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09 07:00:00  2423976

东西/红包封 新年精心设计的祝福

东西

红包的传统意义是“压岁钱”,是在农历新年期间长辈用红纸包裹好发给家中小孩儿的钱,有辟邪、祝愿的意思。广东籍的长辈在新年给晚辈派红包时都会说“啤张红纸你”,可如今在新年时见到的自然不只是一张红纸。

在重视包装的这一个年代里,就连红包这份祝福也讲究外观的美感。红包封是品牌用来做公关的“门面”,近来也有不少商家以设计漂亮的红包封作为新年前产品促销的重要“赠品”,作为“幕后操手”的红包封设计师,在这一个环节里功不可没。



茹春翰:

在限制中展现创意设计

茹春翰是graymatter工作室的广告促销顾问,工作室主要是制作品牌海报、促销活动及展示柜的布景设计,红包封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我们的客户多为腕表品牌,大约是七八年前开始为它们设计红包封,它们都是国际品牌,一些已经有总公司为农历新年设计的指定图案作宣传推广用途,供全球各国使用,客户便会要求我们把图案也应用在红包封的设计上。我们还是可以在一些细节上发挥创意,比如图案的大小、颜色上的调整,还是有可以发挥创意的空间。”


graymatter工作室广告促销顾问茹春翰笑言,自从开始设计红包后,每一次看到特别的红包封都格外留心。
graymatter工作室广告促销顾问茹春翰笑言,自从开始设计红包后,每一次看到特别的红包封都格外留心。



“而另一些品牌如果没有一定的限制,则会完全放手让我们创作。在设计之前,我们会针对个别的品牌做资料搜集,尽可能融入品牌风格、文化背景或特色到红包封的设计里,尽可能与品牌风格一致,竞争对手使用的元素也要尽可能避免,漂亮之外最好也能和品牌有关联。”

“一般上会针对客户预算进行红包封设计,至于美与不美便十分的主观,我们的首要任务还是要让客户满意。现在的人对色彩的接受度很大,但是不会选用黑色、青色,其他很多颜色都可用在红包的设计上,但这也仅限于套组,即使色彩不一致可是整体的设计依然可以带出连贯性。”

茹春翰在过去为不少品牌所设计的红包封套组中,有不少是红包封收藏者喜爱的珍藏,当中便包括Tissot、Oris、Tag Heuer等。他指出,红包封上出现的烫金、立体浮雕、反光效果等设计,都会提升红包封的印刷与制作成本,而且作色彩校对、烫金吻合度要花费的时间也更长,所以如果客户的预算有限,时间又不充足的活,一般不建议品牌选择设计过于复杂的红包封。

“可能是职业病吧?还未设计红包封前我都没认真留意过新年的红包长什么样,现在都会细看一些漂亮的设计,有时候是被整体概念吸引。也希望我们所完成的红包封设计,能让人收到时也觉得很特别、很开心。对我而言,能在外观设计之外,其特别构思概念下让人同时能把红包封与品牌作联想更加重要。”


以品牌全球统一图案完成的红包封,依然可在细节处展现创意设计。
以品牌全球统一图案完成的红包封,依然可在细节处展现创意设计。



为Oris设计的红包封套组,选择镭射切割的镂空手法设计,一个红包封以两件套的方式呈现,概念新颖。
为Oris设计的红包封套组,选择镭射切割的镂空手法设计,一个红包封以两件套的方式呈现,概念新颖。



为Tissot设计的红包封引用了中国传统文化常见的花朵元素,再看仔细一点,可以见到腕表里的小零件散落在红包封的设计上,低调的做了联接。
为Tissot设计的红包封引用了中国传统文化常见的花朵元素,再看仔细一点,可以见到腕表里的小零件散落在红包封的设计上,低调的做了联接。





陈达兴:

每个红包封设计都富含寓意

农历新年里总会看到不少品牌的红包封,当中有没有一些设计所附加的故事、价值与意义也打动了你,让你留下深刻印象?

VORT3X创立总监陈达兴坦言,许多人觉得他们的工作主要是平面设计,事实上他为公司拟定的方向,是为客户塑造品牌形象。“红包封在我们的业务里虽然占了非常小的部分,但设计红包封却是我最享受的工作。其他的平面设计工作会有所限制,但红包封非商品,客户希望能透过它打造品牌形象,有更大的自由发挥空间,所以也会在设计里赋予特别的意义。”

2014年,客户点火心窝在新年前的两周发出红包封提案,那是陈达兴的第一个红包封设计。“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和非常有限的预算下完成了这款红包封,省下粘黏的工序的人工成本与时间,以简单的折叠和嵌入的方式完成一张红包封,客户在派给顾客时让他们在餐厅现场体验了‘组装’红包的乐趣。”


2014年点火心窝红包作品,那时距离新年只剩两个星期,时间上很紧迫,客户成本有限,再加上是印刷厂最忙的时候,充满挑战。点火心窝是一家点心兼火锅店,红包设计里的巧妙的字型排列设计正好让人明白它的卖点。
2014年点火心窝红包作品,那时距离新年只剩两个星期,时间上很紧迫,客户成本有限,再加上是印刷厂最忙的时候,充满挑战。点火心窝是一家点心兼火锅店,红包设计里的巧妙的字型排列设计正好让人明白它的卖点。




