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3 16:42:02  2432224

“志警”索5令吉看顾费·巴生园夜市小贩错愕

都市动态

一名来历不明的志愿警卫,要向巴生园夜市小贩征收5令吉“看顾费”,此事引起小贩的不满。左起为王金华、李国良、刘顺昌、叶金发、郑明财及郑健隆。
一名来历不明的志愿警卫,要向巴生园夜市小贩征收5令吉“看顾费”,此事引起小贩的不满。左起为王金华、李国良、刘顺昌、叶金发、郑明财及郑健隆。


(巴生23日讯)冠病疫情笼罩,夜市小贩营业艰难,吉打路夜市(俗称巴生园夜市)却出现一名自称志愿警卫的华裔人士,要向小贩索取5令吉“看顾”费,让小贩顿感错愕,并认为收费不合理!

部分中路园夜市小贩在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叶金发的号召下,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向记者揭露,于上周四,一名自称志愿警卫的男子告诉当地小贩,在来临周四就要开始向他们每人征收5令吉“看顾”费;对方还以巴生市议会名义,说这是地方政府委任他们(一支队伍)来看顾当地夜市的,监督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

该夜市于每周四下午开档营业,共有逾百个摊位。

每周四的巴生园夜市,是巴生人采购食材的热点夜市之一。
每周四的巴生园夜市,是巴生人采购食材的热点夜市之一。


叶金发:夜市由市议会亲自看顾 

叶金发表示,该夜市目前是由市议会官员亲自看顾,而小贩也没委任其他志愿警卫来看顾夜市;因此这名来路不明的志愿警卫,是在没征询当地小贩意愿下,擅自向小贩征收“看顾”费的。

“一开始,当地小贩误以为这名志愿警卫是我聘请来看顾夜市的;若非小贩来谘询我,我还被蒙在鼓里。”

他解释,市议会是有允许夜市小贩自行聘请志愿警卫看顾夜市,但这名志愿警卫必须是受所有夜市小贩达成共识及认同的;此人的举动,让人怀疑或假借市议会之名,向小贩施压收钱,顺理成章地成了该夜市的“看管者”。

促小贩勿付费

无论如何,叶金发促请小贩,在还未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勿付费给这名志愿警卫,也勿让他的计划得逞。

“不过,当地小贩也跟我说,他们不会付费给那个人,因为太不合理了;而且小贩每月都有付费一个摊格4令吉给市议会,若还要再给5令吉就不对了。”

叶金发表示,该公会有意帮忙看顾该夜市,惟当他们向市议会申请看顾时,市议会指已有委派官员看顾了。

叶金发向记者出示,该名男子称已向市议会申请看管夜市的信函,要征收5令吉“看顾”费。
叶金发向记者出示,该名男子称已向市议会申请看管夜市的信函,要征收5令吉“看顾”费。


出席者包括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副主席郑明财、理事刘顺昌、李国良、王金华及总务郑健隆。

颜友鹰:对方收费即是违法 

巴生市议员颜友鹰受询时向记者表示,市议会并没批准该名男子看顾夜市的申请,因此该夜市目前依旧由市议会亲自管理。

他坦言,日前他已接获小贩公会的投诉,因此他也向巴生市议会主席阿末法兹里和执照小组主席阿兹哈了解情况。

申请人误会“申请获批”

“有关信件上的‘Terima’字眼,是指市议会接收有关信函,并非批准有关申请,可能是申请人误解当中意思。”

他促请,有关申请人绝对不可以向小贩收费,因为市议会并没批准这项申请;若对方执意收费,就是违法!

同时,他也提醒小贩,勿缴付任何费用给其他人。

他补充,市议会暂时不会批准“第三方”管理该夜市,因为市议会已向每摊格收费4令吉;若再有“第三方”收费,等于“双重收费”,对小贩而言是不公平的。

看守夜市者坚称申请已获通过

另一方面,申请看守夜市者林奇兴(译音)受询时指出,基于早夜市出入口必须有人看管进出人数,因此本身才会通过合法程序,向市议会提出申请,并于本周四(25日)开始提供有关服务。

“我相信,是有人不满我的服务申请获得通过,才会怂恿小贩不要接受我们的看守服务;不过,我是按照市议会标准作业程序来申请的。”

记者较后告知这名申请者,实际上无需志愿警卫队在进出口看守,小贩一样可以合法经营;惟对方不认同,也不愿针对每摊格征收5令吉看管费作出回应。

无论是给市议会或警方的信函,其实只写着“接受”(Diterima)和“证实收到”(Disahkan Diterima Oleh)字眼;却没有阐明“批准”或“允许”,惟林奇兴却坚持,本身的申请已获得通过。

他声称,自己的申请已获当局发出批准信函,所以并非乱来的。

巴生园夜市在市议会官员的看顾之下,都有做好防疫措施。
巴生园夜市在市议会官员的看顾之下,都有做好防疫措施。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