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04 10:36:23  2436721

​陈驹腾 捐钱的苦恼

观点


在慈善团体中担任要职的朋友,向我谈及近日与一名屋业发展商征求捐献500令吉作为穷苦人家医药基金用途。对方虽应允,但每当职员上门收取捐款时,对方皆诸多推搪,让来者失望而归。

我告诉朋友,目前疫情肆虐,国难当前,人人束紧腰带过活。别说普通市井小民,就连稍微富裕或小康之家,在减薪、失业的阴影笼罩下,有哪一家人不为日常的生计而精打细算?

要他们捐点钱作为慈善用途,在眼前的非常时期,可说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向人伸手,所以,我们应该理解这些善心人内心的苦况。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某位热心人士曾答应某团体每年捐献作为经费之用,到时又拒绝或无法付出认捐款项,该团体应如何处理?”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所谓捐款并非“债务”,比如我老人家认捐了1令吉,届时我因没钱而拿不出1令吉,受惠的团体总不能认为我赖帐而把我告上法庭。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受惠人必须先搞清楚对方为何无法付出认捐的款项,也许认捐人也有其苦衷。试问捐款人袋里空空如也,连买根烟的钱也拿不出,又如何捐钱呢?

忆起已故老友朱国汉,生前在芙蓉某新村决定凭一己之力建起一座神庙时,他向公众筹款果有其方。因筹建的庙宇地点在黄泥路旁,是运载沙石罗里必经之路,他向进出的罗里收取每趟2令吉作为建庙基金,罗里司机看在建庙份上,也乐意支付。

不过,一名罗里业主拖欠了2000余令吉,朱国汉屡催不还。他老人家在盛怒下,认为对方赖帐,到了庙宇竣工举行开幕礼时,挂在巨柱上工工整整的“征信录”中,以黑体列出所有捐款人与商号名字,只有那名欠款的商号,以红色字体列出,并特别注明欠捐款不还,见者无不莞尔。

国内某大团体兴起筹建会所计划,在劝捐下,工商界巨贾纷纷认捐款项以促其成,而在建造期间,认捐者的照片已在建筑物大堂上挂起,主持人用心良苦,希望借此抛砖引玉,唤起社会热心人士鼎力资助,让会所早日完成。

其中一张挂在大堂上的巨型照片后来失踪了,我曾为此而询问一名相识的商界大亨,他细声告诉我,照片中人在会所筹建期间,为了不落人后,也认捐了百万令吉,支票尚未开出,却因年老多病而将全盘生意交给儿子管理。

商界大亨朋友告知,会所完成后向认捐人收取捐款时,却没想到该名年老热心人士的儿子拒绝承认老爸的承诺,捐款收不到,老爸的照片只好被取下。

已故森州闻人、曾任森中总会长的莫琛,四邑人也,生前常以四邑话警惕后辈:“你冇咁大个头,就咪戴咁大顶帽”,其实就是提醒世人应自量力,勿打肿脸皮充胖子,谦逊做人可也,特别是捐钱之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04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分享到 :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