布的2月12及13日(年初一、二)更改为2月11及12日(除夕及年初一)。国防部媒体群组也说,新年SOP中只有生效日期有变动,其他有关“只能够和同一屋檐的亲人吃团圆饭”的限制,保持不变。

随后,国安会也在国防部官网漏夜撤下农历新年SOP。

顿时,网民纷纷在社媒洗板,有者更设计令人莞尔的模因(meme),调侃依斯迈部长的无知。除了华裔民众不满,也有政治领袖发“酸”言:“部长,你的逻辑是什么?工厂、巴刹、夜市及霸市都可以开,但是住在方圆10公里的家人却不能一起吃团圆饭。疯了!”他还说:“我们相约到夜市去吃团圆饭拜年。”

当然,这些各形各式的泄气话都是政府对庶民失却体贴的直接感言,刻薄之余一针见血,深具失望和怨怼。

要知道,现时社交网络无坚不催,依斯迈部长颁布农历新年SOP的逻辑思维被网民抨击得体无完肤,万众激情一夜之间发酵,显见国安会辞穷理弱。依斯迈是国安会最高发言人,就算独立64年他仍对华裔友族的年节习俗不甚了解,至少他该懂得发言之前事先咨询和请教内阁里的华裔同僚,才不至于贻笑大方。

另外一点,首相慕尤丁朝野支持率现已江河日下,紧急状态期间的SOP内阁乃借国安会名堂交由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全权操刀执行,是非成败,这名巫统高级部长难辞其咎,他必须直接负责。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