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3 19:05:00  2431861

【彼个安静的所在】安乐茶饭/李宣春

星云

过完年,又多请了几天年假在家休息。什么地方也没去,只待在家里上网看电影、追影集,累了就睡觉,理直气壮地偷懒。反正有的是时间,就少点叫外卖,自己下厨解决。

前一天,从超市买了一把葱、一包奶白菜、几颗番茄和一盒蘑菇。冰格里有一支冷冻了很久的大鸡腿,决定把它去骨后煮葱花鸡汤。那是一道从电视名厨学来的简易版鸡汤。下厨之前几个小时,先取出鸡肉解冻,待鸡肉恢复到室温正好是准备午餐的时间。如果可以直接买已经处理好的鸡排肉,自然是更方便。这一次,我花了一点时间小心去骨,在鸡肉上头割了几刀,撒点盐和胡椒粉。不沾锅加热,无需加油就将鸡肉鸡皮朝下慢煎。回到洗手台继续切葱,切好直接拨进大碗,又将番茄和蘑菇切丁。再将几颗奶白切成四等分。

见鸡皮已煎出金黄色,即可翻面继续煎,至八九分熟,起锅。此时,原锅加小量的食用油,把切好的番茄和蘑菇倒入,炒热,加适量盐调味(或不加);再将奶白散放锅子四周,用热气焖熟生菜。把鸡排肉切成长条状,重新倒回锅里,加入约四分之三碗白开水,盖上。待汤水滚沸,即可熄火。先把鸡肉和蔬菜夹入盛放葱花的碗,跟着再把热汤倒进去。

一碗半小时左右可煮成的葱花鸡汤便已完成。番茄和蘑菇带出了鲜味,奶白鲜甜而不腻,鸡肉也还吃得出嫩劲,满满的葱花使得这碗鸡汤清爽而暖胃。烹煮热食有较多自由发挥的空间,突发奇想的材料搭配,常会让食物出现惊喜的口感和味道。当然,也要搭配得宜,不然食物变得难吃也不是没有可能,这点就有赖厨师本人的厨艺经验和五感判断了。

自由行动是多么可贵


可能是因为意识到感染冠状病毒后的症状之一是尝不出味道,所以这段时间特别珍惜自己的嗅觉和味觉。比如,大热天时雨水将临,空气里总会弥漫一种宛如混合土壤和枯叶的潮湿味道;一块附着脂肪的叉烧在口腔里咀嚼,当微焦的肉质和油脂在唇齿间融合交织,衍生感官与心灵上的安慰;搭配咖啡的酒味巧克力乳酪蛋糕,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进嘴里,苦甜、奶味、微酸、咖啡回甘……忍不住要借着味蕾辨识出各种甜美的滋味。

餐厅外带的食物通常在食材选用和调味上做得很丰富。只是当外带变成一种日常,不免会觉得吃这类外带食物对味觉也是种负担。毕竟自己煮的家常菜,多半味道和口感简约,一碗白饭下肚,驱走了饥饿感就已满足。今年虽没有回家过年,多少还是会怀念妈妈煮的饭菜、炖煮的药汤,家里的味道独一无二,就算自己的厨艺再精湛也难以一模一样重新复制。

最近也在留意冠状病毒疫苗的进展。再过不久就会抵马,政府计划在未来数月分批向民众施打。只是许多民众对疫苗仍存着疑虑。其实如果对这些医药问题感到困惑,最好就是向相熟的医务人员咨询;医务人员也有必要装备好相关的知识,以便深入浅出地为民众解惑。

无论日子过得如何,大家祈求的不过就是能吃上一顿“安乐茶饭”。在没法堂食之后,才想起过往上馆子受到的服务招待是何等难得;当出门得处处小心提防,才认识到自由地呼吸与行动是多么可贵;当必须“就地过年”,放下与家乡亲友团聚的渴望,才意识到是多么在意自己与过去人生的连接。


作者 : 李宣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