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5 19:30:00  2423723

【手术刀09】洗牙与拔牙 / 冰谷(双溪大年)

星云



牙医小说家张草近日专栏“草堂书架”上场,令我想起过去他在【星云】的一篇医疗手纪〈厚墙〉,叙述一位少女每几个月牙垢累积成牙龈如厚墙的事故。标题〈厚墙〉绝妙,缔造在我脑海中几年缭绕不去的纪录。

惭愧的很,我孤陋直至年近四十始发现,洗牙在保护牙齿的重要功能。时因臼齿酸痛去找牙医,医生见我的牙龈被污垢包围,问道:“你多久洗牙一次?”

我懵然摇头,我以为一支牙刷、一条牙膏,嘴巴里的牙齿清洁就完事——天天刷牙不等于洗牙了吗?

“难怪你的牙龈这么厚。”医生继续说:“保护牙齿,每年至少要清除牙龈一次,把污垢消掉。”

于是解决痛牙之后,我就急去洗牙。却原来洗牙与拔牙的区别,一个将蛀牙连根拔起,一个在牙齿周围动用刀铗又撬又挖,助手从旁不时灌水。我身旁架上有杯消毒水,医生间歇停手,叫我嗽口。吐出的污垢含有血丝,说明洗牙对牙齿多少有伤损。

洗牙也比拔牙耗时,因拔除的是一只烂牙,洗牙须照顾每只牙齿,上下左右内外前后,唯一异于拔牙是洗牙免打麻痹针,张口让医生直接在牙齿间操控,挑拨牙龈,把牙石、污垢、菌斑等不良攀附秽物,一网打尽。

半老才去洗牙,但迟到好过没到,牙齿总算受到保障。上篇“手术刀”提过拔牙的惊惶,这里也说说洗牙的感受。牙齿本没感觉,却因为微血管透入牙缝内部,所以牙蛀了烂牙感到酸酸,严重点会疼痛,致使脸部膨胀。很多人痛得日不能食,夜不能寝,捧着半边膨胀的脸去找医生解决。

我先经历拔牙的噩梦后,才懂得洗牙护齿的“温馨”服务。民以吃为生,吃饭咬菜捣碎鱼肉,没有一样不通过牙齿咀嚼。囫囵吞枣式的进食,不辨滋味,那是人生的莫大遗憾!

至于洗牙的感触,要说出个中滋味,最关键的不外痛与不痛。痛与不痛胥视医生的手艺技巧。我首次洗牙确实带着恐惑忍受一阵刀铗侍候,稍息时,医生嘱我嗽口,清水中混合浓稠的鲜绛血渍,使我蓦然惊醒,知悉洗牙不像刷牙那么干脆利落,有牙膏滑润刷牙毫无痛感。

刷牙与洗牙,都是清除牙齿间的污垢,让口腔清新,齿牙亮丽。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在于,刷牙仅能除去牙缝间的食物残余,未能剔除长年累积在牙龈间的其他障碍,障碍即是牙石、菌斑等;另外,医生洗牙同时磨亮牙齿,让牙齿看来光洁闪铄,无比清新!

若有人问我,洗牙感觉难受吗?我只能这样形容,像你捅破了一窝树叶上的黄姜蚁,它们受惊倾巢而出,向你发动总攻击,那种痴缠你啃咬的危机。不感觉太痛楚,却令你难受,洗牙面临32次(32只牙齿)轮流磨撬的折磨,像咽吞一碗苦药,要挻住约半小时,要挻胸鼓气!

血渍不是白流的

那位医生洗牙,从齿到肉,一丝不紊,但收费也似“切肉”,与拔牙不相仲伯。既视洗牙为护牙首要关口,我就全力以赴。却后来想节省,改为双年制。没想医生比我更精明,向我收双倍费用,他说:“两年牙龈所累积的污垢,厚度加倍,所以收费也相应加倍,这很合理呀!”

收费合理不合理无关重要,从此我改换码头,去XX诊疗所。象征性收费的诊疗所!可要耗费时间排队,6排几十张椅子满座。把身分证送到柜台,领取排号,填写表格费掉老半天,最后把日期注在卡片上,3个月后来诊所。

幸亏不是牙痛,洗牙可延迟,顶多牙龈厚点,牙石硬些,不足为患。代价有异,无奈地忍受了。

依时赴约,我坐在排椅上看着前面滚动的号码,每隔15分钟才滚动一次,以我手捏的号数还得呆候4个小时。这时我才想到“时间就是金钱”这句金科玉律。

诊室内部设计与私人诊所不遑多让,那张躺椅尤其新颖。女医生很年青,想是实习医生,拿我老人家的残牙衰齿来试验,未免太残忍了吧!

“安哥,牙齿什么事?坐上来我看看!”在我犹豫不决时,她已发出指令了。我躺下,调整好身体,张大嘴巴。

“安哥的牙齿长得凌乱不整,很难洗刷牙龈呀!”这一句,加深了我的顾虑,但肉在砧板上,想找庖丁,无非缘木求鱼,就任由宰割吧!

这样孤注一掷时,就变得勇敢起来,不假思索了。她于是动用手术工具刨掘牙龈, 助手注射清水,须臾医生叫我嗽口,吐出的混水没有血渍,也少污秽,如此3回,愈嗽水愈清,终于一声“OK”我从躺椅下来,洗牙大功告成了。

回到家里,对着镜子张口龇牙,发现牙龈还被污垢缠结。不禁感悟:洗牙的血渍不是白流的!

作者 : 冰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5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