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2 10:00:00  2429955

人物/巫程豪:卸下州议员身分,我是一名医生,也想为公共医疗出一份力

人物

关心我国政治的人对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一定不陌生。


90年代初,柔佛州仍是国阵的定存州,彼时的行动党势弱人丁单薄,不像如今那么人强马壮,他却在1994年完成实习,毕业后加入行动党并成为火箭的开荒牛,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默默耕耘。


万事起头难,瘦田从来不好耕。随后1999年和2004年的大选,巫程豪上阵士姑来州议席铩羽而归,但他依然咬牙坚持屡败屡战,一直到2008年反风大吹,迎来首次政治海啸,他乘风而上,让火箭在柔佛成功升空夺下1国4州,为柔佛火箭江山打下基础。

尔后2013年大选,火箭已经气势如虹、精英如云,林吉祥率领一众天兵南下,创造4国13州的佳绩,到了2018年进入全盛时期的火箭更入主布城。

然而,此时辉煌的火箭却仿佛与巫程豪无关,因为在粤语俗话里“瘦田无人耕”下一句就是“耕开有人争”。

2015年柔州行动党州委会初选,原任主席的他,连15席州委都被拒之门外;在遍地响起“大局为重”的2018年大选被要求让出士姑来州议席,改为上阵拉美士国席;拒绝从命而遭冷落边缘。

回顾他一路走来跌宕起伏的故事,犹如翻看一本史书,征战沙场开疆拓土的开国功臣,最终因各种原因卸甲归田,无论原因为何、不评论功过,只能共苦而不能同甘,总让人觉得有些唏嘘。

时隔两年多了,他是否觉得当时的自己委屈?是否觉得遗憾?如今的他,是心灰意冷准备退圈抑或是蛰伏伺机再起?


5351YYY2021292148557408467.jpeg



相较起许多人对于自己的梦想和职业规划茫然无措,早在小学六年级,巫程豪在当时的代课老师影响下,对医学和政治便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因为小六的课程有讲到医学发现史,至今我印象还很深刻是说谁发现了X光。”


体内的政治血液蠢蠢欲动

当时的老师经常讲授许多课外的知识,分享政治课题的观点,让他们受益匪浅,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到深远影响,推动他主动去查阅相关书籍和历史。

“不小心翻到马共和政府谈判的过程,就好奇为什么没有被记录到我们的历史里,此类故事很需要深刻思考。”

“我很喜欢看侦探片,会一直要追查出真凶,医学和政治也同理,若要找出答案,一定要懂得发问。”

当他政治血液在体内觉醒后,发现行动党的理念与他非常一致,让他决定成为“火箭人”。

“我一向来觉得行动党的理念和我要走的路是一样的。从我中学时候就观察到(火箭的)全民平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概念,长久而言拥有比较大的立足之地和版图。”


没官一身轻,发表时事课题空间更大更没包袱

1994年带着满腔的热血入党,曾崛起曾辉煌曾坠落,询及2018年那场大选的风波,他笑着回答说已经放下。

“这次没上阵对我来说是小问题。在这段时间我就当作是休息,也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在疫情的时候。”

他坦言,不但已经放下心中的隔阂,与领袖之间的隔阂亦渐渐消融,甚至认同他之前的看法。

“我当时(2018年大选)非常反对跟土团党合作。我看到的是一个危机而非契机,我们把一个契机变成对希盟不利的危机。”

“要如何扭转乾坤,不但要有能力和知识,还要有很大的耐心,去让周边的人意识到我当时说的话是有根据的。”

比如面对马哈迪的不可信和不可掌控,他选择“走为上计”。“走为上计”通常使用在被政治清算者,在自知之明之下,暂时隐退江湖,如今他也算是暂时隐退的状态。

“我个人没有野心,但对于具有政治挑战的工作抱着很大的兴趣。”

面对部分旧日同伴的相继离去,他曾尝试说服挽留不果,却也理解曾并肩作战、共克时艰后不被重用的打击。

“不当议员不代表说话没有分量或不能做出贡献,在某些课题上反而没什么包袱。”

在这两年,他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生活步骤,重拾年少时的爱好——乒乓。

“我以前还是乒乓校队。已经30年没拿起过球拍,疫情前后经朋友介绍,我又到一家俱乐部重新打乒乓了,这是很满足的重新发现。”

“我以前打直拍,最近改打横拍,主要是训练我的脑袋,练出不同的打法。”

巫程豪滔滔不绝地念起“乒乓经”,言语中都是遮掩不住的兴奋和热爱。

脱下代议士外袍的巫程豪,如今形容自己是暂时隐退江湖。
脱下代议士外袍的巫程豪,如今形容自己是暂时隐退江湖。




为年长者、工厂工人、学生免费线上看诊

2020年12月18日巫程豪确诊冠状病毒病,28日出院不久,便开始用线上的方式,义务为年长者、工厂工人以及学生看诊,并以过来人的经验安抚患者,缓解他们的精神压力,在分担公共医疗压力的同时,及时将病情加重的患者转介到医院。

“您现在状态还好吗?”我问道。

“(出院)有一个月,现在人比较容易觉得累,晚上睡不着,白天还好。之前是晚上失眠,白天疲累。我有一两个患者也跟我投诉过(他们也有这问题)。”镜头另一端的巫程豪看着略带疲惫,但是双眼仍炯炯有神。

