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3 19:03:00 

专访马新社主席 | 明星主播到障友先锋 阿迪芭跌宕中体会生命真谛

全国综合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过去的经历,成就了现在的阿迪芭。
过去的经历,成就了现在的阿迪芭。

陆世敏报道

蔡伟传摄影(部分照片取自受访者脸书)

人生初开篇,她站在采访最前线,见证时代变迁,矢志为民众记录历史事件;往后新篇章,她坐在轮椅最前端,看遍人情冷暖,誓要为障友带来希望之光。

20世纪八九十年代,青春靓丽的拉丝阿迪芭(Ras Adiba)横空出世,一扫民众对电视主播古板 稳重的刻板印象,其在镜头前播报新闻的倩影,成为一代人的记忆。彼时的她意气风发,接触最有权的人物、采访最前线的新闻、播报最即时的新闻;怎么也没想到,一路顺遂的人生,会在1995年开始戛然而止。

拉丝阿迪芭在手语翻译员的陪同下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残障人士车牌替代贴纸议题的最新宣布。
拉丝阿迪芭在手语翻译员的陪同下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残障人士车牌替代贴纸议题的最新宣布。

遭逢巨变不自暴自弃
成代表残疾者上议员 


1995年11月,正值花样年华的明星主播拉丝阿迪芭,遭遇了一起交通事故。严重的车祸导致她脊椎受伤,病情随着2001年的一场屋外袭击案而恶化。祸不单行的她,隔年更在上楼梯时滑倒,造成脊柱10级受伤,终身残疾,余生都要坐在轮椅上度过。

不过,阿迪芭没有就此自暴自弃,反而积极接受物理治疗,并参加残疾人运动会的体育赛事,如马拉松、游泳、羽毛球和射击运动等。2014年,她获封国家女性名人,去年5月20日更成为代表残障人士的上议员。

“如果你问我,如何度过那段难熬的时期,我只能说我每天都告诉自己,要保持心境开朗和时刻微笑。我感恩有信仰,感谢身边人给我的支持,也感谢那些离开我的人。”

获得这些成就前,她曾难过、无措和彷徨过,也埋怨为何命运会选中自己——上天何以赐自己一个健全的身子后,又毫不留情地拿走?经过6年时间的沉淀和调整,她决定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不再是给观众带来每日新闻的明星主播,而是带领国内残障人士(OKU)前进的先锋。


张嘴眨眼都觉得痛


阿迪芭接受《星洲日报》记者采访时,指着自己的嘴巴和眼睛说道:“现在我跟你说话,张嘴和眨眼时都会觉得痛,但我还是继续接受采访。就像即便我知道要改善国内残障人士的生活环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还是会继续向前,为他们争取权益和福利。”

“如果我不做,谁又会继续为残障人士发声呢?”

或许年轻一辈对拉丝阿迪芭的印象,是去年9月她代表残障人士受委上议员时,在国会中撑起轮椅“站立”致词的场景。他们也许不知道,阿迪芭曾是风光无限的新闻主播,也曾从巅峰跌入低谷,但她凭意志力走出黑暗,此后以自身经历引领他人迈向光明的故事,值得我们铭记。

采访结束后,阿迪芭马不停蹄地开始上手语网课,日子充实而有意义。
采访结束后,阿迪芭马不停蹄地开始上手语网课,日子充实而有意义。

在媒体领域35年
见证天翻地覆变化


自1986年踏入媒体行业,到受委成为马新社新任主席,阿迪芭已在相关领域待了35年。犹记刚入行时,一切都是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光景。

“那时候网络还未兴起,所有东西如采访和写作都是传统的。我们要学如何去应对情况,如果接触不到这个人,我们要想其他方法去联络。

“记者和记者之间的感情也很好,我们偶尔会互相交换资料,在没有网络的时代,我们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资讯。”

她感叹,在这个网络发达年代,民众在弹指间就获得资讯,而媒体也不例外。

“以前我们还要去国家档案馆(Arkib Negara Malaysia)和各个报馆的档案室获得资料,跟现在比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

八九十年代,阿迪芭(右)与其他年轻面孔取代老一辈的主播,让人耳目一新。左为拿督马哈兹尔(Mahadzir Lokman),中为旺查丽哈(Wan Zaleha Radzi),他们都被视为当时的明星主播。
八九十年代,阿迪芭(右)与其他年轻面孔取代老一辈的主播,让人耳目一新。左为拿督马哈兹尔(Mahadzir Lokman),中为旺查丽哈(Wan Zaleha Radzi),他们都被视为当时的明星主播。

18岁进入TV
从服装部做到主播


进入TV3工作时,阿迪芭不过18岁之龄,上司见她年纪尚小,没有安排她跑前线,而是先从服装部工作开始。

后来,她成为运动新闻播报员、前线新闻记者和国内最年轻的主播,都是层层经验累积而成。

“如果你是主播,你要事必躬亲,而非仅是来到屏幕前播报新闻罢了,很多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