有了设计“半成品”红包的经验,陈达兴在2014年也以自己喜欢的舞狮造型,在RJ Paper纸商赞助下,设计了一款需要自己折及嵌合的红包封。舞狮胡子的白色螺旋小图案,是VORT3X的标志,具集思广益的寓意。
有了设计“半成品”红包的经验,陈达兴在2014年也以自己喜欢的舞狮造型,在RJ Paper纸商赞助下,设计了一款需要自己折及嵌合的红包封。舞狮胡子的白色螺旋小图案,是VORT3X的标志,具集思广益的寓意。







受疫情影响,2020年开斋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人们呆在家的时间长,陈达兴的4款设计,便是可以让人在家自行打印原图,再把它剪下、黏合成一个青包封套,这一套组共有4个款式,完成后可以组合一个家的图案。一家人在家制作,也可以成为亲子活动,那就是他所想要带出的“家的感觉”,而这是他为一个地产商完成的设计。
受疫情影响,2020年开斋节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人们呆在家的时间长,陈达兴的4款设计,便是可以让人在家自行打印原图,再把它剪下、黏合成一个青包封套,这一套组共有4个款式,完成后可以组合一个家的图案。一家人在家制作,也可以成为亲子活动,那就是他所想要带出的“家的感觉”,而这是他为一个地产商完成的设计。





漂亮红包的先决条件

他在2019年为纸制品生产商Takeo设计一套5张的《五福临门》红包封,当时这个纸商就是想透过红包封的设计,突显多彩鲜明色调、展示所生产的纸张属高品质制品。品质好的纸张能够承受各种色调的印刷,在纸张上呈现出深浅不一的色调、鲜明立体的效果,即使是非常精细的烫金线条也能精准、完美的落在指定的位置上。

Takeo请VORT3X设计的红包封套组里,展示了其纸质的所有优势,派送出去备受顾客好评之余,同时也成功收获了新顾客选用他们的纸张作印刷用途,是个非常成功的个案。

“我热爱传统文化,但我觉得创意概念不该受到传统的限制,相比较之下红包设计上所蕴含的意义更加重要。一如《五福临门》的红包封套组里,每一个都是深深的祝福,饱含深意,在设计上也会大胆的使用各种色彩。”






















《五福临门》红包封在设计上使用渐层式色调、极细线条、烫金,这些设计都是为了让客户Takeo的纸张充分展现高品质,达到双赢效果。五福,取用的是福、禄、寿、喜、财,每一个设计都结合了现代与传统,而且每一个款式都可以用来派送给不同的对象,象征送上了不同的祝福。这组红包封设有两个不同的包装版本,屏风式的可以作为家居展示,而用腰封套起的则可以用来派红包。
《五福临门》红包封在设计上使用渐层式色调、极细线条、烫金,这些设计都是为了让客户Takeo的纸张充分展现高品质,达到双赢效果。五福,取用的是福、禄、寿、喜、财,每一个设计都结合了现代与传统,而且每一个款式都可以用来派送给不同的对象,象征送上了不同的祝福。这组红包封设有两个不同的包装版本,屏风式的可以作为家居展示,而用腰封套起的则可以用来派红包。












2020年VORT3X的鼠年红包封,没有传统的大红色,大胆用了3个强烈的对比色,传递不同的祝福,由铜钱图案呈现的是财源广进,奖杯线条的是平步青云,而爱心图案则祝福天下有情人。如仔细看便能发现,这些图案都是老鼠造型组合而成。
2020年VORT3X的鼠年红包封,没有传统的大红色,大胆用了3个强烈的对比色,传递不同的祝福,由铜钱图案呈现的是财源广进,奖杯线条的是平步青云,而爱心图案则祝福天下有情人。如仔细看便能发现,这些图案都是老鼠造型组合而成。









2021年VORT3X的红包封套组,以福禄寿为主题,一套3张的红包封颜色鲜艳夺目,采用现代感的手法设计,将传统做了新时代演绎。一场瘟疫让我们2021年的农历新年必需要继续戴着口罩过年,而且无法回乡和家人一起团聚,心里总是有点感伤。这款红包封也可以化身成贴纸,小朋友可以把它贴到口罩上,在无奈和低落的心情下营造一点观乐的过年气氛。戴上贴有贴纸的口罩,可透过视频向亲友拜年,或拍照留作纪念。多年以后都会记得在2021年里,我们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新年。
2021年VORT3X的红包封套组,以福禄寿为主题,一套3张的红包封颜色鲜艳夺目,采用现代感的手法设计,将传统做了新时代演绎。一场瘟疫让我们2021年的农历新年必需要继续戴着口罩过年,而且无法回乡和家人一起团聚,心里总是有点感伤。这款红包封也可以化身成贴纸,小朋友可以把它贴到口罩上,在无奈和低落的心情下营造一点观乐的过年气氛。戴上贴有贴纸的口罩,可透过视频向亲友拜年,或拍照留作纪念。多年以后都会记得在2021年里,我们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新年。




“虽然网络发达,也有人倡议发电子红包,但是我觉得派红包给晚辈是一个需要延续下去的传统,红包代表祝福,派‘实体’红包的当下有一份温度,是无法透过网络传递的。”


在陈达兴的红包设计上不常见到明显的品牌标志,他自信的笑说,“我相信,如果红包封的设计足够漂亮的话,把它拿到手的人都会想尽办法把品牌找出来。”
在陈达兴的红包设计上不常见到明显的品牌标志,他自信的笑说,“我相信,如果红包封的设计足够漂亮的话,把它拿到手的人都会想尽办法把品牌找出来。”





相关文章:

东西/一日一苹果 祝大家“苹”“苹”安安

东西/摸不到的贵气麻将


作者 : 李依芳(记者) 辛柄耀、黄志汉(摄影)、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