巫程豪在康复之后,为人民提供线上免费咨询的服务,从而分担如今几近崩溃的公共医疗压力。
巫程豪在康复之后,为人民提供线上免费咨询的服务,从而分担如今几近崩溃的公共医疗压力。



尽管已经痊愈出院,但他认为自己并非百分百恢复如初,比如众所周知冠病最显著的症状是失去嗅觉和味觉,他入院第三天后,最先恢复的是嗅觉,但至今觉得没有从前敏锐。

“我大概只恢复了90%,有的病人跟我说只恢复60%至70%。”

在他康复出院后,一些无助的患者从报章媒体处得知他确诊过的消息,便给他拨电求助。

“他们被通知确诊好几天,尤其是有一些是60岁以上的人。卫生局只是打电话告诉他们会安排救护车送他们入院,可是迟迟不见救护车,亦没有后续跟进电话,他们会感到害怕和紧张。”

他曾是过来人,是50岁以上且有些高血压、高胆固醇,位列“橙色警惕”的梯级,而60岁以上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人们,则属于高风险的“红色警惕”,因此他自然理解他们的恐惧和焦虑,于是萌起免费线上咨询的念头。

“(当时)虽然没有很辛苦,没有呼吸困难之类的症状,但心里也会害怕,专科医生告诉我可能会恶化的,所以我们会担心。”

巫程豪在稳定康复后的阶段,恢复以往的运动量,在跑步机上跑步。
巫程豪在稳定康复后的阶段,恢复以往的运动量,在跑步机上跑步。





应优先处理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号召私人界医生帮忙

去年初,我阅读过大量关于冠病的相关报道,其中看到过一些例子是患者初期的病症较轻,后期忽然迎来炎症风暴,导致机体多器官功能衰竭,甚至造成患者死亡,这就体现了追踪患者病情的重要,如今巫程豪自发扛起这份医者的责任和义务,尽可能协助有需要的人们渡过生死难关。

“其实是很重要的,你不可能叫患者自己在家隔离,因为只有经验丰富的医生能够很快地觉察出很细腻的一些症状。”

“比如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70岁老人表达他的担忧,表面看他身体健康状况很好,没有其他慢性病。他自备了血压器、温度计,我叫他再去买血氧饱和器,用视讯的方式教他怎么用。”

结果巫程豪发现老人的心跳很快,一分钟可达120下,一般情况下也是110至120左右,很少90以下。


“普通人的心跳很少会快到120下,如果到120下可能表示身体有问题。他心跳快,血氧却正常,这实际上就是不正常的(初步症状)了,因为如果肺部有感染和发炎,氧气吸收程度低时,心跳加速增加肺部血液循环,来补偿肺部功能不足。或者显示心脏不规律的症状。所以我赶快(协助)通知医院,最后入院后确诊是病人已经进入了冠病肺炎的阶段。”

他认为,卫生部不能以人力不足作为开脱的理由,因为在法令之下,他们可以要求私人界协助,甚至可以要求军方、军医等等来帮忙。

“现在要用的不是政治上的紧急状态,而是处理公共卫生危机的紧急状态,号召私人界的医生帮忙。一般私人医生要比政府医院的医生来得有经验,因为都曾经在政府医院服务一段时间后才离开,很多政府医院的医生资历较浅,我是觉得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协助。”

他认为,若让私人界的医生先筛检再转介,有助于缓解政府医院的医疗压力,奈何目前仍无明确的指南,同时他对于卫生部目前表示不筛检无症状人士表示担忧。

“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我一个患者说他儿子和媳妇在被筛检时没症状的,但最终报告是阳性,他本人、太太、女儿和孙子则是阴性。所以你不能说无症状就是没问题,已被感染但无症状者占大马(确诊者)的89%,这(指南)是不合逻辑的,这很容易造成家庭内的交叉感染。”

于是他通过电话教导他们怎么居家隔离、怎么消毒。在讲述跟医学有关的内容时,他专业词汇频出、语速加快,只有间中咳嗽数回,才让人感受到病毒的余威。

“我觉得他们(政府)庆祝得太早,第一次MCO后认为他们已经战胜病毒,我就感到很担忧。在去年3月我就发表过文告提出种种建议和准备如快速检测、要如何动员私人界等等,但很多人觉得可笑。”

他说,如今我们是在与看不见的敌人打仗,这是最难打的战争,认为卫生部的领导人存在很大的问题。

言谈之间满是忧虑和心焦,其程度大概不亚于2018年眼见火箭决定与土团党、马哈迪联手之时吧!

行动党柔佛州委和医生都是巫程豪的身分,很多时候都是以从政者的身分在媒体上亮相,“柔火箭的开荒牛”、“与中央领袖不咬弦、唱反调”像是贴在他身上的标签。

在疫情肆虐的今天,相比起从政者,“医生”这个身分让他更加闪亮。



相关文章:

人物/谢秀贞:当下解决不了的,那就绕个大圈吧!

非常人物/张永新的“没啥特别”人生

资深摄影师林天时|一张好照片除了天时地利人和,韧性和匠心也不可少


作者 : 叶洢颖(记者) 取自巫程豪脸书(图)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