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6 19:00:00  2434013

黄泉安.疫苗行动未必催生全国大选

开门见山

全国疫苗接种行动于2月24日开展,若无延误和意外,预期明年2月前能达8成人口接种目标,朝社群免疫挺进。

危机亦是契机,政治也没两样。过去一年疫情行管令造成时局经济瘫痪,一般对临床克服冠病危机毫无建树的朝野政客,为了保温存在感而不停掀起口水战,现在机会来了。

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负责协调推展疫苗接种大计,首批疫苗抵国当天接受亚洲新闻频道专访,发言不会否定全国50%人口疫苗接种后,最快于今年9月举行第15届大选的可能性。

之前,媒体报道首相慕尤丁对巫统及伊斯兰党发出最后通牒,喝令众成员党需在3月1日前表态是否大选时与国盟同步共进,同时共策8月1日紧急状态、国会停摆时限逾期后的新牌局。

接着,国家元首昭示紧急状态无阻国会开会,索权若渴的政客即刻蠢蠢欲动,大力声讨3月国会复会,似乎在埋伏要对慕尤丁投不信任票;资深媒体人也锁定4月与8月为可能提前大选的门槛,顿时仿佛听到提前大选的跫音。

政坛如战场行军遣将,兵不厌诈是必然的道理,慕尤丁浸淫政治大半生,不是省油的灯,更不会坐以待毙。

话说回头,慕尤丁若要还政于民,他必然也要面对喜来登事变后的选民新意识、选民对利用政治跳槽手段中途重组政府的合法性质疑所引发的复仇意念,也更需衡量华裔九五趴票仓再次让他覆舟的可能性,务要步步为营才能出奇制胜。

尽人皆知,当政者为确保大选胜利就会事先铺设利好条件,马来西亚政坛特征,就是在大选前刻意营造“美好感觉”的氛围。

今年伊始(1月12日),慕尤丁获得元首首肯,宣布全国抗疫紧急状态,再把疫苗接种行动具体化,为自己营造短暂政治保护层后,旋即宣布一系列治国方策大计,包括2月15日推介国家团结政策10年蓝图三目标,冀望全民实现全民大团结,解脱马来人优先的旧品牌;2月19日推介MyDIGITAL及大马数码经济大蓝图,锁定目标打造4大类型的数码基础设施,为业界拓开营业管道。

预料,如果国会不能如期复会,慕尤丁也将善用紧急状态给予的当权者实权,通过绕道或捷径预先公布第12大马计划(2021-2025)的政策轮廓,以刺激国际评估机构的评价,引资入注我国经济系统。

其实,开年以来,慕尤丁不必伤透脑筋即已享尽各类原产品价格回扬的惠益:一、国际布伦特原油价格现已升至每桶65.37美元,我国每周石油零售价自12月26日起即连升不降,也为国油机构额外进账;二、MPOB原棕油价格数月徘徊每公吨3600令吉左右,本周开始朝3800令吉挺进,伊党原产品部长不必模仿郭素沁猛喝棕油促销市场既能坐享其成,可谓造化弄人。

当然,铜板另一面也显示,大马原产品价格回扬只是供求因素所铸,世界产地因疫情外劳短缺而造成供量减低、期货市场供求失调所致,大马只是暂得短期利益,供求复常时未必就能优势永续。

持平而论,慕尤丁营造“美好感觉”的苦心,也会因时局的阴晴不定而显得飘摇。

此外,时下马来人与伊斯兰主义的政治集团已数分天下,大马政局短期内实难回复当年国阵一党独大的巅峰境界,加上国盟成员党会因政党跳槽者的席位取舍发生严重分歧,原已难保共识和团结,席位纷争会愈加中和甚至瓦解国盟三大集团(土团党+、国阵、全民共识)之间的凝聚力,损人而不利己。

基于上述盘算,大选成果预料将会庚续慕尤丁现今领导的的少数(弱势)政府楷模,国会不信任票的隐忧一日未除,政治稳定就遥不可及。

也因这样,每个自觉有高度胜算的政党,大选时必须去芜存菁,排出候选人的实力阵容,更必须拥有担任首相的前卫人选,登高一呼以全盘带动票仓。

此时,慕尤丁的“不公平优势”是暂时稳操时任首相的实权(the Power of Incumbency),市面才言传慕尤丁只会等到政治涉贪的污点人物案件审结,才会断定解散国会、提前大选的日期。

现今,朝野政党各自败絮其中,慕尤丁委实可以乐得清闲,巧借绝不干预司法公正的威严,树立清官的典范。这里,有两个在野派大选胜败的因素,语调虽然唐突但不容等闲置之。

一、政治老耆的去留抉择:喜来登事变后,从马哈迪脸书直播的粉丝萧条,到林吉祥80大寿民间对他感谢深深、挽留稀落的反应,再看安华数度狼来了的公信力溃败形象,显见现时政坛的社会炎凉,坊间对棺材瓤子不再寄望,反对党浴火凤凰急需生力军,迟暮英雄就算非战之过,告老还乡也纯是政治消耗战效应了。

二、假公济私的法庭感染群:英格兰首席大法官赫瓦尔特勋爵有说:“正义不但必须伸张,正义更必须在众目睽睽下伸张”,无人能有自设道行的权利。同样的,政坛人物涉贪被控,无论谁人高喊政治逼害,始终难免通过法庭与正义的审判,才能伸张个人清白。

目前,一号涉贪污点人物包括巫统前任主席纳吉、时任主席阿末扎希、行动党时任秘书长林冠英,他们能在大选之前公告暂不参选,等到讨回各自清白之后才重新参政,以扶正道德的贞洁牌榜吗?

截至目前,纳吉首个SRC涉贪案件暂于高庭审结定罪但仍有上诉空间,至于其他案件仍在待审阶段,最终祸福未知。阿末扎希47涉贪控状,自2019年11月开审至今已15次展期,备受承审法官声斥,初步审结裁判指日可待。林冠英涉及海底隧道贪污案件定于6月间才在地方法庭开审至今年底,届时是否罪名成立而班师转移至高庭续审,仍是一段长途历程。

因此,如果今年要提前大选,这群一号涉贪者的参选权都操在三人手中,助党或害党就在选前抉择的一线之隔,别无其他定论。

这样看来,慕尤丁还会等待政敌锒铛入狱才决定提前大选吗?

目前看到的是,各政党阵营难取获决定性胜算,悬峙国会仍大有可能重现。大选如提前举行,各方政治势力将会为了自保私利而暂时抛弃合纵连横的行军策略,留至大选尘埃落定后坐地分赃,再以国会议席多寡来确定谁是组织内阁的老大。就算事后仍是少数/弱势政府颓势,也逃不过同样本届国会的政治宿命。选民们,你有智慧吗?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