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12 23:55:00  2441671

黄泉安.火箭党选:转捩点或是旧的延续?

开门见山

今年民主行动党创党55周年,也是全国与州级党选年,有3个触点使今年党选显得格外重要。

一是2018年行动党与友党成功联合执政中央但22个月后仓促崩垮,国会任期虽照跑但执政权掉落政敌手中,旧联盟竟不争气而骤然阋墙谇帚,至今仍拟理不出携手回归中央的路线图,但火箭愿与巫统联手同行的猜臆,现已响如雷鸣。

行动党原是希盟的中流砥柱,党选若能新陈代谢,为党注入新元素新思路,危机就会变成契机,未来仍是风光无限。

二是2008年政治海啸启动政局慢性变迁,经历伯拉、纳吉时代的连续14年衰败后,国阵权力板块逐步没落,直至2018年马来政权自我崩败成三分天下局面,触发政局长期动荡未靖。

行动党虽获华裔九五趴选民鼎力支持并得以杀歼马华势力,但却缔造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颓势,在“别再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的后知后觉意识下,华社与商界早已痛心疾首,决意应变求生,行动党因而必须及早自我检讨后续的使命感,党选不啻是不可糟蹋的转机。

三是行动党奉行社会民主体制并以秘书长列为党核心,但新党章规定秘书长任期一届三年、三届期满就需卸职。林冠英历任秘书长连续17年(2004-2021),早已超时“毕业留级”,难免给人遗下岁月斑驳、时不我与的无奈印象,加上海底隧道涉贪案即将开审,控方势将引用控状抖出证据,到时火箭品牌必受摧残和考验。

今年党选焦点是遴选新任秘书长,履新党核心阵容,内部洗牌和当权派安插心腹替代是必然的事。行动党经历逾半世纪的大起大落,原创时代的草根众已退席,在当今党员眼中,行动党今后需以什么格式续行是件大事,错过今年党选抉择,会有船过苏州无艇搭的险境。

摊开行动党55年党史,1966年创党至今只拥有6名秘书长,他们是蒂凡纳(1966-1967,过后回归新加坡,曾任该国总统)、吴福源(1967-1969)、范俊登(1969-1970)、林吉祥(1969-1999)、郭金福(1999-2004;间中2002年交由章瑛代任半年)、林冠英(2004-2020)。足见火箭秘书长,是鉴定党得失成败的杠杆。

林吉祥担任秘书长长达30年,扶党有功,无人可以动摇;林冠英担任秘书长17年,结算一下,林家父子共掌47年党政可算是政坛神奇,等于55年党史的85.5%里程碑。由此可见,行动党也是林氏家族的缩影。

最近,林吉祥80大寿因行管令限制而低调庆生,社交网络对他的一生贡献深深感谢,也以珍惜的声调要他与家人好好安享晚年;唐突的是很少人对他表示挽留,仿佛此刻已是他该退隐江湖的十字路口。

依据党发布的消息,全国党选日期仍未敲定,但社团注册官早已限定需在6月30日之前举行,而15个州属/联邦直辖区党选则定于3月14日至6月5日之间按期完成。因此,党中央领导的排阵与权力走势,可从州级党选动作,察景观天。

纵观行动党历届党选基层代表的势力分布(每合格支部可派7名拥有投票权的基层代表),有5个州属会是确定党新领袖阵容和履新政治路线的关键州,即霹雳(3月14日改选)、槟城(3月21日)、柔佛(5月2日)、雪兰莪(6月5日)以及派系斗争分明的马六甲(4月18日)。

因此,我们才看到党核心人物林冠英、林吉祥为州级党选勤于走动布局的新闻,但新闻线底下的运筹帷幄则不得人知。表面上,父子两人先后已在霹雳及马六甲党选前夕进行幕后拉线动作,可见两人对全国党选的前奏交响,非常关注。

3月5日(霹州党选的前9天),行动党副主席古拉和副组织秘书苏建祥宣布领军15人团队,阵容包括4名国州议员,并要在州党选中竞选15个州委职,直接与倪氏州领导阵容对垒,出师表是希望能为党带来改变。

这是古拉派系阔别州领导10年后的首举,林冠英随机于两日后(3月7日)斡旋对峙两派合照全家福,含义何在?古拉派系知晓势力悬殊,就算仅得30%基层选票,是否已有分量向对方喊话:休想垂钓秘书长高职?

说到马六甲,2018年全国大选后举行州级党选,郑国球团队大胜,邱培栋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今年3月11日(马六甲党选的前38天),林吉祥亲自现身见证,摆足印尼苏哈多时代的“指导式民主” (Guided Democracy) 架势,由现任州主席郑国球与副全国组织秘书邱培栋联手宣布达成“二合为一”协议,以“提名15人+ 委任5人”团队方式出征本届州党选,平复原本看似硝烟四起的激烈竞争。含义又何在,留待基层解读。

下来党选主场是槟州、柔佛及雪兰莪,其中,槟州15人领导层国州议员共占11名,阵容归宿已定,也让曹观友/林慧英两人稳操胜券,可以轻舟过关;柔佛基层思变心切,上届党选原任领导几乎覆舟,据说至今仍暗流汹涌;雪州2018年也曾轰走原任州主席潘俭伟,现时改革的烈火未熄,结局难料。

柔雪两州即是关键,这次若见林冠英、林吉祥刻意出勤布局,一切只达一个结论:火箭党选,究竟是延续旧有的指导式民主意识,还是为党寻求“老斗争、新长征”的转捩点,就让大家拭目以待了。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12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