她指出,新闻主播不是“读”新闻的机器,相反有责任把正确的资讯带给民众。

“对我而言,播报新闻不是‘读’新闻,新闻主播有责任告诉民众真相,你的表达、微笑和身体语言都至关重要。”

而采访新闻前线的经验,就是她日后成为一名出色主播的底气。


虽然遭遇不幸,但阿迪芭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微笑,把正能量带给身边的人。
虽然遭遇不幸,但阿迪芭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微笑,把正能量带给身边的人。


采访敦马双手狂抖
被调侃“这孩子怎么了” 


初出茅庐的阿迪芭,刚开始被派出去采访就遇到时任首相马哈迪,她还记得自己狂抖的双手,引来彼时还是拿督斯里的敦马调侃。

“当时我没有任何经验,在众多记者包围的马哈迪面前,我伸出拿着麦克风的手颤抖不已。敦马见状后就问:这孩子是怎么了?”

其他同行连忙帮她解释:“拿督斯里,这孩子还是新人呢!”

回到新闻室后,阿迪芭委屈地问上司:“老板,你为什么派我去那边。我很紧张,我不懂自己要做什么。”上司仅回了她一句:“好啦,你必须学习。”

时不时面临突发的情况,是媒体业者需要应对的挑战,在往后的经历中,阿迪芭也深深地体悟到上司那句“学习”背后的意思。

意外死者是认识的人
现场忍泪播报新闻 


“我讨厌做现场报道(Standupper),因为大家都在我面前哭泣。”

站在新闻最前线,不时看到一幕幕生离死别的场面在眼前上演,阿迪芭坦言,罹难者亲属的眼泪总是让她无所适从。

1993年12月11日,位于安邦的淡江高峰塔(Highland Towers)发生倒塌事件,共计48人死亡,仅3人被救出。这起意外也是东南亚地区死亡人数最多的民用住宅自行倒塌事故。

记得那时候,阿迪芭会在街边用纸板或箱子垫着睡觉,早上的时候就被自动门打开的声音吵醒。罹难者的家属会问记者:“我们的亲人还生存着吗?”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另外有次,阿迪芭采访一宗撞后逃的意外事故,死者是她认识的人。现场脑浆四溢,她只能默默地撕下笔记本,用纸张捡起来放到遗体旁边,然后继续现场播报新闻。

“我看到遗体就在那边,但我还是要握着麦克风继续播报,有时会哽咽地说不下去。

“我知道自己是记者,但我也是个人啊!遇到这些情况,难免会触动,这也是我不喜欢做现场报道的原因。”

慈祥亲切打招呼
采访遇英女王永生难忘


对阿迪芭来说,媒体是有趣的行业,因为他们能接触到常人不容易接触的领袖和名人。

“我有幸碰到许多了不起的领袖和名人,从这些大人物身上学习了不少东西。”

她还记得有次在采访时遇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方很亲切地跟她打招呼,让她和同事受宠若惊,至今无法忘怀。

“当时我们在国家迎宾馆(Carcosa Seri Negara)外面排队,就在聊天的当儿,忽然身边传来一道声音说:“hello how are you, good day!”(哈啰你好吗?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我转头一看,天啊,那是伊丽莎白女王!”

从听到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到英女王的慈祥和温暖的面容映入眼帘,那一瞬间成了她永生难忘的回忆。

1岁看电视跟着主播咿咿呀
从小立志当主播 


询及为何有投身媒体行业的念头,阿迪芭笑言,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立志成为一名媒体人。

“我还是1岁的时候,就会坐在电视机面前,看着RTM的主播哈吉星(Harjit Singh Hullon)播报新闻。那会儿电视画面还是黑白的,我就跟着上面的主播咿咿呀呀的,自得其乐。”

她边说着,边兴奋地挥动双手,仿佛变回小时候看着电视播报新闻的婴孩。从那时候起,成为一名媒体从业员就在她心底埋下一颗种子。

“我很喜欢听新闻播报员说话,听他们的发音。当时我心想,他们的声音可真的太好听了,长大后我要当一名主播!”

