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04 16:07:40  2437134

银发飘飘 | 贡献新事业 弥补家庭乐 不让退休生活 无所事事

专栏

报道:孔建莹

照片受访者提供

相信每个人对自己的退休生活都会有些憧憬,在忙碌了大半辈子,终于到了有机会卸下压力,拥抱属于自己的时间,慢活度日,这个时候,退休的人们会怎么选择?

在退休前,有的人可能已经在脑海中有了一个完整的蓝图,退休后继续以自身的专业贡献在新事业上;有的则是随遇而安,重要的是要弥补以往因事业忙碌而减少的家庭乐。不管是处于前者还是后者,本期的3名受访者现在的退休生活皆过得充实而满足。

在3人当中,王诗贻和吕彦良是退休校长,郑庭忠则是建筑发展商。他们乐于现状,享受生活的态度,使他们的精神、体力不停顿下来,生活不会因步入退休而适应不来。


王诗贻的幼儿园事业,丈夫胡国兴是她最得力的左右手。
王诗贻的幼儿园事业,丈夫胡国兴是她最得力的左右手。

王诗贻:自认工作狂 早想好2计划

王诗贻(67岁)投身杏坛32年,自认是工作狂的她在接近退休年龄时,就已经想好了两个计划,就是开设一所幼儿园,把教育界多年的经验延续下去;若这个计划无法成行,她的B计划就是开一家小吃店。总而言之,就是绝不想无所事事地过退休生活。

她对《大霹雳》社区报指出,本身的个性不习惯太悠闲。她目前是培南幼儿园园长。该所幼儿园是由福建公会赞助所设,于2012年开设,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筹备、到其他幼儿园取经,参考别人的经营方式,甚至隐瞒曾是校长的身分,到居所附近的住家式幼儿园当老师。

她说,去当幼儿园老师只做了短短的三个星期,因为那里有一个资深的主管,一直插手她的教学方式,她觉得再待下去没意思,薪水也不领就走了。

“以前当小学校长时,从没遇过这种复杂的情况,原以为教幼儿园就是单纯地去教学,让学生快乐学习而已。”

幼儿园是王诗贻的心血,她计划做到健康不允许为止。
幼儿园是王诗贻的心血,她计划做到健康不允许为止。

感谢丈夫帮忙打理幼儿园

2013年培南幼儿园正式开班,9年来,它从附设培南小学的建筑发展到有自己的独立3层楼教学楼,学生人数则是从64人逐年的直线上升,最高峰的2019年有多达206名学生,去年碰上疫情才稍微下滑至现在的191个学生,有这番成就,王诗贻付出了不少心血,也感谢丈夫胡国兴(70岁)相伴左右,帮忙她打理幼儿园。

她说,丈夫是幼儿园的书记,不过大小事都要处理,比如厕所阻塞、学校停电、处理教育局的文书工作等,是她最好的左右手。现在她没有了副校长的协助,教学计划的策划、招生等都要亲历亲为,是另一阶段的学习。

对她而言,该幼儿园是她的第二个家,原本打算在开设了3年左右就交给他人接手,后来做久了,想到要放手就舍不得,因此打算做到健康不允许为止,就像蜡烛燃烧到最后那样。

招生压力最大

“这9年来,幼儿园还算经营得蛮顺利,小学掌校的经验对经营幼儿园帮助很大,游刃有余,最大的压力就是来自招生。每年看着一批学生毕业,就会面对招生压力。”

工作和生活要平衡,王诗贻(右三)会和家人或朋友去旅行放松。
工作和生活要平衡,王诗贻(右三)会和家人或朋友去旅行放松。

她说,培南幼儿园的教学方式倾向为小学教育做准备,学习多于玩乐,同时注重学生的其他才艺栽培,比如把敲击乐、珠心算加入正课;也鼓励学生参加校外的诗歌朗诵及绘画比赛等。

她认为,孩子都远在异地,退而不休的生活最适合她夫妻俩,让他们有精神寄托,生活有目标,就算忙碌但很有满足感。

退休后,吕彦良终于有充裕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了。
退休后,吕彦良终于有充裕的时间可以陪伴家人了。


