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3 17:10:38 

1MDB案 | 诺莎瓦妮:服务30年有功 · 受封拿督非只因助保留1MDB案证据

即时国内
【加入星洲人】即刻免费注册成为星洲会员,享有独有资讯、各种优惠及好康!

(吉隆坡23日讯)总稽查署稽查主任(管理)拿督诺莎瓦妮指出,她受封拿督勋衔并非仅仅是因为自己曾将录音笔藏入上司的铅笔盒,在1MDB稽查报告闭门会议时录音。

她说,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1MDB前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被控修改1MDB稽查报告案的审讯之前,她已因曾在联邦直辖区部服务,以及在总稽查署服务近30年而获提名拿督勋衔。

诺莎瓦妮是纳吉与阿鲁尔甘达被控修改1MDB稽查报告案的第5名控方证人,此案在相隔逾4个月后,于今日续审,诺莎瓦妮再次上庭供证,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对她获封“拿督”一事提出质疑。

在去年的联邦直辖区日,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册封25名拿督,其中包括了此案的关键证人诺莎瓦妮。时任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当时也恭贺诺莎瓦妮,提醒公务员必须为国家人民鞠躬尽瘁,而非捍卫特定领袖和部长的利益。

沙菲宜向她出示大都会日报在去年2月1日的一篇文章,题为“恭贺拿督诺莎瓦妮”,文章的内容是关于诺莎瓦妮因保留了1MDB稽查报告案的证据,而在去年2月1日的联邦直辖区日获受封拿督。

不同意文章内容

沙菲宜盘问诺莎瓦妮,是否同意此文章的内容,后者表示不同意。

他接着念出相关的内容,即总稽查署稽查主任(管理)诺莎瓦妮被受封拿督勋衔,以感谢她保留1MDB稽查报告案的证据。

对此,诺莎瓦妮表示不认同,并指不仅仅是因为保留了证据。

“在此案审讯之前,我已获提名拿督勋衔,我获得总稽查署提名,是因为我曾在联邦直辖区部服务,以及在总稽查署服务近30年。”

她表示,如果说她只是基于保留了1MDB稽查报告案的证据而受封勋衔,她并不同意这说法。

方便准备会议记录

诺莎瓦妮:并非有意偷录音

诺莎瓦妮说,在2016年2月24日举行的1MDB稽查报告闭门会议,她并非有意将录音笔藏入1MDB稽查团队领导者莎达都的铅笔盒,录下会议内容。

她说,她只是想在会议之后,可以通过录音准备会议记录。

她在2019年11月21日供称,她是在没有获得任何人允许,以及莎达都不知情下,将已开启录音功能的录音笔放进铅笔盒,在1MDB稽查报告会议时录音;当她和稽查团员返回办公室听回会议录音时,对会议内容感到惊讶,因为会议提及删除1MDB稽查报告的部分内容,包括1MDB两个有冲突的2014年财务报表。

她接受沙菲宜的交叉盘问时确认,在上述会议进行时,她并没在会议室。

在2016年2月24日举办的1MDB稽查报告闭门会议,是由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主持,目的是探讨如何修改1MDB稽查报告。出席的有阿鲁尔甘达、时任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莎达都、财政部的拿督莫哈末依萨胡赛因和阿斯里、总检察署的拿督祖基菲里、纳吉的首席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以及阿里韩沙的高级私人秘书拿督诺阿兹曼。

诺莎瓦妮指出,会议开始前,她和稽查团队员并非被赶出会议室,而是被催促离开会议室。

沙菲宜接着盘问诺莎瓦妮,当时后者是否有请求许可,以在会议进行时录音。

诺莎瓦妮表示,当时其上司莎达都在忙着和总稽查司交谈,自己则被催促离开会议室,因此她将录音笔放入莎达都的铅笔盒。

她说,她无意隐瞒或做任何违背职场守则的事情。


作者 : 陈静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