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26 09:00:00  2448485

【专栏.观看的方式】龚万辉/房间的森林

文艺春秋

林邊溪流休憩(Resting by a Stream at the Edge of the Wood),1878西斯萊(Alfred Sisley)畫 / 法国画家西斯莱主要画风景画,笔触轻快,特别善用色彩,后期作品多采用点彩画法,为印象派代表作家之一。
林邊溪流休憩(Resting by a Stream at the Edge of the Wood),1878西斯萊(Alfred Sisley)畫 / 法国画家西斯莱主要画风景画,笔触轻快,特别善用色彩,后期作品多采用点彩画法,为印象派代表作家之一。

她泄气地看着商场的女厕门口排着长龙。那些女人如湖畔的鹳鸟一样,站成一列。她们的脸妆脱了粉,露出蛛网细纹。她们隐然有些不耐烦,却仍努力保持着优雅,低头玩弄手机。

女厕旁边是一个育婴室,挂了一个母亲俯身抱着小贝比的图示。那是商场贴心地让妈妈们可以给宝宝换尿布或哺乳的小隔间。她不曾走进过那神秘的门后,无从想像里头是什么样子。那扇门紧闭着,而无人在前面等候。她刚好站在那里,正在认真考虑要到下一层楼的厕所还是继续等待下去,那一刻,育婴室的门却从里面往外推开了。

一个少女从那扇门后露出来一张脸。少女的脸色很苍白,清清秀秀的短发,浏海却都汗湿,紧贴在额前。那个女孩紧皱着眉头,仿佛生了大病一样。女孩和她对了一眼,就逃离她的注目,转身走开了。她回头,看着少女扶着墙,拖着脚步慢慢走远。但那幕情境里似乎有什么错了。她才想,女孩一个人走出来,却没有带着小孩。她看着育婴室虚掩的门,心想里头应该也有马桶卫浴,而总会有人不愿排队,跳过了次序,在这座城市里从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育婴室的门缝间透出了暖色的光。她瞄了瞄里面,墙壁是一整片的绿色,画了繁茂的树木和生活在森林之中的卡通动物们。但她听见水滴不歇的声音,不断从里头传出来。怎么竟连水都不关。她站在队伍中,伸手可及那门,想了想,终究还是推了门进去。

地板都是水渍,水从洗手槽不断流淌出来。她伸手想把水喉关紧,却吓了一跳。那满溢的水槽之中,载浮载沉着一个婴孩。

是刚才那个女孩子遗弃的小孩吗?刚才一进门并没有看见,那个初生的婴孩沉在水面下。混着血液的水,是一种怪异的淡红色,已经淹过了婴孩的鼻嘴,几枚气泡挂在鼻孔上。那孩子一动也不动,肚子鼓鼓的,上面还牵着一条长长的脐带。水槽刚好装着他小小的身体,稀疏幼细的头发像藻类一样在水中漂荡着。婴孩的眼睛紧闭着,薄薄的嘴唇却微微张开,像只是睡着,像不知自己已经降生于此,仿佛还沉溺在子宫羊水的梦中。

她慌慌张张伸手把那孩子从水中捞出来,不顾扬起的水滴溅了一身。她把婴孩放在原本用来换尿片的小平台上,小孩身上还留着一层剥落如蛋膜的胎衣,脐带垂挂下来。那孩子恍若无骨地瘫软躺着,头歪过一边,水从鼻孔和小嘴流出来。她的手指碰触那柔软的身体,失去了温度,摸起来冷冰冰的。她轻拍着婴孩的胸脯,搓揉小小的手。有一刻,她似乎感觉到那小手握紧了一下。或许并不是错觉。她脱下了披巾,把婴孩包裹起来,然后抱到怀里。隔着披巾,她不断来回擦着小孩的背,想用自己的体温把小孩唤醒。

她在那小小的育婴室里,一直抱着那个冷冰的婴孩。有一瞬间,四周的景物柔柔地融化,坍塌下来。她这才望了望房间四周。那狭小的育婴室,刻意布置成了一片孩子气的森林的模样。墙上画了整排的树木。树上有着卡通小鸟和猴子,以及B for Bird、M for Monkey的英文单字。这是一座房间里的森林啊。这里的一切,仿佛和整个时尚、华丽的商场都格格不入,只要关上门,就像是一个与眼前现实无关的结界。

无人知晓此刻里头发生了什么。育婴室的房门紧紧关着,隔绝了外面的所有声音。没有人再把房间的门打开了。

她觉得自己此刻置身在深邃的森林之中。细碎的绿色渐渐蔓延,占据了整个房间。树叶间筛下碎光,林间看不见的动物发出各种叫声。她身上有一种潮湿而闷热的黏腻感,变得无比真实。她抱着小孩,掀开眼前的阔叶植物而再找不到房间的出口。她站在那座没有尽头的树林里,望去前方仍是层层叠叠的树影。她向前走了几步,草叶在她的小腿上划了细细的刮痕,但她仿佛不曾走出那树根盘绕的范围。

她把孩子抱得更紧了。


作者 : 龚万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