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3-26 19:06:49  2449726

贝汇全(珠宝)/听死神说故事

读者投稿

笔者按:此版虽以中文书为优先考虑,因为我读的是英文版本,所以还是选择了《偷书贼》(The Book Thief)这本纯英文的小说。
笔者按:此版虽以中文书为优先考虑,因为我读的是英文版本,所以还是选择了《偷书贼》(The Book Thief)这本纯英文的小说。

死亡是开启结束的钥匙吗?世上还有什么比死亡来得绝望?如果死亡带来的是恐惧,那他带走的又是什么?

出版于2005年,澳洲作家,马克斯·苏萨克的《偷书贼》是一部以纳粹德国作为背景的反战小说。莉塞尔因战乱被迫和亲生家人分离:父母被带到了集中营,弟弟在火车途中因病去世。在埋葬弟弟时,她偷了第一本书——《掘墓工人手册》。她随后住进了一个位于天堂街的领养家庭。在那里,她学会了偷书,前后共偷了9本。然而,她家里藏着的不只是书,还有麦克斯,一个被四处追捕的犹太裔。当希特勒的主义如炸弹汹汹涌来,书本不只是她唯一的避难所,更是她的救命稻草。

死亡前的绝望颓靡和死亡后荒凉萧索都能把读者的心拴得紧紧的,因为小说的叙述者正是经常忙着把灵魂带走的死神。使用死神的视角来深切地带出情节乃是个独特的反战小说写作手法,因为这也进而凸显作者对战争的厌恶和对人民的怜悯。

死神总在意想不到时以一种灰色基调预先告诉读者即将发生的事。据他说,这不只能够放缓过后的打击,还能让他自己准备情绪讲解。这方式还真能有效地牵动读者的心来读完这528页的小说。

死神和希特勒偷了很多生命

为何以死亡为主题,书名却是“偷书贼”?有别于一般的想法,书里除了莉塞尔,还有其他好几名偷书贼。每个生命其实就是可歌可泣的书。死神除了偷走关于莉塞尔人生故事的书,还和希特勒一起偷了很多的生命。与此同时,麦克斯也心惊胆战地尝试从纳粹那里偷回自己宝贵的性命,并在昏暗的地窖用摇曳的生命写下《俯视者》和《撷取文字的人》。

虽然“偷”和“贼”都属贬义, 但并非以上所有的窃行都该被谴责。有些“偷”是因为逼不得已的责任(死神),有些是无法自拔的欲望(莉塞尔),有些是毫无止境的贪婪(希特勒),有些是苦苦撑起的存活意志力(麦克斯)。这错综杂乱的现实不单批评人们肤浅且片面的思想,也放大生灵涂炭被抹灭掉的声音。

字里行间没有对纳粹排山倒海的谩骂,只有极具象征的举动。其中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麦克斯撕掉希特勒《我的奋斗》几页纸,涂上白漆后写下《俯视者》。他以最微薄的力量拒绝了窒息的教义,并以动情的文字与图画描写人间最朴素真实的情感。《我的奋斗》这题目和被轰炸后废墟中被践踏的希特勒头像讽刺地成为了强烈的对比。

仔细思考开头的三道贯穿了《偷书贼》的问题,我们会发现或许人类根本不需害怕死亡,因为比死亡可怕的是我们的思想,正如死神在故事里说的最后一句话:I am haunted by humans(人类令我困扰)。


作者 : 贝汇全(珠宝)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26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