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26 22:00:00  2449597

黄泉安.嗟乎总警长,其言也悲

开门见山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身分很特殊,2015年8月18日因政治因素被革除全国政治部署理总管高职,雪藏一段时期。2018年5月9日大选纳吉下台,阿都哈密柳暗花明又一村,于5月23日升任政治部全国总管,翌年3月15日擢升全国副总警长,5月4日再擢升为全国总警长。

阿都哈密两年合约将于5月3日届满,近日频频自揭警队涉贪伤疤竟又显得解困无方,给人两种解读:若以此种悲调当成临别秋波,那是英雄气短;若以自揭警队苍疤却又没解困方案,那是何苦来哉。

无论如何,阿都哈密决心拉警报像是有备而来,因他对媒体一直不停谈论这个课题必有其因,政府机关的内部事务却需通过媒体喊话,必然事有跷蹊,将它串成时间流程,大家更能洞悉总警长的思绪路向和国民的冷漠无情。

3月17日,阿都哈密先在马来语《阳光日报》揭露警队有个年轻警官组成的阴谋集团(cartel),试图以不光彩的手法将他推翻。

他说,警方愿意公开犯错警员的失责与诚信问题,说明警队不会姑息养奸,虽然此举被人抨为家丑外扬,但却证明警方并没袒护犯罪的警员。

3月18日,他在新山重述,警队被这小撮内鬼搞坏名声也因外部势力的介入,只会造成警队分裂,但他自信警队拥有自己一套制度,警员操守也受警察法令的制约。

媒体追问何谓“警队内小撮警官谋反涉及外部势力的介入”?是否包括政治因素?阿都哈密承认确有政治成分,过后一笑置之便不再多谈,他只希望通过媒体传达这些消息,让对方知难而退。

综合总警长两日言论,警队纪律和自律出错,实质应是大有文章。比如,他特意提到有警官在槟城释放澳门骗局嫌犯一事,指明“将幸幸苦苦才抓到的嫌犯轻易放走,这样的行为令人倒胃,但从这事件也揭露管束每位下属警员的行为,不是容易的事”。

显然,阿都哈密隔山打牛的招数,确实引人注目,包括政府部长和司法界专业人士。

随即3月18日,掌管警察部队的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声明本身未闻警官谋反说法,但他表明已要求后者向他提呈完整报告,以便及早向人民做出清楚与明确的交代,避免警队衍生负面影响。他也要求总警长将此事件向警队委员会(SPP)投报。

3月20日,大马律师公会表示此事必将严重侵蚀公众对于警方的信任,因而呼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并立即展开透明和独立的调查,维护警方的廉正。

此外,公会主席卡里达斯提到,警队是维护司法秩序的最重要机构,如今却面对严重指控,因而重提设立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旧事,因为国盟政府所提呈的缩水版独立警察行为委员会(IPCC),并没有足够的权限惩处行为不当的警员。

3月21日,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发言,表示他同意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的建议,只需将此案交由到警队委员会调查即可。

3月22日,总警长阿都哈密通过马新社回应内政部长,说事件仍在警方控制范围内,没有升级交由皇家委员会调查的必要。无论如何,他坦言会将此事件呈报内长,无需书面报告,整个事件也会交由部长决定是否要交予警队委员会调查。

3月23日,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表明他已致函阿都哈密,阐明总警长和警队的新闻已引起公众的关注,他也支持总警长对付国内的一切犯罪行为。

同一天,阿都哈密再次通过媒体重申,此事仍在警方控制和监视范围内,并相信涉及者目前已经动弹不得;不过,他未透露有关阴谋集团的身份。他强调,除了将采取后续行动对付涉及者,他也会跟全国副总警长阿克里沙尼商讨此课题,然后再会见警队的各部门主管进行交心之谈。

3月24日,阿都哈密似乎对早前提及警队谋反带有政治成份的言论言犹未尽,特意提及大马皇家警察不是为特定政治团体斗争的机构,所以不会被任何方面所利用。

那天起,阿都哈密有关警队出现谋反集团的原有议题出现逆转,也开始涉入政治论争,一发不可收拾。

例如,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借题发挥,基于揭露警队内存贪腐问题的人是总警长阿都哈密本身,因此这项指控非同小可,不容轻视,他更敦促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不能坐视不理。

哥宾星表示,根据反贪会法令第29(3)条文,即便没有人报案,反贪会也有权主动调查。

3月25日是我国第214届警察日庆典,首相慕尤丁盛赞我国警队是遏制冠病传播的“真正前线人员”,同时赞誉警方迄今所建立的国际与战略合作使国家安全部队与英国苏格兰场、英国皇家宪兵及香港警察部队等外国安全部队齐名。

庆典前夕,阿都哈密看似公开倒米,在RTM1访谈节目谈及大马皇家警察214年面对挑战课题时,坦承因他最近挑出警员贪污课题,已使很多人生气,但他表示警员涉及贪污已是“数十几年的问题”,也是“不公开的秘密”。

他说,警察清廉不是口号,若面对贪污问题,就需要纠正。他提出贪污课题不是为了制造人气,也不是在散播谣言,他只希望不当的渎职行为能得以纠正。

可以说,阿都哈密是承蒙希盟政府委任为总警长才得以回归警队,使他任期一共经历两任首相:马哈迪与慕尤丁。现在看来,前任首相已保不了他,现任首相又还没任何动作。

连续一个星期的总警长陈情表,剧情已老。5月后,是否又见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但警队涉贪事件却又再度悬而不决?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x
som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