而她也实践了自己的承诺,长大后成为让人眼前一亮的记者和主播,在媒体界闯荡出一片天地。

中环残疾人士组织不时会举办活动,帮助有需要的残障人士。
中环残疾人士组织不时会举办活动,帮助有需要的残障人士。

历经车祸 袭击 摔伤

体会残疾人士不易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原本前途无量的明星主播,却因车祸、被匪徒袭击和在楼梯摔倒的一连串事故,造成脊柱10级受伤,成了一名残疾人士,自此阿迪芭深深体会到了残疾人士的不易。

“我是在2002年正式成为一名OKU,那时候才开始明白,很多朋友不是朋友,只是认识的人(acquaintance)。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不会真正去在乎你。

“虽然不能走路,但我还能思考、说话。即便如此,我却找不到工作,我回到去之前工作的地方求职,被对方断然拒绝。”

阿迪芭只能重振旗鼓,认识新的朋友,适应残疾人士的身分。

“人们常说:你不知道,所以不会在乎。如果不是因为这次意外事故,我想我不会知道OKU的处境。”

她也坦言,自己并非生来残疾,所以一开始难免觉得不知所措,不懂得如何应对生活中的挑战:“我要学会用尿布、装上带有导尿管的尿袋、在轮椅上换衣服等。”

“生活很艰难,但还是要继续下去。过去的经历成就现在的我,我很感激所有让我更加坚强的人与事。”

阿迪芭成立中环残疾人士组织,希望可以成为残障人士获取资讯和交流的枢纽。
阿迪芭成立中环残疾人士组织,希望可以成为残障人士获取资讯和交流的枢纽。

大马缺乏OKU设备规划
盼残障者不被遗忘


作为中环残疾人士组织(OKU Sentral)主席,阿迪芭希望我国的残障人士不会被国家和政府遗忘。

“马来西亚人口已经趋于老龄化,我们必须确保已经为此做好准备。我国缺乏对残障人士的设备规划,像无障碍巴士、载轮椅的德士,更出现OKU停车位和专用厕所被滥用的问题。

“我们不要觉得什么都是理所当然,很多事情都是突然就发生了。你也不想自己、亲人和朋友有天变成残障人士,却面临环境不友善的情况。”

她也斥责一些以残障人士的缺陷开玩笑,在网上骗取点击率和流量的网红和媒体。

“当你笑我们残疾(cacat)时,这一点都不好笑。障友之间或会互相调侃对方残疾,但健全人士嘲弄我们‘喂,那个聋的’、‘嘿,那个哑的’时,我们不会接受。

“我们希望这些人可以给予尊重,你在电台或YouTube用这个开玩笑赚钱,但被伤害的我们并没有从中获益。”

疫情令残疾者更煎熬
阿迪芭:可联络我们


冠病疫情席卷大马,至今未见消散。阿迪芭说,这场疫情让很多人备受煎熬,包括残障人士和他们无助的父母。

“有些父母家中有两三个身患残疾的小孩,他们在这段时期相当困难,希望他们保持冷静,有需要可以立刻联络我们。”

她呼吁民众遇到这些残障人士时可以施予援手:“比如视障者看不到东西,旁人可以协助他们保持1公尺人身距离。”

“如果你要帮忙一个坐轮椅的人,你可以事先询问,对方同意后才提供援助。”

在这个时候,阿迪芭也希望中环残疾人士组织可以成为他们的枢纽。

“组织的人会在里面交流和发布资讯,让社区受益,同时举办各种活动,为残障人士提供帮助如就业等。”

她指出,残障人士有7个类别,分别为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言语残疾、肢体残疾、智力残疾、精神残疾和多重残疾,在这方面我国还需要做出很多改变,协助他们更好地生活。

“受委为上议员后,我希望可以提高社会大众的意识,并与其他部门合作帮助残障人士,同时鼓励他们向福利部注册,以获得政府的协助。”

阿迪芭常常在脸书为残障人士发声,并痛心残障人士在社会面对的遭遇。
阿迪芭常常在脸书为残障人士发声,并痛心残障人士在社会面对的遭遇。
阿迪芭在国会“站立”致词引起议论后,在推特发布一则短片,显示当时是如何使用特殊轮椅协助她站立。
阿迪芭在国会“站立”致词引起议论后,在推特发布一则短片,显示当时是如何使用特殊轮椅协助她站立。
阿迪芭谴责不负责任的人士,为了方便总是霸占属于OKU的停车位。
阿迪芭谴责不负责任的人士,为了方便总是霸占属于OKU的停车位。
阿迪芭积极参与活动,以冀提高社会大众对残障人士的意识。
阿迪芭积极参与活动,以冀提高社会大众对残障人士的意识。
阿迪芭参加残疾人运动会游泳项目获奖。
阿迪芭参加残疾人运动会游泳项目获奖。
自从成为残障人士后,阿迪芭深感障友的不易,因此希望尽可能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自从成为残障人士后,阿迪芭深感障友的不易,因此希望尽可能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阿迪芭说,残障人士在日常生活中有时需要旁人协助。
阿迪芭说,残障人士在日常生活中有时需要旁人协助。
阿迪芭坦言,国内为残障人士提供的设施和便利并不完善,因此希望可以透过自己的力量加以提改善。
阿迪芭坦言,国内为残障人士提供的设施和便利并不完善,因此希望可以透过自己的力量加以提改善。


阿迪芭(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侃侃而谈,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激励更多处于低谷的人。
阿迪芭(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侃侃而谈,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激励更多处于低谷的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