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16 20:02:52  2443090

童婚 说不出的不願意·社会议题须多管齐下解决

年轻人

主讲人杨巧双(左上角)及学记们大合照。

主讲人杨巧双(左上角)及学记们大合照。

(指导/东海岸区学记负责人罗水萍,联合报道/东海岸区学记:曾美琪 K3024(登姑英德拉布特拉中学二校)、詹千仪 K3016(哥打峇鲁中正华中))

童婚或许没有对与错,但是许多童婚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往往基于贫穷原因而被家人“推去”结婚,随之衍生各种社会问题,甚至遭受家庭暴力而经历悲惨的一生,这却是大家不得不关注的社会议题!

星洲日报《学海》周刊为了提高学生记者对童婚课题的关注,特别邀请了前妇女及家庭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主讲“我们无法阻止童婚吗?”线上讲座会。此讲座由本报沙巴州学记叶惟瑄同学主持。

每年1200万女童18岁前结婚

当一个女孩在童年时被迫结婚,她将面临直接和终身的后果。其中,未成年结婚的女童继续上学的几率更低,遭受家庭暴力的可能性则更高。

此外,与20多岁的女性相比,未成年少女更容易因为怀孕和分娩并发症而死亡。

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数据显示,童婚、早婚和强迫婚姻对全世界的妇女和女童的人生与未来构成威胁。每年至少有1200万女童在18岁之前结婚。早婚是一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剥夺了女童对自己的人生和身体的决策权,干扰她们接受教育,使她们更容易遭受暴力、歧视和虐待。

杨巧双为学记们讲解有关童婚在我国的情况。
杨巧双为学记们讲解有关童婚在我国的情况。

杨巧双:希盟曾推路线图解童婚课题

杨巧双也是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她指出,希盟政府于2020年1月正式推介童婚课题路线图,以期划一联邦与各州的宪法,共同解决童婚问题。

她说,这项计划涵盖短期、中期和长期计划,而计划为期5年,由61个执行机构组成指导委员会,涵盖7个目标、17个策略和58个活动,以找出并解决童婚的原因。

她指出,国内童婚问题的6大主因包括:收入低与贫穷;缺乏性教育或生殖卫生知识;教育程度低,包括辍学;社会既定印象;对童婚之规范,认为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结婚;以及法律松懈,允许18岁以下的孩子申请结婚。

国内共4种童婚法律

杨巧双当天以幻灯片形式为学记讲解,她说,国内目前共有4种不同群体的童婚法律,包括州政府权限下的穆斯林婚姻法、非穆斯林婚姻法、沙巴砂拉越习俗婚姻法及原住民婚姻法。

根据一些州的法律,在穆斯林婚姻法下,男性最低结婚年龄是18岁,女性则16岁。童婚者需获得伊斯兰高庭法官批准。

非穆斯林方面,男性最低结婚年龄为18岁,女性则16岁或17岁。童婚者需获得州务大臣或州首长的批准。

至于沙巴砂拉越习俗婚姻法及原住民婚姻法,婚嫁年龄是不受限制的。

国内目前共有4种不同群体的童婚法律,包括州政府权限下的穆斯林婚姻法、非穆斯林婚姻法、沙巴砂拉越习俗婚姻法及原住民婚姻法。
国内目前共有4种不同群体的童婚法律,包括州政府权限下的穆斯林婚姻法、非穆斯林婚姻法、沙巴砂拉越习俗婚姻法及原住民婚姻法。


因贫困家庭环境导致

杨巧双告知学记,根据2020年1月至9月的数据,穆斯林群体有520宗童婚申请案例,其中砂拉越占83宗,吉兰丹和沙巴各63宗。非穆斯林的童婚申请案例则有23宗,其中砂拉越和雪兰莪各占6宗。

她向学记指出,普遍导致童婚的原因,包括贫困和家庭环境的逼迫,学校缺少性教育课程,孩子完全没有或缺少父母亲对性方面的教导,学生对于性教育羞怯不敢发问,社会问题以及一些不严格的管制等等。

她无奈表示,有小学生于12岁就已经发生性行为,但是性教育的课程却在他们13岁至15岁才能学到,这也是导致童婚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

父母应向孩子讲解性知识

此外,父母对于孩子的灌输也极其重要,他们需要以对的方式和孩子进行沟通,并讲解性知识,从而让孩子更明白与警戒。

她也表示,自己身为一名妈妈,要与孩子谈论性方面的问题,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她希望孩子能理解其重要性,自身保有警戒心。

“多数发生童婚的儿童源于破碎家庭,只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在适当的年龄给孩子灌输性教育。”

而当问题发生后,尤其是女性怀孕,有的家长为了避免“家丑”,所以会同意童婚,把女儿嫁出去。

父母未注册产子列私生子女

她补充,父母未经注册结婚而生下的孩子虽然能够获得报生纸,但他们会被列为私生子女。这无形中也导致家长的妥协,选择让孩子童婚。有的人则不想因为童婚影响生活,所以选择堕胎,这类案例其实不断增加,越趋严重。

为了避免这类社会问题,正确的教育和思想灌输必须传导给青少年,如此一来,他们才能更有效地保护自己。

此外,妇女及家庭发展部设有24小时服务的“关爱热线”(Talian Kasih),不论是不是童婚衍生的问题,或者是人们遇到家庭暴力、虐待儿童/女佣,需要咨询、投诉或辅导,都可以拨打15999寻求协助。

问答环节。
问答环节。

州政府有权调低童婚年龄

杨巧双说,除了联邦政府的改革努力,州政府有权力调低童婚年龄,因此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曾与各州马来统治者会面,深入讨论此事。

该部曾在2018年10月16日建议各州大臣及首长,应至少提高婚嫁年龄至18岁。然而,大部分的州属并不同意这项政策,其中包括霹雳、吉打、彭亨、柔佛、吉兰丹、登嘉楼、砂拉越及森美兰。

至于其他州属,原则上是同意上述政策,不过迄今只有雪兰莪州政府进行了相关法令修正。  

雪兰莪州政府是于2018年通过了伊斯兰家庭法令修正案,把女穆斯林的法定结婚年龄从16岁提高至18岁,与男穆斯林的法定结婚年龄齐平,以保障和维护女性权益,成为首个提高穆斯林成婚年龄的州属。

上述法案的修正,也以当时吉兰丹州一宗41岁马来男子迎娶一名11岁泰裔的童婚案为借鉴。

尽管雪州提高了法定结婚年龄,但只要获得伊斯兰法庭法官的允许,低于法定结婚年龄的穆斯林依然可以结婚。

截至目前,只有雪兰莪州政府进行了相关法令修正。
截至目前,只有雪兰莪州政府进行了相关法令修正。

首相署制定指南处理童婚案

而首相署已经制定了一套指南,以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处理童婚案,并强制要求伊斯兰高庭聆审童婚案,以鉴定是否批准有关孩童父母的申请。

根据有关作业程序,伊斯兰高庭法官在批准童婚的申请前,必须鉴定当事人是不是基于贫穷原因,同时也检阅结婚申请人的生殖健康和身体健康报告,包括在心理上和精神上是否作好准备为家庭承担责任。

松弛法律导致童婚因素

杨巧双强调,童婚是一个值得探讨的社会议题。

“我们要捍卫儿童被伤害,不能单靠法律。若女生在18岁前因为不慎怀孕而被男友抛弃,她们应懂得保护自己,这也是社会各阶层必须思考的问题。”

当然,松弛的法律是一个导致童婚的因素,所以政府必须致力于这方面的改革。

鉴于此,她表示,要解决童婚问题必须多管齐下。

作者 : 曾翎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1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