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17 09:00:00  2426196
【南大关闭40年】被开除学籍 南大生逆境自强
教育专题

1965至1966年南洋大学反对改制学潮达高峰,逾百名学生被开除或驱逐出境,9名学生领袖被逮捕。曾荣盛、朱华联、谢诗坚等返回大马后自立自强,闯出一片天。

受到时代的召唤,南洋大学学生在1963至1966年间学潮不断,并以1965至1966反对新加坡政府改制南大而把学潮推到高峰,1965年10月28日,南大学生罢课历时39天。在反对改制抗争中,新加坡政府前后开除和驱逐逾百名南大生。1966年11月10日南大再开除60名学生,学生展开罢课,9名学生领袖被逮捕,67名大马学生被驱逐。


记录南洋大学从开创到关闭历史的各种刊物。 
记录南洋大学从开创到关闭历史的各种刊物。 




捍卫南大与李光耀激辩

李万千被禁入境新加坡

1966年学生领袖李万千上台与李光耀辩论,痛批政府变质南大,后被逮捕和驱逐出境,至今仍无法入境新加坡。

南洋大学从创办到关闭,期间激起无数激动人心的万人支持浪潮,也爆发反抗政府改制南大的抗争风暴。学生领袖李万千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就南大改制风暴公开辩论,被视为当时南大抗争的重要一幕。

1966年是南大改制的第一年,10月29日,政府资助的新图书馆在校长岗上开幕,李光耀以总理身分主持开幕礼,反对改制的数百名学生当天发动和平请愿,他们高举布条及高喊口号。台上的李光耀随即向示威学生发出挑战,要他们派一名代表上台跟他辩论南大改制问题。学生领袖之一、现代语文系三年级学生李万千在李光耀保证其人身安全之后,立即上台。他呈递了学生请愿书之后,在台上痛批政府变质南大、褫夺陈六使公民权、逼走庄竹林校长、逮捕学生、开除学生、封禁南大学生会及学生团体、派军警进驻“云南园”、破坏大学自主权及学术自由等不民主作风。李万千当天在同学的掩护下成功撤出校园,不过随后受到执法当局的搜捕。李万千离开新加坡即被禁止入境,虽然如今许多当年被驱逐出境及禁止入境的大马学生已经被解除禁令,李万千至今仍然无法踏进新加坡一步。


问:当年你与李光耀辩论,至今人们在谈论南大时,还是要特别提及,当年你为何有那股勇气与李光耀辩论,如果历史倒流,你是否还会那样做?

答:如果历史倒流,我还会不会这么做?在回答之前,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辩论之后54年来我被李光耀政权迫害的一些情况:

虽然辩论前,在我要求下获得人身安全的保证;但在隔天下午,我在房间休息时,房东阿婆突然一面敲门,一面用潮州话大喊“阿李啊,爬来了!爬来了!”知道阿婆是来报讯,走狗来了,我早有警戒,立就从后门溜走,开始过逃亡日子。

次日报纸大标题报道我求保证人身安全的做法使我当“英雄”,却变成“狗熊”!但李总理今天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明天却放狗抓人的背信弃义的做法,有关报纸只字不提!

我立即被开除学籍,一度准备到英国学法律,却因新加坡政治部介入反对而不能成行。被逐出境至今已超过54年,连学术研讨会都不准出席。

虽然遭遇了上述种种迫害,历史如果倒流,我仍旧会接受挑战,上台和李光耀辩论,但我不会再要求他保证我的人身安全。对李光耀这种毫无信义的人,本就不应存丝毫妄想,缘木求鱼!

1966年,李万千(右一)与李光耀辩论。
1966年,李万千(右一)与李光耀辩论。




问:大马的新纪元大学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及韩江学院被视为华文大学,你是否认为他们可以传承南大精神?

答:三院“被视为”是华文大学,因为如果根据华文大学的严格定义,有关大学的教学媒介语必须是华文,而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是很难办到的。因为大马的教育政策规定只有官方语文即马来文,才能成为大马大专院校的教学媒介语。因此只有争取更加公平合理的国家语文政策,才可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三院可以也应该继承和宣扬南大精神,但无需也不能取代南大当年在马新人民心中的地位。因为南大精神是由当年南大的实践和斗争归纳出来的,三院能做也应该做的是传承与发扬。






曾荣盛。
曾荣盛。




曾荣盛:不屈不挠 掌握人生

横跨马华文坛及马来文坛的翻译家曾荣盛老家在柔佛,当年家境欠佳限制他的升学道路,由于没钱留学,他是在“偶然”的计划下考进南大。1964年他考入南大历史系,并以半工读方式赚取学费及生活费,每个假期都得打工,大学二年级时则协助编辑“校讯”,求学期间缺少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