吕彦良:与妻慢活 享受二人世界

执教38年8个月,去年才宣告退休,甫退休五个多月的吕彦良(61岁),是个“新手”退休人士。他原本计划在退休后就和兄弟姐妹到中国福建永春寻根,无奈碰上疫情锁国,行程泡汤;另一计划是要重新投入人力市场,或是重拾在福建公会的活跃生活。这些计划,都只待疫情稳定下来再作打算了。

“太太也是教育界的,她比我早退休。以往我们每天都早出晚归,相伴的时间不多,日子非常匆忙,没有太多的闲情。如今每天都是慢活的二人世界,早上一起去运动、然后到处找美食、行管令允许跨州时还到了槟州环岛游;每天还能固定时间一起看电视节目再互相讨论,小日子过得很有乐趣。”


个性开朗的吕彦良,是朋友眼中的开心果。
个性开朗的吕彦良,是朋友眼中的开心果。

曾是校长烦心事多

他说,退休前当校长,要烦心的事很多,突如其来的校内外事务,造成的心理负担和压力可说不小,要管理一所学校,行政工作肯定繁琐。以上种种重担,均在退休后卸下,如今夜里是睡得安乐,睡眠素质较退休前安稳得多。

吕彦良会放下校长严肃的形象,和学生一起同欢。
吕彦良会放下校长严肃的形象,和学生一起同欢。

对于未来如何,他是随遇而安,不过肯定不会让自己就此闲下来,因为习惯了忙碌,不能长久的停顿,否则身心会不调适,反而影响健康。他认为自己还算健康不错,体力能行,应该还能为社会作出贡献。



郑庭忠(左三)一有机会就会带家人一起到处去旅游,图为一家人在韩国首尔留影。
郑庭忠(左三)一有机会就会带家人一起到处去旅游,图为一家人在韩国首尔留影。


郑庭忠:参与华团丰富退休生活

郑庭忠(65岁)是土木工程师,90年代开始打理家族生意,在屋业发展和建筑业大展拳脚,2016年退休后,目前最为人熟悉的身分是林连玉基金会霹雳州联委会的主席。

“林连玉基金会在华教、民主人权、跨族群等活动都办得很出色的组织,2019年该基金会要在各州成立联委会,我获推荐担任主席。因为本身是英教背景,没参与过华教活动,对华教课题不甚了解,所以曾犹豫和担心过,后来觉得不妨放胆一试。”

林连玉基金会办的各项活动,都让郑庭忠(前排左二)学习良多。
林连玉基金会办的各项活动,都让郑庭忠(前排左二)学习良多。

曾是霹雳海南会馆会长的郑庭忠,在管理华团有经验,加入林连玉基金会后结识了许多资深的华教工作者,在大家的帮助下,很快就上手了。

参与了林连玉基金会,他的忙碌堪比退休前,该会活跃办各式活动,包括华教舞台剧、讲座、民主人权活动、中学华语辩论赛等,都是与原有工作完全不同的经验,丰富了他的退休生活。

他指出,目前该会在跨族群活动上还需要多努力,希望林连玉基金会霹雳州联委会可以当一个“先行者”,带领霹雳州其他华团参与更多的跨族群活动。

“华族在我国算是少数民族了,我们必须要主动和其他族群接触和互动,大家互相了解才能得到他族的认同。现在疫情,很多相关的跨族群活动不能开展,希望在疫情稳定下来后,我们可以在这方面继续努力。”

压力=推动力 才会进步

郑庭忠说,家人都很支持他,尤其是太太陈凤玲,随他加入霹雳州联委会后,表现得比他还要积极。他认为,以前是从商,加入林连玉基金会是全新尝试,压力肯定会有,不过压力就是推动力,只有这样才会进步。

他表示,退休生活里少不了的还有和家人的快乐时光,一有机会就会一起到处去旅游,放松一下,也给家庭生活增添色彩和回忆。


林连玉基金会州与中央领导交流,右三为郑庭忠。
林连玉基金会州与中央领导交流,右三为郑庭忠。


作者 : 孔建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04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