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09 19:10:00  2438071

【如意安详】化作春泥更护花/何国忠

星云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是龚自珍《己亥杂诗》中最为人所知的其中一首。夕阳西下,离愁向着广阔无边的土地延伸。马鞭向东一挥,作者回到远在天涯的杭州。枝头上掉下来的落花,不是无情之物。春天来时,它将化成泥土,默默培育着下一代,滋润正在绽放的花朵。

在马大中文系念本科时,指定必读的诗至宋朝为止,明清阙如。没有同学觉得可惜,因为课余时间很多,可以接触不少书物,我们对龚自珍并非完全陌生。龚自珍被公认为清代第一诗文大家,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后一位在旧体诗词艺术成就方面可与李白、杜甫、苏轼等比肩的重量级人物。

我念本科时关心学生运动,醉心探讨五四时期人物的心理及思维,后来又花时间研究与五四时期有着千丝万缕的晚清改革运动。从梁启超往上探源,龚自珍是非注意不可的人物。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说“晚清思想之解放,自珍确与有功焉。光绪间所谓新学家,大率人人皆经过崇拜龚氏之一时期。”龚自珍在算学、地理学、兵学、经学、方言、水利、农学皆有涉猎。龚自珍去世以后,施政者发现他主张的可行性。李鸿章说,新疆建省的方案最早出于龚自珍,“古今雄伟非常之端,往往创于书生忧患之所得。龚氏自珍议西域置行省于道光朝,而卒大设施于今日。”康有为和梁启超的革新运动,也是受到龚自珍弘扬的今文经学启发。龚自珍有才有学有识,他为中国由旧转新,注入重要的发酵元素。

西学是五四时期与晚清学者念兹在兹的课题。魏源说龚自珍“晚尤好西方之书”,侯外庐的《中国思想通史》论龚自珍时,将这句话解释成研究欧美近代政治、经济学说。读钱锺书《管锥编》,方知此西非彼西。“西方之书”是指佛经,晚清士大夫称欧美为“泰西”,并不称“西方”。钱锺书说“明季天主教入中国,诗文遂道‘二西’……正谓耶稣之‘西’说与释迦之‘西’说相争也。近世学者不查,或致张冠李戴。”

延续意义的生命


虽曰此西非彼西,但是龚自珍的前瞻性却充满现代文明色彩。他反对缠足,严禁鸦片,主张移民开边,反对八股取士,加强海防,都值得参考。龚自珍出身书香门第,父亲龚丽正精通史学与经学,母亲段驯是才女,外祖父段玉裁是《说文解字》权威,是乾嘉考据巅峰时期代表学者,他们都对龚自珍寄以厚望。龚自珍年轻时就名满天下,可惜官场不顺利,连考6次,才中进士,且是三甲第19名。勉强过关,被安排的官职相当于今日处级公务员,没有宽广舞台驰骋。1839年,鸦片战争前夕,龚自珍辞官南归,回到故里杭州。安排好一切,才北上迎取家人,在南北往返途中,他将所思所感写成315首诗。那一年是己亥年,诗集命名《己亥杂诗》。

我上网购买余世存的《己亥》。这本书重新解析龚自珍当时心情,读后心潮澎湃。“龚自珍在己亥年的行旅,一举实现了人生的逆袭。一生的怀才不遇、挫折、中老年生活的崩溃、绝望,突然因为回首往事和立此存照而得到了安顿和至高的意义。”余世存在〈序言〉中说。

此时康乾盛世已成历史名词,清朝千疮百孔。《己亥杂诗》提龚自珍的志士怀抱,他心系苍生,却不能成为帝王身边的忠臣。两年后龚自珍暴死,不足50岁。余世存说“对他个人、对社会来说是一个悲剧,但并非空前绝后的大悲剧、大遗憾,因为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他已经知道、布道、闻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一些诗人视花为真和美的象征,落花让人感悟生命无常。花的薄命,生之脆弱,让落花成了伤春题材。龚自珍将落花化成有延续意义的生命体,凋谢后并非无用之物,入泥护花。一个情字将过去和未来结合一起,花香变成永恒。

龚自珍在《壬癸之际胎观》中说“万物一而立,再而反,三而如初”,一切最后恢复如始。“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不只让我想起弘一临终前所写的“花枝春满,天心月圆”,也让我思及王安石的“知世如梦无所求,无所求心普空寂。还似梦中随梦境,成就河沙梦功德。”我们可以将人生比成梦或落花,但是不少识尽愁滋味的人却有仁者心肠和智慧,协助我们将虚无或怅惘的心理,导向积极、有格局、有张力、有悲感的一面。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09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