1965年9月11日新加坡政府正式公布《王赓武课程审查委员会报告书》(简称《王庚武报告书》),南大掀起反改制学潮,10月19日南大10个学会,包括历史学会,向南大当局提呈备忘录以示反对。当年曾荣盛是历史学会理事,结果因在备忘录中签名而被开除。

时任南大代副校长黄应荣在1965年10月20日将致学生家长/保证人开除学生函件寄给曾的母亲,通知他已被开除学籍。

他当时得知共有85名同学被开除。他表示,父母在收到开除信后没有太大反应,而他与同学则继续留在校园参与罢课。

次年,新加坡副总理杜进才在4月4日的信函宣告他永远禁止进入新加坡。被驱逐返马后,曾荣盛在黄梨业工联任职,1967年因该工联属下的泉成黄梨园工会爆发罢工运动,他因而受牵连被当局逮捕,先后被关在新山与芙蓉监狱,随后也被监禁在麻坡、华都牙也及太平扣留营,前后11年。当局也曾把他们一批人带上庭试图撤销他们的公民权,不过被法庭拒绝,因而免去失去国籍的厄运。

开除学籍、驱逐出境、坐牢,并没有击倒曾荣盛。他说:“身为南大的开除生,似是半途而废,前功尽弃,其实不然,我们在各领域仍可大有作为,各执其所,各领风骚,自强不息,为关闭的南大奏凯歌。”与许多被开除学籍的南大生一样,他们发挥南大所赐“化悲愤为力量”之箴言,刻苦奋进,在各领域发光发热。

出狱后,他曾任职板厂文员、家教、牌业画工、记者、社团秘书、公司经理等,业余参与译介弄文编书。多年来致力于把马来诗歌翻译成华文,并把华文诗歌翻译成马来文,为促进华人社会与马来社会的了解,奠定了他今天在马来文坛的江湖地位。

他目前不仅是画廊主持及《不惑》杂志主编,也是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副会长及马来文艺组织Seniman Paksi Rakyat执委。




朱华联。
朱华联。




朱华联:无惧强权 成就自我

现年79岁的朱华联谈起半个世纪前被开除之事,还是感觉不可理喻。他在1963年考入南大,先读一年预科班,随后进入中文系。他回忆说,当年因家境穷困,自己必须一边读书一边工作来筹学费与生活费,因此完全没有时间参与学生会活动。

1965年他参加华文学会当理事,帮忙校对学会年刊。由于华文学会当年是参与反对《王赓武报告书》的学生团体之一,全体理事收到当局发出的警告信及要他们写悔过书。他说:“1966年南大推行改制后学生团体改组,我们班上有五六人被选上理事,我感到纳闷,以前参加学会我们被迫写悔过书,现在又要我们参加,我因而拒绝当理事,最后被列入开除名单,而且还被视为危险人物而遭逮捕监禁。”

在1960年代,大马经济发展仍落后,没一纸文凭要找工并不易。他当过临教也想以教学为其终生职业,可是他的南大背景使他被当局列入黑名单,教师准证被撤销,他被迫脱离教学生涯。为了生活,他无师自通当摄影师一段日子,最后被一家建筑行录取当书记。他通过勤奋工作及自学,掌握建筑技术,在1976年与朋友一起开设建筑公司,至今他还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谢诗坚。
谢诗坚。



谢诗坚:认命不低头 缔造佳绩 

曾任《星槟日报》总编辑的谢诗坚是与曾荣盛同个时期被开除,当时他是戏剧学会的秘书,在反改制请愿书上签名,因此被开除学籍。谢诗坚受访时坦言,自己对被开除学籍感到“很失落”,因本身求学时学业成绩优秀,在班上是名列前茅。面对开除,他认命不过不放弃。

离开南大后他曾想继续深造,并获得美国佐治亚大学颁发奖学金继续其历史系学业,无奈家庭经济情况不允许,他只好忍痛放弃继续深造的念头。上世纪80年代,他也与校友陈松生等同学获得英国大学法律系录取,最终还是放弃深造的计划。

谢诗坚是在1964年进入南大历史系,1966年被开除后他回返马来西亚,随后进入报馆当记者,他的工作表现受到上司看重,逐渐从记者升任为总编辑,成为少数南大人总编辑。1990年代报馆关闭后,他转行从商,并在2001年报读南京大学硕士课程,最后也获得厦门大学博士学位。目前他也是中国数所大学,包括安徽大学、吉林大学和暨南大学客座教授,完成了年少时的梦想。谢诗坚现在也是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为马中关系奉献力量。





延伸阅读:

【南大关闭40年】待平反,陈六使公民权何时恢复?



更多文章:

【留学中国指南】踏上神州负笈路

【留学中国指南之技职篇】技职学生选择多

科研员/作词人许媛婷, 理性感性平行的斜杠人生

许媛婷创作〈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的幕后花絮:歌词一波三折,最后保留法文


作者 : 文:林友顺、王建安(节录自《亚洲周刊》) 图:本报资料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17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